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美媚娇帮仙尊渡劫后 > 第29章 貌美知青8
    人言可畏。

    江露没想到, 她只不过和李援朝去了趟县里,回来时天稍微黑了点,就被人编排了。

    说她s市有对象, 还和大队李援朝处对象,还说她乱搞男女关系。

    江露一开始没理会, 可谁知道,传言越演越烈, 说什么两人孤男寡女大晚上悄悄回了大队,不知道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李铃听到传闻的时候, 立即跑过来跟江露说了, “江露, 这帽子可不能让她们往你头上扣啊,这些人太过份了, 传得乱七八糟的话,我都听不下去了。”

    “她们嘴太碎了, 天天眼睛盯着这个那个,无聊。”周梅道。

    江露那天回来时还拿着邮局的包裹, 她们都看到了, 就是去拿个包裹, 没有车, 两个人走回来的,县里和大队离那么远,走路都要两个小时呢, 晚点回来那不是很正常?

    结果这事儿越传越像真的,越传越过份,说江露脚踏两条船,玩弄革命同志的感情。

    啊呸!

    乱搞男女关系, 在这个年代,那可是很严重的问题,江露可不想传出这样的名声。

    直到事情发展到有人当面谴责她。

    “江露同志,外面传得沸沸扬扬,你不解释一下吗?”

    同宿舍的李铃和周梅及李青都站出来帮江露解释,可能作证的开拖拉机的小刘,一声不吭,人家不承认也不否认载过江露。还有吴支书直接打哈哈,根本不提当天的事儿。

    机车组的小刘和支书都是这样模糊反应,好像知道什么内情不能乱说话的样子,其它人就更坚定自己的猜想了,他俩肯定有事。

    江露就算站出来说,我没有和李援朝处对象,没有乱搞男女关系,也没有人会相信。

    “真的好烦,这些人到底想干什么?这不是整人吗。”李青说道。

    要早知道这样,她当初就不说自己在s市有对象了,那时候就是为了吓退“流氓”嘛 ,但现在发现,那个人也不是流氓,她甚至还觉得“流氓”还是个对她很好的人。

    真是误会他了。

    她急中生智眼晴一转,李援朝这边是解释不清楚了,哪怕长八张嘴也没办法了,干脆就说s市那边的男友没有好了。

    当然她要现在这种风口浪尖上矢口否认,并说s市的对象黄了,那不叫解释,那叫狗急跳墙、做贼心虚、口说无凭。

    她想到什么,进了宿舍就把江母的信拿了出来,江母在信里提了一句话,她写道:郑佑平已经和你姐姐结婚了,这个人妈妈觉得人品不行,你就不要再和他有瓜葛了,以后妈妈再给你找个品性好的革命同志,一起建立革命友谊,你就安心在那边下乡,照顾好自己。

    除了这一句,其它都是江母的日常关心,江露找了个笔,又看了两眼,然后把你姐姐三个字划死了,划完看了看背面,她还有点心眼儿,生怕别人从背面的笔痕看出你姐姐三个字,还用手指抹了抹,好了!这就是她的证据,完美。

    这句话变成了:郑佑平已经和口口口结婚了,这个人妈妈觉得人品不行,你就不要再和他有瓜葛了,以后妈妈再给你找个品性好的革命同志,一起建立革命友谊,你就安心在那边下乡,照顾好自己。

    既然凡事要讲个证据,既然有人站出来质疑她,江露直接就把江母的信纸甩出去了。

    “看吧,这就是证据!”

    她手捂着胸口,一脸痛苦地说:

    “就因为我响应国家号召,没有留在城市,而是选择下乡到最艰苦的地方做知青,一心为建设祖国新农村奉献出自己的青春,所以,我的对象等不急,已经和别人结婚了,我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而我的革命战友们,我的同胞知青们,却在背后编排我乱搞男女关系,你们知道我有多难受,我有多痛苦吗,我真的心如刀绞,你们可以这样对我,但不能这样对待李援朝同志,我和原来的革命战友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我和郑援朝同志也只是清清白白的同志关系,你们要不信,你们可以看这封信。”

    知青点这些人拿过信一看,全部哗然。

    “江露s市对象真的黄了?”

    “信上说的,真的拉倒了,人家都结婚了,不是说等三年吗?”

    “男人的话你也信?”

    “听说她对象家里条件很好呢,真没想到才一个多月都没到,江知青就被抛弃了,江知青也挺可怜,我们就不要伤口撒盐了。”

    “男同志变心可真快。”

    这封信要比他们空口白牙诬陷别人的那些话有力多了,这是实实在在的证据,他们都知道江露的那个男友姓郑,这个郑佑平也姓郑,这封信确实是江露母亲寄过来的信件,包裹信封都在。

    而信里的那句话的意思也明明白白的说了,女儿,你一走你这个对象就和别人结婚了,你们之间就算拉倒了,妈妈以后再给你找个好的,你安心在那边好好待着,信里的意思表达的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信是真的,对象确实黄了,人家现在没有对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