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格洒了进来。

    一夜好梦的独孤临在睡梦里露出无意识的笑容,他的嘴里喃喃道:“神仙姐姐……”

    他突然又像是梦见了什么似的,瘦削的小脸上挣扎的表情。

    “独孤临,醒醒。”朝挽棠拍拍他没有几两肉的小脸蛋。

    “唔……”他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神仙姐姐你真的还在……”

    “嗯,我在的。”

    冬日的阳光低矮,斜射进来,他看着地上的光,一把掀开了被子:“啊!我要迟到了!”

    朝挽棠按住他急着穿衣服的小身子。

    “别急,我早就料到了,你今天不必去上课了。”

    朝挽棠看着他疑惑的眼神,微微一笑,把他按回了温暖的被窝。

    “你长久以来睡不好觉,今天就好好休息吧。”

    她说着,看见桌子上早上公公送到屋门口,撂下就走的饭盒,对他说:“要不,你先起来洗漱一番,吃了早饭再去睡会儿。”

    “公公送过饭了么?”他懊恼地拍脑袋,“忘了说一声多要一份了。”

    “你不怕惹人怀疑么?再说了,神仙是不用吃饭的。”

    “那我起来吃饭吧。还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用不着上课了呢。”

    朝挽棠打开了食盒,看着里面的白粥小菜半点热气也无:“他们就给你吃这些?”

    独孤临已经穿好了他的旧袄子下了床,屋内暖和并不觉得冷。他伸头一看:“今日还有个鸡蛋,神仙姐姐给你吃吧。”

    说完乖巧地坐在桌子旁。

    她心疼他的懂事,实在无法想象眼前的乖孩子是怎么做出后来毁天灭地的事情的。

    她把鸡蛋握在手心里,看着他移开了视线,便用灵力温热了鸡蛋,慢条斯理地剥鸡蛋,安静的屋内只听见她窸窸窣窣地剥蛋壳声音,还有他吞咽口水的声音。

    独孤临的视野里突然出现一只纤纤素手拿着个鸡蛋,那只手发着柔和的光芒,竟比那蛋白看上去还要细腻滑嫩几分。

    “快吃吧。”

    “……谢谢神仙姐姐。”他颤颤巍巍接过那颗本该冷却多时的鸡蛋,含在嘴里还有几分暖意。

    他吃得急了,噎住了,就把旁边的冷冰冰的白粥端起来一饮而尽。

    朝挽棠还来不及制止,就见他咕咚咕咚把一碗有些结冻的白粥喝下了肚,末了还咂咂嘴。

    然后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干吃咸菜。

    她摇了摇头,叹气。

    起身出了屋子,丢下一句:“你在这里等着我。”

    她隐身去了御膳房,在忙忙碌碌的人群里带出几道菜色看着还不错的菜,回了冷冷清清的宴清殿主屋内。

    朝挽棠把这几个菜一一摆在桌子上。

    独孤临看着色香味俱全的几道菜眼睛都绿了,但是他努力抑制住自己的欲望。

    “快吃吧!”她劝道,“再不吃就冷了。”

    他不再矫情,颤抖着手拿着筷子,夹起一个虾球,塞到嘴里,细嚼慢咽了起来。

    然后,就像水堤打开了一个缺口,他狼吞虎咽了起来。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的。”

    “咳咳咳……”他吃呛了,她轻轻拍着他的背,倒了杯用灵果做的仙露给他。

    他把几盘菜一扫而空,看着桌子上舔的干干净净的盘子:“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些菜了……”

    “难道国宴家宴就没有喊你去吃么?”

    “我的学问是最差的,父皇很少注意我,皇祖母终日诵经拜佛也不管我……”他的眼圈红了,“母后在的时候,就喜欢吃这个香酥虾球。”

    这时候有公公来送饭,在门口敲敲门道:“四皇子,奴才送午饭来了。”

    “知道了,放下吧。”独孤临惊讶地看着她嘴里竟然发出和他一样的声音。

    “看什么?这可是我的本事。”

    他看着她的目光越发钦羡,却让她一个被人钦羡惯了运气爆表的修真者有些得意起来。

    “走吧,吃饱了不如出去走走。”

    然后她低头,看到他穿着破了个洞的鞋子,跟他说:“今日午后,你父皇要考究你们几个的学问,你记得要按我说的做。”

    “今天午后上课,你可不可以和我一起去?”

    “好。”

    “可是,我不想让别人看见你……”

    “嗯,我用隐身术。只有你看得见。”

    朝挽棠对他说:“你想不想看看皇城内外的雪景?”

    “想!”

    她蹲下身,对他说:“上来,我背你飞出去看看。”

    独孤临有些羞惭,还是乖乖爬上她的背,任她背着,手却攥着紧紧的,心里默默下了一个决定……

    她在他身上披了一件雪白大氅,背着他一起隐了身形,似乎与这苍茫天地融为一体,慢悠悠穿透雪花帘幕,在宫殿上头,她对他说:“你快低头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