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19章 第十九章
    昨夜刚下了一场雨,园心湖的湖水不像平时那般碧波清澈,微微泛起一丝淡黄色,依旧温柔。风轻轻吹过,带起粼粼波光。

    船离开码头,岸上的人渐行渐远,视线只有这辽阔的湖面,以及对面的年轻男人,这让池怀音略微有些紧张。

    船行至湖心,周围也没什么船只了,季时禹放下船桨,两人开始静静欣赏风景。

    虽然四周碧波荡漾,绿树环绕,但是池怀音心不在此,眼角余光一直暗暗瞥向对面的人。

    手上紧紧攥着裙子,带着一丝汗意,脑中还在回味他抓起她手的那一刻。

    其实她抬起手的时候,是做好了他不会选她的准备,因为另外两个舞蹈专业的姑娘,活泼开朗,人也主动,都比她更吸引男生的注意。

    他站在船上,看了她一眼,没什么表情,突然抓起她的手,两个人其实都有些愣了。

    仿佛那种选择,是一种本能,让她的心跳骤然加快。

    此刻季时禹背靠着船沿,视线落在右前方,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你怎么会来?”季时禹的视线懒散地瞟过来,淡淡看了她一眼。

    池怀音没有回答,只是反问了一句:“那你呢?”

    “我?”季时禹微微扯动嘴角:“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姑娘。”

    话题到这里,戛然而止。

    池怀音也觉得自己胆子太大了一些,但是眼下这种情形,真的很容易让人冲动。

    船行之湖心,除了水里的鱼,周围没有任何活着的动物可以来打扰。

    风缓缓拂面,吹动平静的湖面带起一丝丝波澜。

    仿佛在鼓舞着她,说吧,这么好的机会,不要再等了。

    钟笙结婚了,她不愿意再等出另一个钟笙。

    如果季时禹都是要重新开始,为什么不可以是她?

    仿佛鼓起了毕生的勇气,池怀音攥紧了自己的手心,彻底抛去了从小到大,老师和家长教育的“矜持”,深吸了一口气。

    “你看我合适吗?”

    “池怀音?”

    “你先听我说。”池怀音的脸越涨越红,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知道你喜欢钟笙的时候,我很难过,但是现在钟笙结婚了,我不想再错过了。其实,我今天是为了你来的。”

    “季时禹,我喜欢你。”

    ……

    池怀音半低着头,许久都没有听到季时禹的回应。

    她还想说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能说什么,一张嘴就有种要咬到舌头的感觉。

    池怀音像等待宣判的犯人,等得有些心焦,半晌,才怯生生抬起头。

    “季时禹?”

    只见他似笑非笑,淡淡反问:“谁会泡院长的女儿?疯了吗?”

    仿佛一桶冷水,嗖嗖就从池怀音的头顶骤然泼下,她甚至都不知道能说什么了。

    “按照一般的发展,发生了这事,我们两个是不是应该有一个跳湖?”

    季时禹冷不防一句没头没脑的话,瞬间把两个人之间那种低气压带歪了。

    他见池怀音不说话,轻叹了一口气:“我是男人,我来跳吧。”

    “不!用!”

    ……

    1991年夏天的尾巴,池怀音人生第一次暗恋以告白失败告终,没有想象中那么难熬,每天还是要忙碌地做实验、写报告。

    中秋过后,冬天总是来得很快。

    那一年,森城的冬天遭遇了几十年难遇的寒流,冬天平均16度的森城,进12月开始,温度就跌破了10度。

    “熔盐电解铝新型惰性阳极”的课题实验研究终于基本完成,论文在曹教授的指导之下已经成稿,之后就是等待上刊了。

    和季时禹朝夕相处的日子终于过去,这期间她的表现一切正常,她都忍不住要表扬自己,演得真棒。

    这几个月大家的生活都过得很寻常,赵一洋谈恋爱以后,就对学校的宿舍管理规定很不满。男生进女生宿舍,脚还没跨进门,已经被宿管大妈拦住了;女生进男生宿舍,宿管大爷基本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些女生进男生宿舍推销袜子或者一些地摊货,基本上畅通无阻。

    研二的第一学期过半,学校里很多准毕业生就开始实习了。像总来赵一洋赌摊一个学物理的男生,大四的,四人一间的房,只住了他一个人,他也无聊,就总到赵一洋宿舍来打牌,他女朋友是法律系的,经常到他宿舍里玩。学校里宿舍就那么大,天气热,他们鬼混的时候老开着窗,隔壁和上下楼宿舍的男生都能听见床响。

    每次在赵一洋这边来打牌,基本上都是一群人围攻他一个,以此警示他,“在这个匮乏的时代,你吃肉归吃肉,不要吧唧嘴,太没道德了”!

    有一阵子,赵一洋一度把这个比他小几岁的男生视为灵魂导师,每次他来打牌,他都要拉着人家一通取经。

    对于赵一洋这种目的不纯的行为,大家都很鄙视。

    季时禹忍不住啐骂他:“你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