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你死了我才能成仙 > 玉玉牌
    “救命啊——”

    一男一女过来了,后面跟着一群追杀的人,那男子腿脚不便手里却握着把滴血的剑,女子极力搀扶他,腰间缠着皮鞭。

    萧潜看到来人,他的眼睛一眯。

    朝挽棠瞥见萧潜的表情,纵身一跃,跳到那逃命的二人身后,拦住追杀的人。

    后面那人看见她的脸,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独孤粟却在萧潜耳边道:“萧叔叔,我要方便,你放我下来……”

    他手突然一松。

    “哎哟——我的——”屁股呀!独孤粟的手向后揉了揉,自己刚刚没注意猛然滑了下来,着实跌的不轻。

    跺了跺脚,一瘸一拐地去林子那边了。

    那群追赶的人停了下来,一人叫嚣:“臭娘们,多管什么闲事!”舞着寒光闪闪的刀,“不给爷爷让开,老子连你也一起剁了!”

    “为什么追杀他们?”

    “他们偷了东西!”

    “你骗人!”后面那女子骂道,“狗贼!满嘴胡言!”

    心魔却又窜了出来——“来啊~杀了他们~他们都不是好人~替天行道呀~来呀~”

    “你们说谎……”朝挽棠抽出一把剑,冷光泠泠,“敢骗我,就去死吧……”

    她鬼魅般窜在这些人之中,他们慌张地东张西望,捕捉不到她的身影,就各自拿着武器乱劈一气。

    “啊……”惨叫声此起彼伏,她没有废力,这些人已经自相残杀了起来。

    后面看着的四人心惊胆战,一致决定得罪谁都不能得罪眼前这人。

    “弟兄们住手哇!”为首的人痛心疾首地阻止着,“你这妖女——”

    他还没有说完,突然自己掐住了自己的脖子,脸上憋得青紫。

    互相砍斗的匪徒都停了动作,颤颤巍巍地跪地求饶:“姑奶奶饶命!”“姑奶奶都是这人逼我们的!”“大人饶命!小的上有两百岁的老母,家有十岁的婆娘,下面还有一群幼儿嗷嗷待哺……”

    看着这群跪地如蝼蚁,朝挽棠的眼睛又泛上了红雾。

    这时候,腰间的同心玉闪了闪,朝挽棠收回剑,左手按在玉上。

    “定——”她急忙使了个时间静止定身术,眼前这群匪徒和后面四人全部被定住了。

    转身设了个结界,去看玉。

    “姐姐,你在做什么?”独孤临的声音传入识海,他的脸渐渐显现在玉石面上。

    她刚刚差点控制不住地杀了人。

    “姐姐快找到第一片了,小临你怎么样?”

    “我已经到了某城了,姐姐,我好想你,你在哪儿?”

    “我在汜水镇。”

    “好远啊,要是有传送阵就好了!”

    “嗯,会有的,等我找好这一片了就去看看你。”

    “好,但是姐姐长途跋涉会累的,我不要姐姐累。”

    “没事的,我这里还有神行万里符,很快的。”

    “好的,姐姐我等着你哈……”他的脸渐渐消失,玉石恢复原样。

    这一界的灵力太过稀薄,运行同心玉实在是耗费灵力。

    解开四人的定身术,那为首的匪徒瞬间倒地,生死不知。

    萧潜想着刚刚恐怖的一幕,揣测她伤人和救人的契机。

    “为什么救人?”

    朝挽棠说:“你认识他们。”

    他眯了眯眼,没想到眼前这人观察如此细致,如实答道:“是。”

    两人向朝挽棠道谢:“恩公,又遇见您了!上回多谢您替我们引开贼人!您的大恩大德,实在无以为报。”

    朝挽棠点点头:“举手之劳,不必客气。”

    看见独孤粟地身影,她转身朝那边走过去。

    男子把女子护在身后,硬着头皮上前行礼:“隆王爷……”

    “嗯。”他看着二人满身伤痕,“一个两个的不好好在京城待着,都往外跑什么?”

    “多谢王爷襄助,草民才得以洗白冤屈。只是草民殷鉴在前,实在是心有余悸……”他见王爷面无表情,继续说道,“如今北荒新帝登基,西戎带着公主去朝贺,其心昭然若揭……”

    萧潜警告:“妄议朝政,不怕寒家绝后吗?”

    “寒家只剩我一人,草民的命是王爷救的,拿去便是。”

    那女子急了:“表哥……”她看向王爷,“萧师叔,我表哥他受伤很重,我是想带着他去师门……”

    “胡闹!谢婀娜,你不好好在府里待嫁,跟着外男是要私奔吗?”

    “师叔——”

    “都是草民不好,王爷要怪请怪罪草民吧!”

    “你算什么东西,担得起本王的怪罪?”

    “师叔!!!”谢婀娜皱着眉,“如果不是因为表哥为了救我,怎么会被顾狗贼的儿子陷害,锒铛入狱?”

    萧潜把她拉到一边:“就算没有他,我和你爹娘也不会让你嫁到相府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