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美媚娇帮仙尊渡劫后 > 第22章 貌美知青1
    江露扭头看着她装的一小口袋黑黝黝的土,见她手里还抓了一把,土里面好像有个红色的,似乎是种子的东西,江露学着她们那样说话道:“同志,你这个能给我吗?”说着,她捏着那个很小的种子。

    那女同志扭头看她,非常热情,以为江露说的是这些土,“可以,你多抓点,我还有很多。”

    “谢谢。”江露只象征性地捏了一点点,随手将那颗种子扔进了绿珠面团里,她总有种感觉,绿团好像就是要这样用的。

    从s市到北疆,整整三天两夜的车程,江露本来就生着病,拖着这具病了很久吃得不多又很虚弱的身体,可把她折磨坏了,吃没什么好吃的,屁股还咯得生疼,幸好从这具身体的姐姐身上顺来了一个绿色仙珠,那颗不知道什么东西的种子,被扔进绿团里时,一夜之间,就长成了一棵小树的样子,

    运气非常好,这是一种能吃的野果种子。

    上在挂满了一种叫蛇莓的红色果子。

    原本的蛇莓果只比指盖大一点,但被她扔进那团绿壤中长出来的蛇莓果,挂在翠绿的叶片下,个个都像小红灯笼,特别喜人,一个足足汤圆那么大,而且熟透了后,晶莹剔透的像红宝石,散发着一股幽幽的果香气,摘一颗放到嘴里,沁甜、甘美,舒畅、入口即化,好吃的停不下来。

    江露一日三餐就靠着一百来个蛇莓果,熬到了北疆,路上她假装从包里拿出来,其实摘了五个蛇莓果用纸包好,偷偷递给旁边那位带土的女同志,她还将果子捏碎了点。

    虽然不清楚这种野果有什么好处,但是自从她吃了绿壤里种出的果子,三天时间,因为生病而苍白的嘴唇,如今不仅恢复如初,反而就像那些熟透了的蛇莓果一样,红艳艳的好看极了,绝胜过世面最好看的胭脂。

    系统痛心疾首:那可是仙壤哟,宿主居然拿来种凡间的野果,不要因为是自己的东西,就可以暴殄天物!

    那位女同志拿到了东西后,看着果肉,虽然有点碎但红艳艳很好吃的样子,她取了一点吃了,香甜爽口,后来她就和江露热络起来,亲切地问她:“你是哪的人啊?”

    “s市的。”

    “我也是。”她高兴地念了遍语录:“那你要去哪儿插队”

    江露从记忆里搜了搜,“北边昌河?”

    “我也是!差点就去了北疆,虽然昌河那边也算北方……但是,比北疆那边好多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说完她笑着说,“那我们是一个地方的,很可能分在一起,我叫赵铃,你呢。”

    “我叫江露,金风玉露的露。”

    三天火车,气味就不必说了,身上都脏透了,江露实在没忍住,半夜去了厕所,用自带水壶里的水,沾了包里的布巾,飞快地擦了擦,头发也略微擦了一下,并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把脸和身上都弄清爽了,这才走出去。

    时间正是五月末,火车行驶入山,两边是满山明绿,四处星星点点的野花。

    打开车窗,就有一股熏风伴着花草清新芬芳的气息,扑面而来。

    从车窗外看去,外面一片片梯田和土地,还有水库、河塘、溪流。

    江露倚在窗边,看着外面这一片天空,干净、湛蓝,这是一个没有工业污染的年代,一切都是最原始朴素的样子,一路上连个塑料瓶都没有。

    半天路程,火车终于在昌河市的红旗县停了下来,此时绿皮火车上的人,已经少了很多,剩下的这些都是分配最远的几波知青。

    李援朝正在喂队里的马车,手臂拎起一捆鲜草,几下切碎,直接丢进了马槽。

    王二军跑了过来,“队长说,中午要让咱们赶马车去县那边接分配过来的知青,你去不去啊,听说……”他声音压低,四处看看,然后小声:“这次分过来的女知青多,还有s市那边的。”s市可是个大城市,离他们这太遥远了,那边的知青,家里稍有点门路的,都不会来这边,尤其女知青。

    李援朝看了他一眼,拍了拍身上的杂草,淡淡地回:“没兴趣。”转身出了马厩。

    “唉,援朝,你不去,我可找别人了,队里有的是人想去呢。”

    结果中午,队长直接点了李援朝的名,到县里来回的路程赶马车的话,要两个小时,路不好走,马车颠簸得很,一个来回也挺折腾人,到了县里,送知青过来的车还有没到。

    他们又在县里冒着日头等了一个多小时,几辆载人的卡车才驶过来。

    车上的知青个个面如菜色,三天两夜,睡不好吃不好,下了火车后,也得不到休整,又是县里的人,又是给他们喊话,接着又上了几辆载人的卡车,那个汽油味和尾气还有路上的尘土,简直把人熏的反胃。

    江露被熏坏了,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的汽油味显得格外的大,她还有点晕车,半路就从包里取出条粉红色的纱巾,她在江家十分受宠,江母又在邮局工作,有什么紧俏的东西都给女儿带,这么大的一条粉红的纱巾很少见,唯一的一条就给了小女儿。

    江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