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18章 第十八章
    池怀音后来才知道,那天中午,学校广播里有通知,下午有消防演习,而他们两个被曹教授叫去开会,错过了。

    两人闹出来的笑话,在工院算是出了名,什么“生死同学情”、“逃命组合”,总之,有一段时间,走到哪里都被人笑话。

    池怀音的名字也因此和季时禹捆绑了一阵,说不上为什么,竟然还有几分命运的感觉。

    池怀音要感谢发生了那么一个插曲,让她彻底认清了自己的内心。

    这么多年,也不是没有男生追过她,只是没有一个能让她的心情这样忽上忽下。见不到他会想,见到了又患得患失。

    人的一生会遇到喜欢自己的,自己喜欢的。池怀音也想如自己心意一次。

    如果钟笙结婚,是上天的给她的机会,她想把握这个机会。

    一转眼,1991年的第一学期就结束了,暑假来临了。

    同年7月,森城证券交易所正式开业。

    8月19日,苏联爆发了著名的“八一九事件”,同日,著名的摇滚乐队Beyond乐队,首次登上香港红磡体育馆,举行了第一次大型演唱会。

    8月21日,拉脱维亚宣布独立;8月25日,白俄罗斯独立

    9月2日,森城大学迎来了新学期的开学……

    那一年,森城开始进入了全民炒股的热潮;新开学,大家关注着苏联的局势,每天吃饭都要聊一聊;广播站开始循环播放Beyond的曲目,很多同学不是南省本地人,也用荒腔走板的方言唱着歌。

    “……

    永定贼有残留地鬼嚎(今天只有残留的驱壳),

    迎击光非岁玉(迎接光辉岁月);

    风雨总剖干既有(风雨中抱紧自由),

    呀僧跟过彷徨地增杂(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

    贼僧好百比没来(自信可改变未来)……”

    熟悉的校园里,同学们来了走,走了来,走在路上,看到那些新入学的新鲜脸孔,还是有些感慨。

    进入研究生阶段的最后一年,有的同学已经开始着急,马上要踏入社会,以后不会再像现在这样,做任何事都很纯粹。当然,也有一些完全不知道着急的,比如男生宿舍208的诸位。

    赵一洋的狐朋狗党又挤满了并不大的寝室,平日里扑克、麻将倒是也打出了一些情分。

    对于赵一洋追了大半年,还没有搞定江甜这件事,大家有不同意见。

    一个戴眼镜的男生说:“我们这些理工科的,专业里女生少,光包分配不包分配女朋友,这有点不科学。”

    另一个男生不赞成这种丧气想法,说道:“照我说,老赵应该提高写作能力,我本科时候和女朋友一天一封信,写了四年,文学造诣提升了很多,感情也很加温。”

    一个知情的男生立刻掀老底:“前女友好吗,写了四年,文学造诣提升那么多,还不是分手了?”

    其中一个家境最好的男生终于看不下去了,拍了拍赵一洋的肩膀:“我说吧,那些虚头巴脑的都别搞了,搞点实在的,真正打动女孩才是真的,像我,当初为了追我女朋友,每周都送她回家,你看,我们异地恋两年多了,也还在一块,她就等我回去娶她。”

    赵一洋嘴角抽了抽,鄙视地说:“你开奥迪100去送,能打不动么?我们能有个自行车接送就不错了。”

    ……

    最后,在大家的一致意见下,决定主动做点什么解决这种困境,一个平日里比较活跃的男生发起了“联谊活动”,他来联系女孩,周末一起出去玩。单身的男生都可以参加,包括赵一洋这种久追不成的。一条路不成,还是应该打通新思路,这是当代大学生的灵活变通。

    这边厢聊得热火朝天,那边的季时禹还躺在床上,背对着大家,也不知道在看什么书。真是佩服他,宿舍里人这么多,吵成这样,他还能看得下去书。

    赵一洋走过去捶了捶季时禹的床铺,脆弱的床板被他几拳捶得嘎吱直响。

    季时禹皱着眉,一脸不耐烦地放下手里的书。

    “喂,季时禹,你好歹参与一下我们的话题好吗?钟笙结婚了,也还有一片大森林,不要表现得对女人没了兴趣一样。”赵一洋往后退了退,欲言又止:“你这样我们都会很害怕,怕你以后会不会喜欢我们……”

    “你想得倒是美。”

    赵一洋这狗嘴真是吐不出象牙,季时禹看了调笑的众人一眼,最后咬牙切齿:“不就是出去玩?我去!”

    ……

    池怀音从实验室回宿舍的时候,江甜正坐在桌边吃零食。

    录音机里播放着音乐节目,整个宿舍里都是很悲伤的歌曲。

    见池怀音回来了,江甜气鼓鼓把她拉了出去。

    两个人站在无人的天台上,蚊子一直嗡嗡嗡围绕着她们,池怀音被咬了好几个包。

    一定是O型血比较吸引蚊子,不然怎么江甜好像一点事都没有,一直闷着一动不动,也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