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找我,就是为了问我是谁的吗?”

    朝挽棠定了定心神,低头瞥了一眼手中的镜子:“为什么,我在镜子里看到的一切,却在刚刚又重现了一遍?”

    “问你自己的心。”

    她愣了一会儿,方才回过神道:“好吧,我过来是想告诉你,有人要对大熙国祚不利。”

    “这干我何事?”

    “你是大熙的国师,难道不希望大熙千秋万载吗?”

    “哦,说的也是,不过,觊觎那个位子的人就太多了……”他放下了手里的瓷杯,“琉璃珠先借你,以后可要还我的。”

    “什么琉璃珠?”她下意识的又看了一眼镜子,发现镜柄上多了一颗透明的珍珠一般的东西,正想再问问。

    “你该回去了,有人在找你。”

    朝挽棠想起独孤临,抬脚就要飞走,却思及他前世种种残暴无良的行径,跺脚道:“他怎么样,关我什么事?”

    转身飞走了。

    独孤临修炼后睁开眼没有看见朝挽棠的身影,慌慌张张地四处去寻,却在阑听宫院子里的老树下发现她的身影。

    “姐姐,你怎么在这儿?”独孤临讨好地牵她的手,却被她避开,他受伤地道,“姐姐,你怎么了?”

    朝挽棠看见他这幅模样,忍不住心软,也罢,那个独孤临是他的前世,再说了,世界毁灭也有她的错的,不能全怪他。

    “没什么,出来看看夜色。”她没有看他,抬手扶在树身上。

    雪霁之后,无月相映,天幕漆黑一片,院里伸手不见五指。

    “雪停了,有什么好看的?姐姐我们回空间说故事吧?”手指在身后不安地绞着。

    朝挽棠没出声,独孤临也懂事地没说话。

    “独孤临……”

    “在。”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扯着她被晚风吹得摇摆的衣带。

    “你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什么事?”他心里只觉得不好。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请你放过这个世界上的人,好吗?”她眼里的认真,不是开玩笑,没来由地让他心慌。

    “为什么这么说?神仙姐姐,你不是说过会一直陪着我的吗?”

    “万一呢?独孤临,这个世界不是你一个人的,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如果我在,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你死,可是,没有谁可以保证,我一直在。”

    “我不管!”独孤临突然抱住她,“神仙姐姐就是不可以离开。”

    朝挽棠感到无力,对还是一个小孩子的他,说这些话,他懂么?

    既然自己一直在,那就努力做些什么改变吧?

    她轻轻地叹息了一声,缓缓拍着他莫名颤抖的身子,待他松开紧抱的手,才牵起他的小手,带着他回空间里去了。

    后来的日子还是挺欢乐的,很快就过年了,冬日里的最后一场雪,瑞雪兆丰年。

    除夕夜,独孤临和朝挽棠在阑听宫里,宫门口多了两盏孤零零的灯笼,透露出一点点新年的气息来。

    “神仙姐姐,我们再去集市看看吧?”他水汪汪的的大眼睛看着她,那纯粹的眼神,不容人拒绝。

    “好……”

    朝挽棠转身蹲下,正要他趴她背上好背起他一起飞,他却随她蹲下,笑着说:“我长大了,不要神仙姐姐背了。”他粗糙的小手拉着她的柔荑,“我要和你并肩齐飞。”

    朝挽棠带着独孤临,他手脚还有些生疏,但是灵力运用地很自如。

    他们两人面对着面,手牵着手,隐者身形,慢慢双脚离地,她松开牵着他的右手,肩并着肩,渐渐飞远。

    独孤临俯瞰着底下,和第一次被她带着去看雪景的时候心境大不同,心跳地快极。

    市集上因着正是新年佳期,花灯四处,鱼龙火舞,好不热闹。

    平日里忙忙碌碌的百姓也都在这个时候闲逛了起来,街上买卖各种各样东西的也多了起来,从这头往那头,慢慢地看着。

    朝挽棠带着幕篱,被独孤临拉着一团团街地逛着。

    独孤临看到一个新奇的都会去看朝挽棠的脸色,见她心情不错,自己也忍不住翘起了嘴角。

    “姐姐,去那边看看吧?”独孤临拉着她的手,往那边扯去。

    那里围着一群人,里面是卖艺的在杂耍。

    朝挽棠看着巷口端着碗行乞的丐者,脚下速度慢了下来。

    独孤临感受到手上的阻力,停了下来:“怎么了,姐姐?”

    她摇了摇头:“没什么。”

    他看了看他视线所在,说:“姐姐,是想帮帮他们吗?”

    “天下之大,可怜之人何其多,如何面面俱到?”朝挽棠叹息,“走吧,去看热闹。

    独孤临没有出声,两人又继续逛了起来。

    不一会儿,人头攒动,都往城墙那边涌去。

    “都跑什么?今日也没有宵禁呀。”

    一个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