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美媚娇帮仙尊渡劫后 > 第35章 貌美知青14
    江露是怎么也没想到。

    当初碰了她一下, 耳朵和后面的脖颈就会红成一片,看到她冲他笑,就会脸红的移开视线的那个看着就蛮清纯的李援朝, 竟然会变成现在这样,

    可看他这一脸急得好像全身细胞都在焦,都在燥的样子,真是急不可耐, 低三下四, 还跪下了高贵的男儿膝?

    江露立即有了一种他求着自己的感觉, 那骄傲劲儿就上来了。

    但这种牛哄哄的感觉也没有维持多久,她性子很软, 看他可怜,也就心疼地松了口。

    迂尊降贵, 勉为其难地对他点了点头。

    他眼睛那么黑, 那么幽深, 那么亮, 他低头专注仔细地盯着她。

    江露答应后,就被他看得脸颊爆红,像涂了胭脂,郑清河现在真的变化太大了, 他的目光也变得太过炙热,她被看得都有点想逃走了。

    她微微一动, 他就很快察觉到了

    这个男人,竟然还开口威胁她!

    “想跑!你敢?”他移到她耳朵旁, 低笑说道:“你已经答应了的, 若想跑, 我就……”

    他在她耳边说了几个字。

    “好好好, 不跑不跑我不跑……”真是怕了他了。

    江露赶紧认怂,她要杠,他比她还会杠呢,她伸手就推他两下,结果就被他抓住了手不放了。

    她拽他就拉,江露明白,他这是在戏弄她呢,见她开始恼了,他还低低的笑了两声。

    “郑清河!”她不高兴了,

    她就搞不明白了,你说你一个双膝下脆男人,还跪在她面前的人,跪都跪着了,还觉得自己很厉害很牛的样子?凭什么呀?

    跪着的人何以如此骄傲?

    自己看看自己跪得姿势好不好,认清自己位置行不行。

    男人,那就得给女人下跪的,这世界有一个数一个,没有一个男人,没给老婆跪过,不信就说出来是谁,看他有没有给媳妇儿跪过。

    就连他郑清河!现在不也双膝着地吗?

    牛什么啊!

    “以后你,只能对着我这样,遇到别人,就给我老老实实,不许再姿势不对的坐椅子,听到了吗?你敢在外人面前,还像上次在我家那样不规距的坐姿,我……”他威胁地瞪了她一眼。

    坐个椅子都做不好,七扭八歪的干什么?不知道有外人在吗?

    他一抬手,她立即吓得惊呼了一声,“啊,我错了!我改!”刚才还理直气壮,现在马上枯萎,算了算了,两个人在一起,她不敢杠,因为两者相遇,体力强的人胜,她嘴巴哪有他的力气大,她要是有郑清河的体力,她能追着郑清河把他打得满头大包,让他跪地求饶。

    可她没有!

    她的小胳膊小腿,实在是杠不动他。

    她见好就收,立即撒娇,“我听到了,好,我答应你,我最乖,最听你的话,那我以后不在外面这样了,只对你,好不好,行不行,清河,要不今天算了,我想反悔……”她声音叫郑清河三个字,那叫出来的字眼,百转千回,还带着波浪,还带着勾子,每个字都能叫得郑清河脑子发昏。

    他脸上开始汗气蒸腾。

    本来呢,今天他只是吓吓她,因为太想她了,抱一下她就行了,可他低估了这个女人对他的吸引力,而他也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

    他突然就很想,很想她彻底的属于自己,永永远远。

    ……

    晴天的夜晚,繁星满天,天边的一轮明月,挂在树梢。

    一切都很静谧,唯有偶尔的虫鸣声惊起。

    制药厂的宿舍一开始是很喧闹的,慢慢时间渐晚,走廊里的人越来越少。

    宿舍里的灯也一个个关掉了。

    唯有其中一盏一直没有关闭。

    直到很晚。

    很晚。

    终于,从心到人。

    全都是他的了,

    连一根头发丝儿,都是他的。

    进了门就急迫焦燥的心,终于在得到后,在满足后,缓下了躁动的心跳声,在黑暗里,他幸福地在女人唇间印下一吻。

    很好,从今以后,她就是我郑清河的人了。

    制药厂的工人起床很早,食堂的早餐时间,是早上的六点半。

    一夜过去,天边初阳升起,起来去澡室洗了个澡后,郑清河又生龙活虎起来,不但不萎靡,反而像是吃了十全大补丹,神采奕奕,还满脸的笑容,连湿漉漉的头发茬都带着喜色。

    郑清河的宿舍,左边那个工友生病请了病假,右边也是个单人小宿舍,是厂里的一对夫妻住的,丈夫是车间的一个工作经验二十年的老技工。

    看到郑清河一早手里拿着饭盒和饭票,出了门后,还把门给紧紧的关上。

    何技工正好也出来打饭,看到郑清河的举动,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他是厂里的老工人了,四十多岁的模样,一身的制服装,去食堂买完早饭,吃完就要直接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