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美媚娇帮仙尊渡劫后 > 第33章 貌美知青12
    男人对自己爱的女人, 情难自控,尤其这个女人还在自己怀里时,那种从身到心的急迫感, 江露很明显的感觉到他全身肌肉紧绷, 那种如弓在弦的压迫姿态,她首当其冲,真让她不安又害怕。

    车里空间这么小, 她左看右看。躲无可躲, 最后不得不直面一个男人对她最直接、最猛烈、最幼稚也最真实的热烈渴望。

    江露之前还觉得李援朝这个人动不动就脸红, 很单纯,她错了。

    这会儿在车里, 他简直就是情场老手,在她面前, 那就一个流忙样儿, 不但软硬兼施, 动作强硬, 语带诱哄,时不时带着低笑的去逗弄她,调笑她,他俯身不但要亲, 要吻,还要喘着亲, 还要深吻。

    可能以前都是装的,现在原形毕露, 特别霸道, 摆弄江露一愣一愣的, 还要她乖乖自己放上来, 不听话就会用牙咬她,虽然只是轻轻地力道,是喜欢亲昵的那种咬,也没舍得使劲儿,可江露脸蛋儿嫩啊,有点疼,于是她就气恼地打他。

    越打他,他就越招惹她,江露打他,他也不生气,任她打,但他要整治江露的办法可多着呢,在车里她拿小拳头锤着锤着他眼神就又开始深暗起来,男人的贪婪作祟是永不满足的,总是想要更多,进而更得寸进尺。

    江露很想下车回家,可他不放她走,强硬的握着她手臂,说将她拽回怀里就拽回来,最后车门她都碰不到,还跟她开玩笑说,花生米好像掉到她衣服里了,他要找找看。

    “郑清河!你……”

    江露简直不敢相信,以前的李援朝真不这样,他很害羞的,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主动过来帮她下车,当时不小心摸了下不该摸的地方,他还一脸任她打任她骂的样子,站在那儿也不敢看她,耳朵连颈项都红了。

    可是现在呢,不就换了个名字吗,怎么就像变了个人!

    还变得这么坏!就会欺负她,她差点抬起脚揣他。“流忙!”

    “流忙?你既然这么说,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知道流忙是什么样儿的,过来!”江露听着他危险的语气就不妙,此时不跑还待何时,结果刚一起身,就被他轻松地提起来,拉了过去,肆意地抱着她,揽着她的腰,把她抵在座位那儿,控制不住气息地一顿亲,别说脸蛋了,连鼻子都被他咬了一口,反复缠着她就是不肯放她走,有些动作幼稚起来真可怕。

    一开始江露还能忍忍,忍,等他亲过了,就能放开他了,没想到,越忍越过份,慢慢的就开始不满足亲吻了。

    这可不行!

    江露知道他的意图后,立即反抗起来,拿背对着他,手臂左右护着自己。

    并直接拒绝,“不要!”只是这声不要,就像猫叫。

    但奈何不过螳螂挡车,对方深懂以蚕食之计,吞顽抗之敌,那双手从后轻点,再到前,自下,再慢慢往上。

    一点一点地。

    最后无论她再如何顽抗,终被他得逞。

    得逞的那一瞬,她听到了耳边传来胜利地、得意地、沙哑地低笑声,之后她就再也没能从敌军的手里夺回阵地,只能任他为所欲为。

    车一直停在黑夜中的街道角落,整整停了二十多分钟。

    幸好此时天已黑,夜已晚,没有路人经过,最后,郑清河同志食指微动自背后环抱姿势凑到满脸通红的江露耳边,他低哑轻笑速拨逗着她说:“我收回中午的话,也不是那么瘦,嗯,至少……还有二两肉,还有花生米……”

    说完,也不管她反抗,就堵住了江露的嘴,专注深入地亲吻了起来。

    嗯,真甜!

    花生米也真香。

    江露气得含糊地在他嘴里骂了他一句,恨不得口水扑他一脸,但也只扑了他一嘴,但他好似甘之若饴迫不急待的样子,还希望她多扑会。

    ……半小时后,江露终于被放出来,她逃似的钻进了家属院里,没敢向身后看一眼,生怕看完,又被追上来拉回去,李援朝真的学坏了,神特么的花生米!神特么的二两肉!

    江露跑到了家门口,才想起来,赶紧整理了下衣服还有头发,尖尖的衬衣领子也摆弄整整齐齐,就是,她龇了下嘴,那里她不舒服的揉了揉。

    有点痛,然后就想起了刚才郑清河手指那些花样的动作,她脸蛋立即通红起来,还说他不是,他明明就是嘛!他到底哪里学得这些东西,还是男人真的对女人无师自通?

    她百思不得其解地进了门。

    家里灯亮着,江父江母,还有江华?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她。

    “急死我了,你这孩子去哪儿了?”江母果然生气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刚才我还和你爸说,要出去找你,看看现在几点了,天都黑了,吃饭不知道回家吗?你一个女孩子!”

    “妈,你着什么急。”舒服坐在沙发上的江华,一边吃着水果一边说道:“她能有什么事儿啊,s市治安那么好,喊一声,联防队就跑过去了,还怕你宝贝小女儿被拐跑了不成?”

    江露听到联防队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