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凌将军自然是要借口保全独孤临的安全,最好的方法就是跟他走,入军营。

    果不其然,独孤靖最终同意了让凌将军带走独孤临。

    秋高气爽,万里无云的那天,一行人踏上了回边塞之路。

    独孤临在出城门的时候,撩起了车帘,他看了眼城门上因为年代久远有些斑驳的“京城”二字,心里酸涩难当,一时间有些伤感。

    朝挽棠心细如发,握住了他有些冰凉的小手。

    “京城,再回来,必非如此。”

    独孤临坐在马车里,一同回边塞的大部分都是原班人马,走了官道,快马加鞭,少说也有数月才可到。

    尽管一路上遭到了刺杀无数,但是有朝挽棠在都有惊无险地化险为夷了。

    她深感独孤临的能力应对这些刺客绰绰有余,而且她不能再这样寸步不离地跟着他。

    苍龙翱翔九天,是不囿于浅滩的。

    她这样子的保护也许只会害了他,她又想起来在洞天结界之中,轩辕千载的话来,心里越发笃定了。

    溯洄镜的镜面找回与修复迫在眉睫。

    她知道自己要回去必须借助此物。而且她预感到这面古怪的镜子里隐藏着许多她想知道却不知道的秘密,所以决意和独孤临分开去寻找分散的镜面。

    晃荡的马车里,朝挽棠说明了她的意思。

    “边塞于我而言,用上千里追踪不过半日的事情,你和凌将军先行。待我找齐了溯洄镜的镜面便去寻你。”

    “不要,我要和神仙姐姐在一起,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独孤临,听话,你难道忘记深仇大恨家国社稷了么?”

    “我没有,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听姐姐的话,你现在十一岁了,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姐姐保证,会在海棠花开第一枝的时候回来的。而且……”她凭空拿出一对玉佩,递给他一只龙纹的,“这个龙凤同心玉可以千里传音,你只需要注入一丝灵力我便可以收到你的话语,如此,天涯若比邻。”

    独孤临收下了玉佩,扁嘴:“姐姐……”

    “你等着,我把穿云兽留给你。”她将一些物品放到她送给他的那个储物戒指里,还递给他一个比灵兽袋更高级的灵兽球。

    “姐姐,我不需要。”

    “你留着,姐姐最关心的是你的安危。如此,我才能安心找镜面,早日归来。”

    “好……”他很失落,但是也知道不得不暂时分开。

    “乖,姐姐先走了。”说完,化作一道光消失在天际。

    路上刺杀无数,虽然没有朝挽棠帮忙,但是他依然不觉得太吃力。

    独孤临建议兵分两路。

    “刺杀的人的目标明显是我,如果和舅舅分开走,一定会好很多。”

    凌将军断然拒绝:“舅舅不能和你分开,让你独自置身险境,更何况,军权在手,狗皇帝是不会放过我的。”

    “舅舅……”

    凌将军看着独孤临也不过十来岁,满面尘土,身上还带着血迹,想给他擦擦却发现自己的手更脏,叹息道:“这么多年,舅舅不在京中,你吃了不少苦吧……”

    独孤临知道他是真心为自己好,摇摇头:“没有,这些都不算什么的,倒是舅舅远在关外,定是辛苦。”

    想到军师家的孙儿和独孤临差不多大却还整日撒娇,独孤临如此成熟懂事,凌将军更加心疼他:“小临……”他问道,“你要不休息休息?到边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了,舅舅我们快赶路吧!”他在想,也不知道姐姐去了哪里,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现在……他暗自捏拳,“舅舅,独孤临一定不会退缩、任人鱼肉的。”

    “好。”

    行路的旅者乃至镖局,一般都会有两种选择。

    一种是草道,一种就是官道。

    官道上来来往往有不少行人,偏偏最容易成为暗杀的刺客目标。

    所以,他们决定改走草道,虽然路途艰难,却更近也更容易躲藏。

    走到雁落山,山脚有茶棚,一行人便暂停歇息。

    茶汤虽看上去远远比不上京城里的,但是此处荒无人烟,有的歇脚止渴就不错了。

    卖茶汤的是一对老夫妻,两人许是见惯了来来往往的客商,见着这么一大队人马依旧面色如常。

    茶棚不大,一行人只是要了些凉茶,在阴凉处歇去了。

    过往也有客商、镖局之流的在茶棚歇脚。

    “这雁落山可不是个好地方。”其中一个面色黧黑的汉子叹道。

    “可不是么。北上某城遭劫匪,十有九在雁落山。”对面黄脸瘦高个道。

    “哎,哥们,你也去某城。”

    “是啊,听说要和北荒打仗了,这不赶着去某城发财嘛。”

    “不可能吧,我朝物阜民丰,西戎、苗满、奚娣都俯首称臣,区区北荒怎敢来犯?”

    “不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