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12章 第十二章
    在没有手机、电脑的年代,天黑后,大家都会干什么?

    沉下心写日记,算一个吧。

    池怀音一直觉得,日记是一个极好的、与自己对话的方式。每天睡前,她都会伏案写下一天的心情和记录。

    活了二十一年,第一次,她的日记里出现了一个男生的名字。

    因为羞怯,她甚至不敢写他的全名。

    ——JSY。

    她写下这三个字母的时候,内心翻涌着一股又甜又酸的感觉,整个胸腔都被填得满满的。

    这是文人墨客描述的爱情吗?

    一个人的,也算吗?

    那一夜,她是枕着自己的日记睡觉的,那个冒着粉红泡泡的小秘密,她悄然都带进了梦里。

    江甜不是一个细腻的人,还是一贯的大大咧咧,她不知道池怀音和季时禹发生了什么。第二天放学,只是见她的手表又回来了,就随口问了一句:“你不是说这表抵押给民宿老板娘了吗?你去拿回来了?”

    池怀音缩了缩自己的手,点了点头,不愿多说:“嗯。”

    “怎么不叫我陪你去,你现在真的越来越神出鬼没了。”

    “我看你这学期,好像上课比较忙。”

    一声痛苦的叹息响起,“别提了,听说我们教授最近家变,每天都臭着一张脸来学校,我们都被他折磨死了”。说起这个话题,江甜就有吐不完的苦水,她瘫软在池怀音身上:“今天我们去学校外面吃吧,最近真的太苦太苦了,好歹要吃好点。”

    ……

    森大门口也有几家小馆子,江甜最喜欢的是江南吴越特色的这家。离乡背井在外读书,也只有美食能让她解一解思乡之情。

    一人点了一碗黄鱼面,黄鱼提前炸过,外面又酥又软,浸入浓郁的汤底,回味无穷,鲜得眉毛都要掉了。

    江甜吃得大快朵颐,大约是饿了,也顾不上美女形象,不一会儿就吃完了。倒是池怀音,吃饭的样子格外秀气,细嚼慢咽的。

    江甜擦了擦嘴,等着池怀音的功夫随口和她聊着天。

    “话说,你们班那个季时禹,有女朋友吗?”

    听到江甜冷不防提到季时禹,池怀音握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

    “怎么又说起他了。”池怀音努力让声音保持平静,偷偷低下头去,害怕自己露出什么破绽。

    江甜一脸神秘的表情:“你猜我为什么说起他?”

    池怀音心跳不由加速,心想难道她的秘密被发现了?

    江甜对池怀音勾了勾手指,然后在她耳边低声说:“你往后看一看,自然一点,别太刻意啊。”

    池怀音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下意识往后看了一眼。

    这不看还好,一看,眼睛都要钉在身后了。

    “快转过来。”江甜压低声音说:“别被发现了。”

    池怀音不情不愿地转过身来,脑海里却怎么都忘不了刚才看见的一幕。

    季时禹和一个女孩在吃饭,旁边没有别人,只有他和一个女孩。

    虽然他背对着她们,可是那背影,池怀音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那女孩低着头吃着小菜,一头及腰长发披散,额头上的刘海用黑色发夹别在侧面。衣着简单,气质清清淡淡的,从五官轮廓来看,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

    池怀音突然觉得眼前这碗没吃完的面条,变得索然无味。

    耳朵开始越来越红,大脑也开始有点发胀的感觉。

    耳边是江甜聒噪的声音:“这女的哪个学院的?怎么没见过啊?是女朋友吗?如果是的话,上次不会跟我们去情人岛吧?是最近处的吗?”

    池怀音尴尬地扯动着嘴角,努力假装着事不关己的样子。

    任江甜说什么,她只是低着头看着眼前的面条,抓紧了手上的筷子。

    也不知道怎么了,她整个人仿佛掉进深渊,胸口滞闷,好像喘不过气一样。

    季时禹回寝室的时候,时间尚早。赵一洋见他手上打包的食物,瞬间翻了个白眼。

    “每个月拿了生活费就上赶着去上供,也只有你了。”

    季时禹我行我素,把带回来的东西搁在宿舍的桌上,“爱吃不吃。”

    赵一洋对季时禹的事也习以为常了,也懒得多说,大咧咧坐在桌前,一边解袋子,一边说起自己的事:“这周五有舞会,我听说江甜很喜欢跳舞。我邀请她一个人,她肯定不好意思,我把池怀音也叫上了。我准备了一肚子的稿子,想着她要是拒绝我该怎么死缠烂打,结果她一口就答应了,还挺没成就感的。”

    说着,他抄起筷子对季时禹和陆浔说:“你们俩也得去啊,轮流陪池怀音,势必把她给我稳住,为我和江甜制造机会。”

    季时禹对于赵一洋的厚颜无耻已经无话可说了,理都懒得理,直接坐到桌前,打开了还没看完的书。

    相较季时禹的淡定,陆浔就有些紧张了,“又舞会?上次整得有点丢人吧?这次还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