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侠仙小说 > 你死了我才能成仙 > 接风【加更,二更】
    在修真界百年真是快,随便闭个关就是三年五载,游个历就是十年八载,而在人间,饭要一口口吃,日子要一天天过。

    冬雪初融,举国欢庆新春的时候。

    冬雪来临之前去钟山祈福的太后娘娘回宫了。

    当日,就摆了一席接风家宴,就摆在沁园里面的芳林厅。。

    也不知是德妃主持的缘故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独孤临破天荒地赫然在列。

    朝挽棠给他换上了太子受惩之后不久德妃新送来的冬衣,替他梳好了头发,看着眼前即将七岁的小男孩,脸颊上没有初见那么消瘦、眼里也没有那般绝望的神态,心里欣慰极了。

    照旧是隐了身形陪着他。

    皇子的位置都是按照次序排的,他坐在最下首的角落里。

    芳林厅灯火通明,富丽堂皇,宫人和宫婢捧着瓜果点心茶汤酒水忙碌地穿梭。

    厅里灯影重重,他垂着眼睛长长的眼睫毛在脸上落下一片小小的阴影。让人看不出情绪。

    宫妃斗着嘴,互不相让,叽叽喳喳地,等到太后皇上来了,又是一片恭迎声。

    除了朝挽棠所有的人都跪在地上。

    朝挽棠仔细打量了高座上的老妇人,一国太后,穿着倒是朴素。而身穿紫金四团龙纹常服,头戴金二龙戏珠翼善冠的独孤靖,今日明显心情不错,笑着说只是家宴,让众人落座。

    因是家宴,是以没有宴请那些朝堂大臣和勋贵,只有皇嗣和皇亲贵族。

    家宴进行得很是顺利,独孤靖先盘问了几位皇子的学习情况,又问了问紫衣金冠的肃王一些琐事。独孤琢答得滴水不漏,太后又问了他几句。

    肃王是唯一一个留京的亲王,其余的都是封的老远的郡王、异姓王,有的来了,有的没。

    宴席进行到一半,正是气氛高涨的时候,一旁的顾贵妃却始终默不言语,与周围的喧闹格格不入。

    独孤靖看了一眼,问道:“贵妃为何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顾贵妃放下金樽酒杯,站起来欠了欠身道:“妾身扰了陛下雅兴,是妾身失礼。”她眼圈红红的,年近三十的女人,保养得宜,瞧着仍跟双十年华的少女似的,难怪荣宠不断。

    她优雅地揩拭了下眼角:“只是妾身一想到芳林厅这般热闹,昱儿却只能独自留在东宫中,冷冷清清,无人作伴,心里就、就……”

    独孤靖垂着眼睛,脸上的笑意不改,只是有些耐人寻味地问:“顾贵妃想太子了?”

    顾贵妃见他没有动怒,便壮着胆子请求道:“陛下当初要禁足昱儿,如今已经快月余了,不知陛下能否开恩?眼下年关已近……也好过个团团圆圆的年。”

    独孤靖尚未开口,兴许是在考虑她的请求。

    这厢,肖嫔面上微澜,咳嗽几声,站起来对独孤靖道:“臣妾身体不适,怕是不能陪陛下用膳了。请容臣妾先行告退。”

    肖嫔自早产生了五皇子之后,身体就不大好,皇上给她免了给顾贵妃请安的礼。毕竟,先皇后去后,再无立后,顾贵妃俨然就是皇后做派,独孤靖也默许了。

    在座的有些眼尖的,已经看出形势不对,畅谈的声音猛然低了下来,推杯换盏的动作也暂时停止。

    皇帝放下岁寒三友金纹杯,脸上的笑意荡然无存,冷声道:“母后才回宫,好不容易的家宴,爱妃这便要离去?”见肖嫔嘴角梨涡也淡了去,他缓了缓语气又道:“若是真的哪里不舒服,立即宣太医来看看,莫要耽误了。”

    “多谢陛下关怀,臣妾只是有些咳嗽,既然如此便不回去了,碍一碍也不大要紧。”肖嫔言词恭顺,淡笑道。

    至此不提,众人又推杯换盏了起来。

    顾贵妃见自己的提议被岔开了,气得咬碎了一口银牙,心里对肖嫔越发地恨了。

    独孤琢见此,便提议以咏“雪”为题作诗。独孤靖许是想起来冬雪日仙子临凡就说好。

    肃王开了一个头:“疑是瑶花舞上冥,六荒堆白似妆银。”

    然后大皇子也来了句:“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

    大皇子之后是三皇子:“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独孤靖很是满意地点点头,底下一片称赞附和声。

    轮到独孤临时他看了看倚着梅树的朝挽棠,慢悠悠道:“一片两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

    众人都有些哄笑,这个四皇子果然不学无术。

    “九片十片无数片,飞入芦花皆不见。”

    独孤皇帝拿着金樽的手一滞,点了点头,座下的众人也有些惊讶。

    太后娘娘开口:“哀家刚从钟山回宫,今日怎么没看见太子啊。”

    独孤靖脸色不好,顾贵妃是太后娘娘的亲侄女,她这一定是告到太后那里去了。

    “母后,昱儿是一国储君,责任重大。他是儿臣勒令在宫里闭门读书的。”

    “今日家宴,总该让昱儿出来见见哀家。”

    “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