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狭小的电梯轿厢里, 空气滞闷。

    季时禹抱着池怀音的手没有放开, 滚烫得仿佛烙铁灼烧在她冰凉的肌肤之上。

    天气炎热, 一番折腾,两人身上都有汗意, 抱在一起,那种黏腻的感觉更让池怀音感觉到异样, 好像胸腔最柔软的地方,跟着这种炙热一同融化了。

    电梯门将里面和外面的世界完全隔开, 电梯里成为完全私密的小空间, 池怀音恍惚中觉得,耳边似乎传来两个人的心跳声。

    频率都有些快。

    “只去四天?”季时禹也有些懵了:“出差?”

    想到季时禹这一通不分青红皂白的脾气, 池怀音实在哭笑不得:“可以放我下来了吗?”

    池怀音话音刚落,就听见电梯又是一声提示音。

    “叮”一声,电梯门开。

    池怀音一抬头, 就看见等候着电梯下来的池父, 他一手拿着书和教案,另一只手拎着一根衣叉棍。感觉自家爸爸好像拿了根打狗棒似的。

    季时禹还抱着池怀音,忘了放开, 是池怀音率先反应过来,重重拍了几下他的肩膀,他才缓缓把池怀音放下。

    “伯父。”季时禹老实地向池父问好。池父理都不理。

    池怀音尴尬地整理了一下裙摆,怯懦抬头看了一眼池父, 他虽然站着没动,也没有说话, 可是他紧绷的面部表情已经出卖了他。

    池怀音看了一眼池父手里的叉棍,再看看季时禹,也怕一会儿会起什么冲突,赶紧推了季时禹一把,压低声音说:“赶紧走。”

    季时禹犹豫了一会儿,从电梯里走了出来,与握紧了衣叉棍的池父错身而过。

    池怀音胆战心惊看着眼前一幕,紧张极了。

    池父进了电梯,先是别有深意地看了池怀音一眼,随后目光炯炯盯着站在电梯外的季时禹,那眼神,像是看着血海深仇之人一般。

    半晌,他低头按下自家楼层。

    “池怀音。”

    见电梯门要关闭,季时禹向前跨了一步,还没走进电梯,池怀音就听见耳边池父低沉而压抑的声音。

    “你想被我打断腿,你就跟进来。”

    ……

    不过十楼的电梯,池怀音却觉得好像是升天一般艰难。

    她站在池父身边,那种低气压,让她全身上下的毛孔都像堵住了一样,整个人都透不过气了。

    池父不开口,她也不敢说话,只能这么头皮发麻地站着。

    回到家,池母早已守在门口,见池怀音回来,嘴里不住抱怨:“你怎么回事啊,下楼也不说一声,我在厨房里,听也听不见。而且你这记性也太差了,出去也不关门的。”

    池怀音有些心虚地偷看了池父一眼,讷讷低下头去,也不敢说话了。

    池父换好了拖鞋,池母已经接过他手里的书本教案,以及新买的衣叉棍。

    “这根木头看起来很结实啊,是在我说的那个摊子买的吗?”

    “那家没开摊,店里买的。”

    池母对新叉棍十分满意,拿着就向阳台走去,还不住念叨:“这棍真重,可别打到人,估计砸身上都疼。”

    池父站在原地没动,意味深长看了一眼池怀音,意有所指地说:“家里要是再来乱七八糟的人,我就用叉棍打断他的狗腿。”

    “爸,不是你想的样子。”池怀音的声音弱弱的。

    “谁都可以,他绝对不行。”

    池父坚定的口气,已经表明了他的立场。

    池怀音不敢回话,想到被自己父亲看到的一幕,脸上躁红,只得尴尬低下头去:“我回房了。”

    ……

    ******

    池怀音从日本回来的第二天,恰逢周末,就和江甜约好了吃饭逛街。

    池怀音还没起床,就听见客厅里池母喜笑颜开嚎了一声。

    “音音,电话!”

    池怀音趿拉着拖鞋出来接电话,见池母一脸春风荡漾,心想肯定是哪个男生打电话来了。想了想接起来。

    “喂,我是池怀音。”

    池怀音抬头看了池母一眼,见她没有要走的意思,不由皱了皱眉。

    带着电波杂音的听筒中传来温和笑声。

    池怀音一下就认出了这声音:“言修?”

    厉言修的声音如四月的天气,温和而有生机,淡淡的嗓音沁人心脾,“从日本回来,也不说和我打个电话?”

    池怀音的手指勾着电话绳,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着圈。

    “本来准备明天找你吃个饭的。”

    “别明天了,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今天约了朋友了。”池怀音抱歉地说:“说好了请我朋友吃饭来着。”

    厉言修的态度一贯地温和:“是我认识的朋友吗?要不一起吃饭?我请你们吃顿大餐。”

    池怀音在日本的几年,和厉言修实在太熟,生活中大事小事都是他陪着,对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