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9章 第九章
    池怀音要感谢此刻有一顶帽子,盖住了她通红的脸庞,以及鼓噪的心跳。

    走在前面的男人,依旧是那副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张狂样子,连走路的样子都不像一个正经人。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越看越顺眼了。

    “喂,池怀音。”

    他在叫她名字之前,总喜欢加一声“喂”。见池怀音一直没跟上,皱着眉回头催促:“走不走了?”

    夕阳温暖的光线镀在他周身,带着一圈暖黄的颜色,身影看上去那么柔和,连不耐烦的样子都比一般人好看。

    像暖风撩动心弦。

    “走。”池怀音按了按自己的帽子,低着头跟了上去。

    岛上建起的各式各样的小别墅,各有特色,让人留恋。花木扶疏,也不知是哪种植物的味道,香气扑鼻,一切都美好得刚刚好。

    季时禹看地图的能力果然比池怀音强,带着池怀音东穿西走,总算离开了那条环线。顺着一个小坡走下去,是画廊一条街,一条寂静的小路,一侧是画廊,另一侧是一排院墙看不到头,古老的榕树,垂着长长的枝,直到墙外,红砖的缝隙里,仿佛都有故事一般。

    “几点了?”季时禹走着走着,回头问道。

    池怀音戴着手表,低头看了一眼,回答:“五点十四。”

    池怀音这才发现,原来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和季时禹在一块儿,好像时间也没有那么难混的样子。

    “现在太阳下得这么早吗?”季时禹有些疑惑,抬头看了一眼已经暗下去的天空:“现在往码头走吧,估计他们也差不多了。”

    “好。”

    ……

    等他们到了码头,码头早已经没有船了。运行了一天的轮渡都入港检修加油去了。

    海风微凉,海鸥停息在栏杆上,时而发出悠长叫声。

    售票窗口已经关闭,挂在墙上的时钟,显示的时间是七点半,而他们的船票,是六点的。

    池怀音再低头看自己的手表,指针竟然还在五点十四。

    她怯生生抬起头看着季时禹:“抱歉,我的手表好像停了。”

    季时禹沉默地看了一下眼前的状况,很难得没有发脾气。他转过身来,问池怀音:“最早也是明天才能走了,你打算今天怎么办?”

    池怀音眨巴着眼睛,有些错愕:“我?不是我们么?难道你打算跟我分开走?”

    这岛上就这么一个离岛的交通方式,难不成他准备游回去?

    季时禹浓密的眉毛此刻紧促成一团,早上他身上的钱都被赵一洋那个重色轻友的搜刮一空。赵一洋为了追江甜,要把钱包准备厚一点,于是只留了块把钱给他吃饭,他当时想着,船票已经买好了,留点钱吃饭也够了,哪里能想到还有错过船票这一种可能?

    这会儿只能指望池怀音了,毕竟院长的千金,手头肯定比较松。于是他难得脾气好,一点都没有对她凶。毕竟他可不想在海岛露宿户外,那会很冷。

    “今晚我们只能住在这里了,住店可能不便宜。”

    听到季时禹这么说,池怀音倒是没有太担忧。

    “这倒没事,我带了钱。”说着,她把手往包里一掏,摸到有些瘪的钱包,不由吸了一口凉气。

    她这才恍然想起,今天买各种小礼物,好像把钱花得差不多了……

    一想到这里,她的表情立刻变得窘迫了。

    她该怎么开口找季时禹借钱?

    “那个……”池怀音不好意思地挥了挥手上的那些礼品盒:“我突然想起来,我今天买了太多东西,好像把钱花光了……”

    为了证明自己没说谎,她赶紧把钱包打开,展示给季时禹看,里面真的只有毛票了。

    季时禹听她这么说,脸上阴霾顿生。

    “你都买了些什么?!”

    池怀音赶紧打开各种礼盒解释道:“都是些手工艺品,纯手工制作的价格肯定要贵些……”

    季时禹黑着脸看向礼盒中的东西,随手捻一个起来:“这哪里是手工制品,分明是批量生产的,你是猪吗池怀音?”

    池怀音拿过来一看,发现做工似乎确实略粗糙了一些:“真的吗……那怎么办,能退吗……”

    “……”季时禹无语地看向她:“我就块把钱,还吃了饭。”

    池怀音这才明白季时禹从刚才开始,耐着性子说了半天的用意,感情他也没钱,指望她呢。

    “那怎么办?”池怀音的脸瞬间愁成苦瓜。

    “我怎么知道?!”

    ……

    两人商量了一番以后,决定在岛上先找个地方休息一晚。他们不仅住店没钱,连第二天买船票回去的钱都没有。合计一番,决定先试着和别人商量商量,毕竟社会还是那么淳朴,好心人那么多。

    岛上的民宿倒是也不少,他们随便走进了一家。

    低矮的民房,全是木头搭建的,四处都种着花草树木,小小的庭院收拾得非常干净,倒也别有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