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美媚娇帮仙尊渡劫后 > 第18章 按摩师18
    陈露的说话声, 细如蝇蚊。

    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

    说是不敢看,但陈露还是飞快地瞥了他一眼。

    果然,他脸色阴沉地盯着她, 表情很难看,陈露甚至看到他原本光洁的眉间, 忽然涌出一股魔气, 陈露看到后立刻抖了下,赶紧侧过脸,她不怕魔气, 但她现在有点害怕这个人, 他压抑住怒气, 倚向沙发一字一顿地问道:“因为什么,说说原因。”

    刚才一番话说出来的时候,陈露有点冲动有点怂,心里想已经千方百计走到这里了,放弃是不是不划算,如果他真同意了, 再想接近他会不会更难, 可不脱离这个身份, 两个人的关系不提进展,还到退了呢。算了,不如退而求其次, 就借口跟他提一点点小要求, 反正也不过分,就问他能不能房事……稍微少那么一点点,上班还有个假期呢,她天天上岗, 他要不忙还一天好几次,不分白天晚上的。

    气氛实在可怕,她侧过脸,抖着睫毛,都能感觉到盯在自己脸颊上的视线有多吓人,就像乌云中射出的闪电,直激得她脸上细微绒毛都炸起来了。

    陈露嘴唇动了动,可怜兮兮,刚要开口,脑中灵光一闪,泪花先涌了出来,她哽咽地说了一句:“顾先生,我是因为,喜欢你才跟着你的……”

    说完,她低下头,眼泪流了下来,她还伸手碰了碰沾湿的脸颊,不敢置信自己还真哭了?这演技,奥斯卡欠她一个影帝!

    她还想等他回复她下一句,她就趁机提要求,他真的不能这样,时间长不说速度还快,她刚刚才能勉强承受一点点,硌得她实在是辗转反侧难受极了,她不是特意要叫,她实在是受不了,结果她越叫他动得越厉害,太难了,她真的怕了。

    没想到,这句话一说出来,屋子里那种阴霾密布的感觉,居然渐渐消弭了,陈露睫毛还带着露珠,她眨着睫毛从缝隙偷看了顾宴一眼,只见刚才还一张黑如锅底隐含怒意的脸,竟然雨过天晴了,眉间的魔气一扫而空,此刻眼神正幽深而灼灼地看着她。

    见她目光胆怯,他起身,向她走了过来,走动间就好像有清风扫过。

    她想起系统说的人间界一半神来一半魔,他一会儿魔气一会儿清风,何其相似,不过陈露觉得他的魔大概就会只对着自己来,尤其两人和谐的时候,她敢怒不敢言,要不她现在能害怕他吗,一看到他靠近就忍不住把身体扭向一边,心都吊起来了。

    他盯着她,不动声色地走近,动作间不但没有压迫感,反而如沐春风,他伸手揽过她的腰,头顶上传来了很轻很柔和的声音,呢喃问她:“真的?”

    陈露还敢说什么吗?哪敢再惹他了,赶紧点点头。

    他目光黑如墨,定定地看着她,眼底蕴出了一丝笑意,抬手轻抹去陈露脸颊边的泪珠,语气仿有春风吹过,“笨,怎么不早说。”说完他就伸手将她抱在了怀里,修长的手指温柔地顺着她微乱的长发。

    陈露被他右手扶住后脑,被迫地埋在他怀里,气氛转眼逆转,她只好顺势抱住了他的腰,将脸颊贴在他胸前,丝质衬衫内的胸膛温暖而肌理分明,贴起来十分舒适,她趴在上面蹭了两下,就听到了他愉悦地低笑与胸腔缓和的心跳声,他的手臂将她拢得更紧了一些。

    陈露有种奇怪的感觉,她问系统:“男主他爱上我了吗?”

    系统:“……宿主,前进一大步,真牛!你是怎么做到的?”

    陈露:哈哈,害,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小场面,都坐下。

    一句话说哭,一句话说笑,陈露的前一句话,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后一句话,雨过天晴,既往不咎。

    无论怎样,任务还是要继续做下去的,陈露换了身衣服,穿着美若天仙,然后在厨房冷着脸下厨。

    今天她心情不佳,什么也不想做,就煮了一碗海鲜面,大白面放点盐,捞出来,上面装装脸面地放一个大虾仁,就算海鲜面了,里面连块肉也没有,撒三两葱花拿给顾宴吃。

    这么敷衍的晚餐,顾宴还从来没有过,可是他坐下后,淡淡看了她一眼,挟起了面条吃了一口,吃完又看了她一眼,盐放的很少很淡,可他却对陈露说了一句:“好吃。”灯光下他的眼神里有温柔,眉梢上有笑意。

    陈露一脸噎着地看着他,以前拼命在顾宴面前刷好感,劳心劳力准备一桌菜,她想,让男主爱上她难,但让他的胃爱上她应该不难吧,结果自己大展身手他吃完只有一句:“不错。”今天一碗寡淡至极的面条,他竟然昧着良心说好吃,她以往的用心良苦都白费了。

    晚上的一劫,依旧逃不过,装睡装死都不好用,他看着你的目光灼热烫人,能盯得人浑身发软,面颊潮红,陈露不敢视线对视,只能脑子发昏地任他的手为所欲为,不过今日跟往日又略不同,以前只懂霸道的占有,盯着她…动作只会更快更深更重,但现在,会逗弄她,亲她的时候狎昵又温柔,不似以前冰冷淡漠,虽然霸道依旧,可温言软言的更折磨人,直到他彻底尽了兴。陈露睡着时,他的唇还在她唇角额头流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