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棠,此次秘境开启,修为须得元婴以下方可进入,你虽然只是筑基修士,但一直实力不错,此去历练自己多加小心,和你师兄们好好讨教,为师等你结丹而归。”

    朝挽棠耳边还回响着师父的叮嘱,转眼已进入了将离秘境之中。

    结果,她就被直接传送到了秘境传承宫殿。

    站在大殿门口看着宏伟的宫殿,她有些懵,以往都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到底要不要直接闯进去呢。

    没事,有风险才有收获,怕什么。

    拿着护身法宝,推开门,进入宫殿之中。

    身后穿来大门缓缓关上的声音。

    她没有回头,径直往里走去。

    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呼唤她,脚下不由自主地走着,走着走着,来到了一处偏僻的院落,门洞开着,屋里却灯火通明。

    捏紧了法宝,走了进去。

    迎面而来就是一方桌案。

    桌案上有一面镜子。

    那令她有些熟悉的镜子出现在她经常做过的一个同样的梦中,梦里面总有一个看不清的红衣人拿着一面镜子。

    鬼使神差地,她拿起来了,之后,镜子里渐渐映照出她的魅影,殿里有一个渺远的声音:“他在等着你,去看看吧……”

    朝挽棠想要开口说话,却觉得自己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狠狠推向前方,再抬头时,竟恍然如梦。

    朝挽棠四处望望,发现夜色茫茫,而自己正站在一个长廊之上,廊外雨声潺潺,廊上雕梁画栋。

    “有人在吗?”朝挽棠试探地小声问,却只有自己的声音在夜幕中回荡。

    她握紧手中的法器,沿着长廊小步前行,但见黑暗中远处屋舍精致,倒像是凡人界中情景。

    她走到一间屋外,见门虚掩,便侧身而入。

    黑暗中屋内影影绰绰摆满了家具。

    一道闪电划过,朝挽棠借着亮光看到屋里面都是些陈旧的家具,挂着的一面珠帘被风吹得叮当作响。

    朝挽棠屏息而立,等待下一次闪电,却听见屋中有低低的啜泣声传来,朝挽棠不禁毛骨悚然,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却不知道踩到了什么东西,发出闷闷地一声响。那啜泣声戛然而止,朝挽棠也不敢再动,一时间周围被雨声所充斥。

    “你是什么人?”一个童声响起,那声音微微颤抖。正巧又是一道闪电,映照出黑黢黢的屋里有架雕花大床。

    朝挽棠收了手里的法器,举步过去,却见床上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单薄的被子裹紧了全身,只露出一双眼,直盯着自己。

    双眼灵动闪现,闪得朝挽棠心里一软,走上前解释:“小弟弟,别害怕。”怕他不信,笨拙地补充道,“我不是坏人。”

    那小男孩见她靠前,露出头脸来,脆生生地问道:“你是仙女吗?”

    她看着他那双还有些发红的眼睛,推测刚才渗人的声音便是他的哭泣声,这小男孩小小年纪就已长得十分俊秀,却哭得可怜,于是她柔声说道:“是。我是……神仙姐姐,在天上听见有人在哭,就下来看看。哭的人是你么?”

    小男孩低垂着眉眼,过了半晌,终于缓缓点了点头。

    屋里冰冷地如同冰窖,捕捉到小男孩的颤抖,朝挽棠施了法术,暖热了手。

    “你是谁,为什么哭?”朝挽棠伸手轻柔地摸了摸他的头,他忍不住瑟缩着往回躲,终是贪恋她手心的温暖还是让她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发顶。

    “我是独孤临……”男孩抿了抿唇,脸上又突然浮现出戒备的表情,“你骗人,你若是天上的神仙,又怎么会不知道我是谁?”

    朝挽棠哑然,半晌才道:“天上的神仙各司其职,哪里认得全所有的凡人。再说了,我若不是神仙,又怎么能瞒过外面的人只身进到你的房里来?”

    独孤临又问: “神仙姐姐,你叫什么?”他脸上的戒备尽去,眼中带着渴望,“是我母后让你来找我的么?”

    “我叫朝挽棠,朝露未晞挽秋棠,你母后……”朝挽棠眨眨眼睛,独孤临提到“母后”二字,眼中流露出的悲伤与绝望,看着就令人心碎,朝挽棠想起民间总有大人拿着甜食哄小孩,便从储物戒指里面掏出一块修真界的灵米糕,嫣然一笑说:“你的母后在天上做神仙呢~她让我带这个给你。”

    独孤临被她的笑晃了神,一时间忘记接了。

    朝挽棠掰下一小块糕点递到独孤临嘴边,说:“呐,这可是神仙吃的点心。”独孤临稍一迟疑,就着她的手,缓缓张嘴小心翼翼地咬了小小的一口,朝挽棠看着他不紧不慢地嚼着,追问道:“好吃不好吃?”独孤临点点头夺过了剩下的那点心,仔仔细细地嚼完了,忍不住舔了舔嘴角,才问:“朝挽棠,你不是我母后派来的,但你是神仙对么?”

    朝挽棠一愣,这孩子心细地……他自己又接着道:“我母后从来不许我吃甜食。”朝挽棠点了点头,独孤临睁着水汪汪地大眼睛,突然道:“神仙姐姐,你来抱抱我,好么?”朝挽棠歪着头想了想,伸出手臂将独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