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关于1993年, 如果问池怀音, 那一年究竟发生过什么事?

    池怀音会如数家珍一样和你讲这些:

    奥黛丽·赫本逝世;

    克林顿入住白宫;

    我们国家换了领导人;

    她毕业了;

    ……还有,她的初恋跟着毕业, 一起结束了。

    有很长一段时间, 池怀音一直难以释怀那种急转直下的分手。

    就像用刀生割了自己身上的血肉一样, 疼得她连呼吸都不能。

    1993年6月30日, Beyond乐队的主唱黄家驹,在日本录制节目的时候摔下舞台,不幸去世。

    当时在日本的池怀音也跟着语言学校的同学上街, 带着白花去纪念黄家驹的离世。

    那些歌迷自发唱着Beyond的成名作,每一曲都是传唱度街知巷闻的程度。

    当歌迷们手牵着手唱起《喜欢你》的时候,池怀音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她的哭声掩盖在大家的低啜中, 并没有多特别, 这才让她能放肆让自己哭出来。

    那一年, 卡拉OK才开始在森城流行没多久,因为卡拉OK价格昂贵,所以很多公园、广场, 都引进了一种卡拉OK机, 只需要两块钱就可以放声高歌一曲, 解一解卡拉OK的馋。

    季时禹唱歌并没有多好, 却偏要浪费钱,在广场众人围观的情况下, 点了一首《喜欢你》。

    副歌只有两次, 每每唱到“喜欢你”, 他一定要牵着池怀音的手,哪怕他并不擅长歌唱,依然每个字都唱得真挚。

    那时候他们曾经那么好过。

    可是他们都忽略了,《喜欢你》这首歌不似名字那么甜蜜。

    那句深情的“喜欢你,那双眼动人,笑声更迷人”之后,是“愿再可,轻抚你,那可爱面容;挽手说梦话,像昨天,你共我……”

    也许当初就是有预兆的吧。

    1993年5月10日,冶金物理化学系所有研究生的毕业答辩都完成了,只等着毕业的众人都一身轻松。

    季时禹和池怀音的分配结果也下来了,因为优异的成绩,都分到了森城有色金属研究院,是北都总院的直属单位,国家编制。

    答辩完那天,季时禹和池怀音一起去戏院看电影,看完电影一路散步回家,路过一家照相馆,正在拉铁闸门,季时禹突然说:“我们好像从来没有拍过合影,拍一张纪念一下吧。”

    那天照相馆的最后一对客人,便是他们。

    照相馆里除了单色幕布,有图的就是故宫、长城之类的,在照相馆老板的极力推荐之下,两人选择了故宫为背景。老板看池怀音穿了一件浅紫色的衬衫,便拿来一盆浅紫色的假花放在一旁的桌上。

    季时禹和池怀音,并排坐着,两个人的表情都有些傻乎乎的,笑得眼睛都要没有了。

    “一、二、三、咔嚓、”

    ……

    相片十天后才能拿,两个人都有些期待照片的效果。

    季时禹说他一定照得很帅,把池怀音比得黯然失色,话语间得意洋洋,幼稚得像个小孩。

    到了池怀音宿舍楼下,季时禹依依不舍,抱着她许久才放开手。

    季时禹和往常一样,送完池怀音,便回了自己的宿舍。

    刚走到楼下,面前突然就冲出一个男的,个子虽然没有季时禹高大,但是气势汹汹,倒也把他吓了一跳。

    季时禹定睛一看,才发现是钟笙和她爱人杨园。

    季时禹对于这对不速之客的到来有些惊愕,皱着眉问:“你们找我有事?”

    钟笙的头发乱七八糟,衣服也被扯得歪七扭八,脸上青紫一片,整个人精神恍惚站在杨园身后,看得季时禹有些触目惊心。

    杨园紧抓着钟笙的手腕,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指着季时禹的鼻尖。

    “你们不是有过一段吗?是不是都挺遗憾的?老子现在成全你们!”

    说着,把钟笙往季时禹身上一甩,季时禹下意识扶住了摇摇欲坠的钟笙。

    他的手不过刚碰到钟笙,杨园就和疯了一样,双眼血红,上来就是一拳要打在季时禹脸上,他头一偏,那一拳打在了季时禹的锁骨上,力道之大,简直要把他骨头都打碎了。

    三个人的动静很快就引来了围观。

    一栋楼的男生和路过的男男女女几乎都停了下来。

    杨园嘴里还在骂骂咧咧:“婊/子,你是不是想着他,老子现在就让你看他看够!看看老子怎么把他打死!”

    说着,他又要上来打季时禹,被钟笙一把抱住。

    钟笙像一只濒死的母兽,跳到杨园身上,像要食人血肉一样,凶狠地咬在杨园肩背之上。

    杨园吃痛,一把甩开钟笙,转头就抓住钟笙的头发,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就是“啪啪啪”几巴掌打在钟笙的脸上。钟笙鼻腔里立刻就见了血。

    嘴里还在骂骂咧咧:“老子娶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