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美媚娇帮仙尊渡劫后 > 第22章 貌美知青1
的镜子呢?”

    系统:“宿主,不可携带仙器穿梭。”

    “什么?”陈露惊讶地睁开眼,怎么会这样?一想到仙镜没有带过来,她就一脸的肉痛,啊!她的仙镜!她的奇花异草,都没有了,难受。

    系统:贪图享受要不得。

    江露来回喘了好一会儿,才闭了闭眼睛,呼出口气问系统:“我怎么不记得了,你不是说,每个世界我都会活到老死,可是,记忆里怎么只有他向我递戒指的画面,后面呢,怎么想不起来……”江露捂着额头晃了下脑袋,记忆模糊,只有那段歌曲旋律在脑海中回荡。

    系统含糊地说:“……本系统能力有限,每次世界穿梭,都会出现些记忆断点,哈哈,记不清很正常,不用太在意……哈哈。”

    可江露想记起来,哪怕是很模糊的记忆,可是没有,越往后想,后面就像蒙了层雾一样,不过,既然任务成功了,那他肯定爱上自己了,那肯定是深爱吧,她只好问:“我们后来幸福吗?”

    系统:“……幸福!”

    “那就好。”江露掩住心中拉扯发闷的感觉,呼出口气。

    顾宴,顾宴,顾宴……他的微笑,他的脸……唉,忘掉,忘掉吧。

    她转移注意力,去想起之前从那个江家姐姐身上招过来的东西,“拿出来!”仙镜没有了,总不会刚才的那个东西也没有了吧。

    系统:……

    它哀怨地将一点绿色给了江露。

    浑身发热难受的江露,一拿到东西,就觉得一股清凉之气,涌入身体,全身立即舒服多了,冰冰凉凉的也不发烧了。

    “这是什么?”陈露坐的位置在过路旁,有不少人来回走,她将东西轻拿在手里,遮挡了下,低头看了看,一个黄豆大小镂刻好看花纹的绿色珠子,这次问也不问系统,她驾轻就熟地闭目将精神探入。

    “里面有巴掌一小团墨绿色的东西?是什么?”

    系统:……

    系统不说,她就自己研究了下,“这东西,不会是一块,壤吧?”像面团一样还能抻拉?怪好玩的。

    系统:……

    刚才还头痛,珠子入手,江露神清气爽,头脑清明多了,只有身体还很虚弱,她握着珠子开始有精神的观察起四周,绿色火车皮内坐满了人,她正坐在其中一节车厢里,周围的人都在谈论着上山下乡的事,中间各种口号和语录纷飞,没有人注意自己。

    简陋的车厢,咯屁股的长条木椅,还有很多用绳子捆成团的行李,行李上挂着一串水壶茶缸用具……

    她低头一看,自己也有一个包裹,不过被江母包好了,没有东西露在外面,她看了下自己身上的衣服,穿着一件白色衬衫,裤子是条黑色直简裤子,她摸了下头,是两根麻花辫。

    她微微凝神,开始找回忆。

    江露,S市出生,父亲是报社的主任,母亲在邮局工作,家里只有两个女儿,大女儿江华,小女儿江露,相差两岁,江家父母都是普通长相,可生的两个女儿,长得一个比一个漂亮。

    大的江华本来生得清秀,但这两年越来越漂亮,小的江露,从小就美的惊艳,十八岁就跟枝花骨朵似的,让人眼馋。

    这次上山下乡本来要江华去,可是江华突然间有了对象要结婚了,对象是首长家的儿子郑佑平,郑佑平二十四岁,是江露从小就喜欢的人,两个人本也就那么点意思,只差捅破那层窗户纸了,没想到却被姐姐半路截了胡,江露知道后生了场病,反反复复一直也没好,结果就这样被塞上了火车,一路下了乡。

    “郑佑平是男主?”江露问。

    系统:“……不是。”

    江露松了口气,不是就好,上个世界贫富差距大到她心力憔悴,如果这次再来个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你有钱,我没钱,而是我下乡了,离你千里之外,那她可真要哭了,誓要把系统拿出来放在地上踩。

    “这个世界,男主是谁?”

    “男主是郑成河,就在你要下乡的昌河。”这次系统理直气壮,终于不用再被她吐槽了。

    江露想了想,“郑成河和郑佑平有关系吗?都姓郑?

    “有,血缘关系。”

    她哦了一声,“是兄弟啊,那他也是郑首长的儿子了?”看样子到了地方再慢慢打听吧,郑成河?嗯。

    江露身体好了一些,立即翻找起她身上背着的包,里面有一只比巴掌大一点,带支架的镜子?她好奇地拿在手里看了看,才在人头攒动的车厢里照了照脸,看到了这具身体的长相。

    和上一个世界的陈露大概有五分相似,另五分自由发挥,各有不同。

    “这……相似度,模板吗?”陈露照着镜子抿了抿嘴唇,嘴唇因为生病,没有那么红,反而透着苍白。

    系统:啥也不敢说,模板基础值太高,怎么长都不丑。

    这时,陈露旁边有个女同志在跟其它人说话,“我来的时候,带了些土,听人说用家乡的土泡水喝,可以治水土不服,你们要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