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凌将军的施压和独孤临的软磨硬泡之下,独孤靖终于松口,答应让他习武。

    幸好朝挽棠早早地给他打下了武学基础,不然他现在习武更加艰难。

    朝挽棠每每看他满头大汗甚至伤痕累累都会有说不出口的心疼,眼睛里的怜惜自然是看在了独孤临心里。

    独孤临更加努力地习武,文治武功都不落下,他要做个文韬武略俱在天下人之上的人。

    这一年秋猎的时候,十一岁的独孤临远超太子,太子没来由地惶恐了起来。

    顾贵妃早也坐不住了。

    肖嫔也想要拉拢独孤临,她和顾贵妃势同水火,自己儿子又年幼,总要拉个人上贼船才安生些。

    独孤临不屑:“一个模仿别人的影子有什么能耐。”他怎么会和分走父皇爱的人同流合污?他不会背叛自己单纯善良的母后,但是他不要做个人人可欺的良善人。

    顾贵妃终于忍不住动手了。

    “来人啊!走水啦——”

    “救火啊——”

    那一天,阑听宫火光满天。

    太后怕火势蔓延,下令封锁阑听宫。

    得知消息的皇帝当面给了主管此事的妃子一巴掌,急匆匆地往阑听宫跑去。

    眼前一片火光。

    “临儿出来了么?”

    “回、回皇上……没、没——”

    “来人,救四皇子!”皇帝有些魔怔,“朕的临儿……铃儿,都是我不好,你快回来看看,你和我的儿子还在这火里儿呢。”

    宫人侍卫拉住了他,他悲痛欲绝,一口气上不来晕了过去。

    黑黝黝的密道里。

    独孤临有些害怕地往朝挽棠身边宿了一下,朝挽棠搂着他的身子呵呵一笑:“别怕,有我呢。”

    独孤临愣了一下,感受着后背柔软的触感,抬头冲朝挽棠哝嘴一笑:“嗯,神仙姐姐,我不怕的。”

    “咕噜”一声,独孤临的肚子忽然响起一声。

    独孤临连忙用手捂着肚子,红着脸,低下头不说话了。

    偏偏,独孤临的肚子很不争气,才过了一会儿,又一声比刚才更响的“咕噜”声响起……

    独孤临的脸更红了,映着夜明珠淡黄色的光芒,呈现淡淡的橙黄色。

    朝挽棠伸手揉了揉独孤临额前的碎发,笑笑:“饿了么……去空间,我给你做些吃的。”

    独孤临扶着肚子,微笑着“嗯”了一声。

    两个人带着夜明珠消失在密道里,密道恢复了黑暗。

    空间里储存的食物还是很干净新鲜的,这豆腐是朝挽棠教穿云兽磨的,十分的鲜滑细嫩,风一吹仿佛都在轻轻颤动,口感自然上佳。她美其名曰“穿云豆腐”。

    穿云兽和独孤临也算是熟识了,只是穿云兽囿于空间和修为不能化形,虽然四肢灵活但也比不上人的手脚。

    做豆腐毕竟很是费事。

    朝挽棠决定多炖点豆腐汤,里头放上去皮松子,文火慢熬,到点端出,汤色乳白如覆银霜,那豆腐中都带有一股子松子的香味,挥之不去,令人尝之齿颊留香,回味无穷。

    空间里山川林泽自然成长,四季分明,更迭有序。

    她早些时候收了些夏天的荷叶,既有烘干留存,也有新鲜封存的,更有留在泡茶什么的。用荷叶蒸肉,清香荷叶叶中有嫩肉,鲜嫩肉中带荷叶清香,既好吃又不油腻。

    想了想又做了桃花雪媚娘做饭后甜点,一个个软糯圆润的雪白面团上,点缀着几片糖渍过的桃花瓣,青灵玉装盘,再浇上点点蜜汁,隐隐透着股不同凡俗的灵气。

    汤还在熬的间隙,她又做了三个生菜卷,用过水的生菜叶细细的卷了她用蛋清搅拌着剁碎的鱼肉与菜丝混合的馅料。

    几道食物一一端出来,一人一兽的眼睛都已经绿了。

    待她再去端特制的独门酱料的时候,桌子上默契的剩下三分之一的食物。

    “我不吃,你们吃吧。”

    风卷残云般的吃法,雁过拔毛似的不留。一人一仙一兽还在空间里的时候。

    龙床上的独孤靖已经醒来了。

    他不顾内侍呼唤,拔腿跑到阑听宫。

    看着一直以来荒凉无比的宫殿在无情的大火中化作飞灰。

    他的心境从未有过的凄凉,还有铺天盖地而来的后悔,他生生忍住了呼喊出声的冲动,唤来了暗卫。

    “属下怀疑四皇子没有在宫里。”

    “你把话说清楚?”

    “有人看到四皇子出现在后山。”

    “他怎么会去禁地?”

    “属下不知,影一来报,四皇子似乎不是一个人。”

    “朕没有给他安排人照顾。”

    “四皇子经常对着空气自言自语,手里仿佛还拉着一个人。”

    “难道真的是她回来了?”独孤靖脸上露出了笑容,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去查。朕要知道这场火从何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