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还凶神恶煞的人现在一个个哭爹喊娘,被打得满地找牙。

    “史医女”道:“很不错。”

    独孤临知道朝挽棠不能暴露身份,她只能装作不会武功,所以他就用了这些日子以来学到的东西对付这些人,再加上朝挽棠的暗中帮助。

    众人没想到这个小男孩居然这么厉害啊,但是很快又来了一伙人,这伙人明显比这群鼠辈层次高。

    “看我毒倒一片药。”她从空间里拿出来的用幻灵花磨成的粉,洒到这些人身上,她本来觉得这些恶人死了就死了,但是她现在的身份是史医女,她不想牵连无辜的人。

    然后她拉着独孤临跑了对独孤粟说要分头跑,然后就隐身飞回皇宫了。

    依旧是在那个荒凉偏僻的阑听宫。

    朝挽棠去了御膳房把所有的御厨脑子里关于饮食的做法都复制了下来。

    后来她还将太医院所有老太医关于医术、药膳的记忆也一并复制下来了。求人不如求己,将来也许会有用得着的时候呢。

    她将东西存放在空间里都是分了类的,空间里也有傀儡每日种田采药等,她的灵兽穿云兽也乖乖在空间里呆着,帮她整理东西、看守空间。

    京城里买的药材什么的种在空间里也都充满了灵气,品质大大提升。她估摸着再去买些菜种果籽什么的,种下去结出来的蔬果可以自给自足自产自销。

    她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除了给他用灵泉洗澡、泡茶之外,决定开始尝试做药膳了。

    她第一次尝试制作药膳就精心熬制了灵芝莲子百合瘦肉粥,怕有苦味,还放了许多饴糖。

    在修真界她炼丹就不错,所以对火候把握的很好,粥里的米都有灵气

    古籍有云:灵芝——益心气,活血;益肺气,祛痰;补肝气,安神;补中气,健胃。

    又名“不死药”的灵芝,更是适合独孤临这样因为饮食条件而致体质虚弱,气血不足的人。

    从叶太医的记忆里得知许多补气益血的药膳方子里就有灵芝,还有燕窝、红枣、人参、肉桂等,和修真界的灵草灵植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他现在身体不适合大补,况且灵药什么的目前他不能承受太过。

    当她将粥盛放在蕴灵玉碗里,摆在他面前的时候,碗口还冒着腾腾热气,隐隐带有灵光,一看便与凡品不同。

    独孤临睁着大大的眼睛:“神仙姐姐,这是什么啊?”

    “这是姐姐做的药膳,用的是培养的凡植还有灵米,但是是姐姐第一次尝试,独孤临你尝尝可还能入口。”

    “好!”他兴奋地喝了一勺,称赞道,“很好喝,姐姐很厉害!”

    “好喝姐姐以后都做给你喝。”

    “真的吗?姐姐一辈子都要做给我喝。”

    “嗯,不过,还有其他药膳的,独孤临慢慢就品尝到了。”

    “姐姐,你也尝尝吧?”

    “我?”她想了想,也盛了些,“有点甜了。”

    朝挽棠的手一指,灵力引导着多余的糖分出来了,再把手指向茶壶,糖就融进了茶壶里。

    “我怕你吃着味道不行,就加了些糖,小孩子不都是喜欢吃甜的么?”

    “我不是小孩子,我要做大人,爱吃甜的都是胆小鬼,我不要做胆怯懦弱的人,我要无所畏惧,一往无前。”

    “独孤临是对的,只是你还小,不要想得太多了,活着会很累的。”

    “在宫里面,如果不多想,就会没得想了……”

    “好吧。吃完了粥就去上课吧。现在太子上武术课去了,没人欺负你了。”

    “嗯。”

    独孤临早就继续上课了,她每日陪伴也很得趣。

    她觉得自己要好好调养他的身体。

    两人上课去了之后,独孤靖散步散着散着就到了阑听宫。

    他不想进去,但是他知道独孤临上课去了,他还是忍不住进去瞅了瞅。

    阑听宫布了阵法,在常人眼里看起来就是一副蛛网密布、破败不堪的样子

    他忍住不去多想,径直去了主殿。

    主殿内有桌有椅,但年久失修,依然是破败不堪,且看起来摇摇欲坠。估摸着都不用人坐的,轻轻用手一推就能直接散架了。装饰用的纱幔也有,但因着无人打理,甚至有老化成了一条一缕的,也有断了一半的,剩下来的半截就这么飘在那里的。

    他去了桌前,一壶浊茶。

    茶水非常甜,丝毫没有茶的苦味。

    和他爱喝的云雾银针差得远了。

    他离开的时候,兀自叹了句:“这样……狠心……不见么……”

    下课之后,朝挽棠带着独孤临去翡鸾宫看看她是如何“教训”顾贵妃的。

    她之前先是把顾贵妃宫里值钱的东西拿了一部分去,用来花费。

    现在她带着独孤临去她宫里拿东西。

    “神仙姐姐,不问自取是为盗,我们这样不是偷么?”

    “你说顾贵妃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