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穿成美媚娇帮仙尊渡劫后 > 第9章 按摩师9
    领班说:“我也是听经理提起,顾先生最近好像在外地,大概有一段时间不会过来,你要是有事,给你一天假回家看看。”在红尘,按摩师全年无休,只有轮班和请假。

    陈露这才舒了口气,手指点着手心,视线游转,神游太虚。

    领班头疼,她忍不住跟陈露抱怨:“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客人脾气都很大,已经有几个按摩师被骂了,前两天还有个客人把餐厅给砸了,醒过来居然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虽然会所的损失全额赔偿,但老出这种事,真是让人烦躁。

    微微走神的陈露站姿很美,她微低着头,像是在虚心听诉的样子。

    见领班揉额头,她转身从饮水机里倒了杯水,往里面弹了一枚绿色的花瓣,花瓣绿意荧荧就像一块玉石,扔进水中,还有清脆的响声,她递给面有疲惫的领班,安慰道:“铃姐,喝口水,一切都会好的。”

    领班笑了下:“你怎么跟男人似的,喝水能解百忧吗?要是能,那我能把怀子吃了。”她还是接过水,领了陈露的好意,喝了一口,然后惊讶看她道:“这水还真的挺好喝的。”清爽甘洌,口齿留香,心情居然好多了。

    等到了第二日领班还在回味这种口感的时候,她亲自跑去休息室,接了一怀,却再也没有昨天陈露亲手给她的那杯水,那种清爽甘甜的味道了。

    ……

    天近傍晚,下班的陈露刚离开宿舍,不打算挤地铁,想叫辆车送自己回家。

    “陈露!”隔着绿化带,有人叫她,接着一阵车按喇叭的声音。

    她回头,就见停靠在路边一辆十分骚包的黄色跑车,车里坐着两男一女,女人的妆化得要多精致有多精致,超级短裙和名牌包包,指甲殷红一层丹蔻。她正拿着墨镜准备往脸上戴,看到陈露动作一停,仿佛看到了什么危险生物。

    两个男人,其中一个穿着很壕,另一个低调了一点,低调的男生就是跟陈露打招呼的那一个,他很高兴地朝她挥了挥手,“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这是我朋友,你要去哪儿,要不要让他送你一程?”

    开车的壕二代和旁边的女人,眼睛眨也不眨眼地看着陈露,直到陈露转过身,虽然神色有些冷淡,并不热情,但目光流转间却是无数美好,她看向他们,从他们每个人脸上移过,搜寻着记忆。

    壕二代“哇哦哦”一声,眼睛瞬间亮了一下,手里握着方向盘,身体一直向后抻,躲开了旁边女人头发的遮挡,目光不断地在陈露身上扫视。

    陈露没有笑意的脸,会给人一种超凡脱俗、清纯绝伦的感觉。

    他旁边女人,眼睛也长在了陈露身上,从头打量到尾,从脚再打量到头,如此反复,毫不厌倦。

    陈露搜过记忆,一男一女她不认识,叫住她的男生,她倒是有一点印象。两人同班他是班长,曾经追过陈露,天天送早餐,还在宿舍楼下摆心形蜡烛,一群人跟着起哄,陈露没理会过。

    那时候的她十分高冷,刚穿来一年多,任务毫无头绪,当时她已经打算去红尘了。所以,这个人在她眼里,就是无需记住名字的过客,不久后她就退了学,两人再没有联系。

    没想到半年后又见面了,她懒得应酬,很敷衍地笑了下,就转过身,拐弯从小路离开了。

    哪怕没用真心,哪怕很敷衍的只抬了抬唇角,就像冰雪融化,花绽枝头。

    突然破冰的明媚,有种界限的反差感,哪怕只有一抹的余晖,也足够在人心中留下惊艳的一笔。

    身后车里的三人,一言不发地盯着她的背影,都没有说话。

    ……

    “郑恩海,你还认识这样的美女?”好久,壕二代才搓着手指,意犹未尽地斜过身体,问向后面的男生。

    男生看着她的背影,一脸苦笑:“绝美吧?她是我们学校女同学里最漂亮的一个,可惜一年多就退学了,学校现在的校花和她比,顶多算得上清秀。当初我对她一见钟,追了她三个月,给她宿舍的宿友带了两个月早餐,最后也没追到,安慰的是,学校没有一个人能追到他。”

    “这么有个性!洁身自爱!我喜欢。”壕二代说。

    “洁身自爱?”男同学像听了个笑话,“你知道她退学去哪儿了吗?她退学去了红尘人间。”男生无奈道:“我也以为她洁身自爱,谁知道……”

    洁身自爱能去那种地方吗?在他们这些人的眼里,那里面的男人是去干嘛的,不是一清二楚吗?都是去消遣的有钱人,他就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这样的人真心追求她,她不愿意,却愿意去红尘人间那种地方,去跪舔那些……来作贱自己。

    “红尘人间?去那里除了做应侍就是按摩师,都是些奔着上流阶层想一劳永逸的年轻女人呢。”副驾驶座的女人弹了弹红指甲,“不过嘛 ,她长得真不错,应该不难钓到有钱的吧。”

    壕二代虽然失望了点,但很快又高兴起来,他看出男生脸上的不忿,那是完全自然流露的遗憾,壕二代拍了拍他肩膀,意味深长道:“我叔叔有红尘人间的会员,本少爷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