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美媚娇帮仙尊渡劫后 > 民国姨太太2


    “你闭嘴。”

    鱼露奋力抗争,姨太太听着好听,那就是妾啊,虽然少帅现在没有娶亲,但肯定要娶亲的,将来正室小妾住在一起,她想想就窒息,这些可以都不理,但她记得,姨太太听说是可以随便送人的!

    她要真成了姨太太,那就是把自己交到别人手上了,那她就没有自主权了,要不喜欢了,转头送了别人,那可不行,她鱼露可不是让人送来送去,买来买去的货物。

    之前是懒得看他,那眼睛就像要把她吃了似的,现在她愤怒地盯着坐在那儿脸色阴沉的贺家二少。

    来的时候,贺少帅那春风得意。

    刚见到人的时候,他平息了不悦,现在听到她拒绝的话,他那脸“唰”地一下,落了下来,贺少帅战场杀敌不知多少余人,那煞气稍微一放点出来,普通人都能吓懵了。

    那眼神,是血山人海里杀出来的,十分冷酷狂暴。

    盯着人看,谁也受不了。

    他冷冷地细细地打量鱼露,伸手阻止了鱼同宝按手印的动作:“不想做我的姨太是吗?”他阴着脸,用舌头慢慢地顶着脸颊,看着那个敢拒绝她的女人,他淡淡道:“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既然不想做我的姨太太,好!那就给我做伎女吧。”

    他做了这么多年的铁血少帅,征军南北,对付这种不听驯服,不知好歹的人,不必多言,就把她扔进大牢里,堕落到人间最底层,去试试卑贱的生活,认清血淋淋的事实,到时候他再看她后悔莫及,到时,自会求着他哭着他,要给他做姨太太。

    到那时候,他就不一定要了。

    贺绍廷愤怒摔东西的时候,那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暴怒到极致,他冷酷地盯着你的时候。

    那对方,死定了。

    “不愿意,我就如你的愿!”说完他就将那张契约撕成了碎片,扬了一屋子都是。

    那纸撕得稀烂,还落在了郝副官和另一个军官的头上,两人噤若寒蝉。

    少帅暴怒了!

    少帅这爆脾气,是一点就着啊。

    郝副官心里一阵,完了完了完了……

    这鱼露姑娘,作死哦,少帅从来没有纳过姨太太,还没有过女人呢,这还是第一次,一大早的,礼也足,钱也够,亲自上门,结果这鱼露姑娘,一句话。

    就一句话,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把人瞬间惹炸了,他家少帅虽然经常发脾气,但这样怒到快炸开的样子。

    还是,不太常见的。

    鱼露也吓了一跳,那纸片有一片,还落在她脑门上,她赶紧摇了摇头,给摇了下来。

    她刚把纸片摇了下来,贺绍廷就阴着脸,抓着她手臂,直接将她扯出了鱼家。

    动作说不出的暴烈,粗鲁。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我不是你的姨太太,你给我放手,你这个坏蛋。”鱼露还没有遇到过这么坏的男主,不过她才不害怕他,一直用另一只手打他!

    在她潜意识里,他就是男主,无论她打他还是欺负他,他都不会还手。

    谁知贺绍廷跟其他人不一样,他直接拧住她的胳膊,将她扯到了车门前,扔了进去。

    毫不怜香惜玉。

    “去军区监狱!”

    银元都被拿走了,后面鱼氏和鱼同宝追着喊着,“少帅,少帅你别生气,我们家露儿不是故意的,她不懂事,我们愿意,我们愿意按手印,少帅你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别让我们家露珠儿做伎女,我们给您道歉,您饶了我们家露珠儿吧,她什么都不懂……”

    可惜郎心如钢似铁。

    脸色阴沉的如十月飞雪。

    郝副官和其它人屁都不敢放一句。

    军区监狱,守卫极其森严,里面不仅有军事犯,还有各种间谍,叛徒和走狗,在牢房中严刑逼供,暴虐拷打。

    关得全是重刑犯。

    连地砖上都是暗红色的印迹,腥臭的鱼露都快喘不过气了。

    “我不去,贺绍廷,你放开我,我没犯罪,你凭什么拉我进来,我不……”鱼露心里害怕又气愤,狗男主,狗男主!

    她的小鸡劲儿,哪里拧得过战场阎罗之称的贺绍廷,直接将她拦腰抱进了审迅室。

    也不知道这里死了多少人,一进去,鱼露就打了个冷颤,连墙壁都阴森森。

    贺绍廷坐在了审讯室唯一的一张椅子上。

    鱼露知道不妙,一被松开就跑向门那里,但门立即被人关上了。

    “在我贺绍廷的地盘,我就是天,我说的话,就是王法,我说你有罪,你就有罪。”贺绍廷身披军外套,手搭在椅子扶手上,冷冰冰地注视着她,“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做不做我贺绍廷的女人,你若不愿意,那鱼同宝这汉奸的女儿,就只有做伎女的下场,就在这间审讯室里。”

    鱼露气得浑身发抖,可她这具身体,长相十分美貌,生起气来,也是艳光四射,眼睛亮得发光,唇红的如焰,红得惊人,“我才不做你的女人!你这个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