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美媚娇帮仙尊渡劫后 > 67、买来的美人1
个,算这批货里最好的一个了,怎么不卖青楼去?”这姿色,这腰条,听说还是个雏儿,卖青楼窑,至少能卖五百银。

    另一个:“嘘……”他看了眼其它人,屋子里还有两个,慢腾腾的在后面,他上去就是两脚。

    把人踹了出去。

    见屋子里没人了,才凑到另一个人旁边提醒道:“这个,上头交待了,刚到那天就有人要了,不能动。”早被人订下来了,否则在这里,一个这么娇颜的女子,还能保持完璧之身?早被人拉旁边小屋给开包了,还能好好留在大屋里,到现在?

    另一个露出了可惜的样子。

    眼睛在门外那美人腰条上瞄了好几眼,虽然外衫都看不出颜色,脸上也不知是脏了,还是被她自己抹一道道黑灰,但美人哪怕蒙了尘,哪怕再脏,那一举一动的韵味都能透出衣服来。

    “……那她怎么还留在这儿?”

    “谁知道呢,说不定得罪了什么人,放这受磋磨呢。”这里就是一处奴隶院子,买卖人口的地方,外面是一条街,除了买卖牲口,就是买卖人口。

    这些人都是些拉到市街上,让人挑拣的奴隶,通常不是什么好货色,卖不出什么价儿的。

    买卖人口的地儿,姿色好的女人最是值钱,颜色越好越值钱,年纪小长得好看卖给青楼,长得一般清秀的,卖给富户做丫鬟,强壮的男人卖人为奴,剩下的丑的,年纪大的,就拉到这条街,任人挑挑选选,给钱就卖。

    最后剩下老弱病残,卖不出去了,也不给医治,自生自灭,卖他们还不值个买药钱。

    人命在这世道,不值钱,没人权,特别苦。

    既然是奴隶,维持个不死就行了,一天只有一餐饭,汤露,不,现在的花露,只分到一块巴掌大的黑乎乎的杂粮饼子,样子粗糙至极,捏了捏还特别硬,一看就是昨晚剩的饼子。

    现在九月末,天气微凉。

    十几个人分到后,都在狼吞虎咽的吃,一天一顿,这一顿还只能吃个半饱,天天挨饿,看到食物,眼睛都绿了,下等奴隶就是这待遇。

    花露也饿得饥肠辘辘,跟着这些人一样,咬了一口。

    她牙口极好,结果一口下去,居然卡在饼子上了,她愣是没咬下来一块,最后用手使劲向下掰了掰,才用牙掰下来一块,她在嘴里捣了捣,皱起了眉,嗯?这饼子是什么怪味?

    有点酸,还馊了吧唧的。

    她真是用尽毕生之力,才囫囵地咽了下去,结果,结果它卡在了嗓子眼……

    咽了好几下,也没下去。

    花露:“呃!咳……”想咳出来,结果卡在那儿,上不去下不来。

    最后还是旁边一个女人,看她这样子,知道是嗓子嫩,恰着了,上手就拍了她一下,那么一震,终于,那块杂面饼下去了。

    嗓子磨得火辣辣的。

    这身体,啥也没有,就是娇气。

    “谢、谢谢。”花露眼眶都噎红了,什么破饼,这哪是饼,这是比砖头还粗粝,专门喂牲口的粮吧?

    拍完的那个妇人,眼巴巴地看着她手里的饼。

    花露:……

    她找了找记忆,原主来到这里三天了,这种饼居然没有吃过,拿到手不是扔给别人,就是扔地上了。

    花露其实也娇气,也嫌弃,但还没舍得扔地上,主要是眼前这状况,这饼恐怕都没几块可以吃,如果饿得实在受不了,她觉得她还能啃两口。

    不过看着对方渴望的眼神,片刻,她把饼递过去了。

    “谢……谢。”对方一把拿过去,然后塞给了右手边的一个小女孩,那小女孩拿到饼就往嘴里塞,一点都不嫌弃她咬过了有口水,且,那么小的孩子,咽得顺畅,并没有卡住。

    花露:……

    这时,一个管厨的婆娘,手里拿着一个刚出锅不久的白色麦香馒头。

    走过来递给她,见她没拿,她吊梢着眼问:“咋?不要?”不要还省了,说完就要收回来。

    花露赶紧拿到了手里。

    所以人都知道这女人长得好,能卖到钱,所以自从来这里,这两天,每天一个白面馒头养着。

    十几个人都羡慕地看向花露。

    古时的面并不白,有点微黄,蒸出的馒头也是微黄的馒头。

    但是看着松软,还有一阵阵麦香味儿,闻着是挺香的。

    花露现在很饿。

    但她的手又很脏,一捏馒头五个指印。

    这里可没有水给奴隶清洗,花露只能捏着不动,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她转了个身,低头小口咬着馒头,饿的人,是没有自尊的,管它的,先吃了再说。

    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那杂面饼对照组,还是这时候的面确实香,一股香甜的麦香味儿,咬一口都能撕出面的筋脉,有劲道极了。

    好吃,香。

    剩下沾了她手指脏的地方,她没吃,还犹豫时,就被人抢走了。

    ……

    这院子里现在的奴隶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