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
    季时禹还没来得及走过去, 那一行人已经全数进了包房。

    胡桃木色的门将里外隔绝成两个世界,饭店隔音效果好极了, 季时禹连笑声都听不见了。

    季时禹正站在那扇门前怔楞,出来上厕所的周继云, 一眼就看见了他的身影。

    他以为季时禹找不到包房, 连拉带拽地把他往另一边带。

    季时禹回头看了好几眼, 最后跟着周继云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毕业后,总归是和在学校里不一样,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一些变化。

    赵一洋虽然看上去还是和以前一样流里流气,却有了很多现实的烦恼。

    江甜为了和他在一起, 不顾家人反对, 留在了森城。

    江甜是学教育的, 那一年名额不够,森城将她派回了原籍。和当年钟笙的情况类似,江甜的分配通知是回海城的,那就不可能留在森城, 但是她不肯放弃,有三个多月的时间, 她骑着自行车, 按照森城地图,一个学校一个学校地找工作。那时候是森城最热的时候, 毒辣的太阳把江甜晒黑了一圈, 原本爱美又娇气的姑娘, 却连一句抱怨都没有说过。

    皇天不负有心人, 她终于在森城郊县的一所学校里,找到了一份工作,学校愿意接受,她得以留在森城。

    虽然那个郊县后来改了行政划分,成为森城的经济开发区,但是和赵一洋所在的森城理工大,还是一南一北。

    江甜的父母对于江甜的选择简直痛心疾首,期间江甜曾试图带赵一洋回家,被父母拿着扫帚条赶了出来。

    赵一洋喝了一口啤酒,表情带着几分被现实磨砺的沧桑:“在理工大教书,绝对是我这辈子做过最无聊的事。但是理工大工作满三年,能分房子。”他苦笑连连:“这房子对我太重要了,没有这房子,江甜的爸妈,怕是永生永世不会给我们户口,让我们结婚了。”

    季时禹一路看着赵一洋和江甜走过来,也知道他们的不易。江甜那姑娘,以前觉得她霸道、刻薄、高傲,如今看来,真是个好女人。在这个时代,愿意跟着一个男人熬到27岁,生死未卜的前途也愿意等,能有几个?

    “你好好对人家江甜,不然人家爸妈杀到森城来,把你砍了。”季时禹说。

    赵一洋对此倒是信心满满,拍着胸脯道:“那必须的,江甜就是我的命,我怎么能把命给丢了?”

    周继云嘴贫惯了,笑嘻嘻地说:“回头你真的没和人过下去,是不是要说,你是猫,因为猫有九条命?”

    “去你的!”

    ……

    聊了一会儿,季时禹起身去上厕所。

    其实他心思不在上厕所,而是想去看看池怀音在的那间包房。

    绕了一圈走过去,发现那间包房已经空了。

    他有些急切地去找服务员,才知道他们还没点菜就走了,貌似是他们一行人好多都是日本过来的,想要吃森城的本地菜,但是今天饭店生意很好,很多食材都缺少,不能提供,他们就换了位置。

    季时禹失望地站在走廊里,背靠着墙,思绪有些纷乱。

    好像刚才碰到的一切,都是一场幻觉。

    “济公。”周继云出来找到季时禹,一脸无赖相:“今天是不是济公请客?该请吧,你工资比我们都高!嘿嘿!”

    季时禹一个单身汉,了无牵挂,级别在那,工资收入比他们高,所以经常都是他请客,他也习惯了。

    周继云搭着季时禹的肩,两人往收银台方向走去。

    季时禹刚拿出钱包,周继云就狗胆包天,把他钱包抢了过去。

    “每次都把钱包藏那么深,我倒要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周继云的手刚要打开牛皮的钱夹,季时禹已经一把将钱包抢了回来,还顺手拿钱包打了一下周继云的头。

    “堂堂领导,这么小气。”周继云揉着自己的脑袋,抱怨道。

    季时禹冷冷瞪了他一眼,随手拿了几张钞票递给收营员。

    一个人回到院里提供的单身宿舍,条件比大学里的宿舍好些,只有一个室友。室友又没回来,他准备结婚了,有时候会去未婚妻那里住。

    和他同级别的都申请住房了,只有他,没对象,暂时不具备资格。

    躺回床上,从上衣的内口袋里拿出钱夹。

    其实里面没有几张钱,他不愿意让人看到的,只是里面的一张照片而已。

    这两年,许是拿出来看了太多次,那张照片泛黄得很快。

    当年她走后,他收拾东西,准备从学校搬离,从衣服的口袋里找到一张取照片的凭据,才想起来那张合影,还没有去拿。

    她当年走得急,连毕业照都没有拍,那是他们唯一的一张合影。

    照片中的她笑得那么灿烂,一张俏丽的脸蛋上,满是幸福的表情。

    有时候他也像做梦一样,傻傻地想,他们曾经那么好过吗?

    过去这么久,他仍然想不通。

    她曾经那么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