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光阴童话 > 第8章 第八章
    除了学校活动,池怀音并没有和男生出去玩的经验。

    季时禹说的海边,是森城下辖的一个海滨小岛——情人岛。去那里玩,要先坐两小时的公汽,再转一小时的轮渡。轮渡每天只有固定班次,票需要提前买,当天去基本上是买不到的。

    因为名字和自然风光,很多人去那里游玩,尤其是年轻的情侣和新婚的夫妻。

    虽然是森城人,池怀音从来没去那里玩过,这次季时禹约这地方,她心里其实也觉得有些奇怪。

    因为路程太长,早上五点四十就要出发,赶第一班公车。

    江甜一贯爱漂亮,去旅行自然打扮一番,加上本来就长得漂亮,随便穿什么都很亮眼。

    池怀音也起得很早,开着衣柜的门,想了许久,最后拿出了妈妈给她新买的衬衫,棉纺质地,袖子上有木耳边,质感好又带着几分清纯,搭配了一条红色长裙,长及脚踝,看上去大方得体,也不会过于妖艳。

    江甜见池怀音这一身打扮,眼前一亮,立刻很热心给池怀音找饰品,选来选去,最后给池怀音配上了一顶防晒的草帽。

    “池怀音,我发现,你打扮打扮,还是蛮好看的呀。”她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突然意味深长盯着池怀音:“咦,可疑了啊,怎么和季时禹他们出去玩,你就这么认真打扮?你这是看上季时禹还是他那个室友了?”

    听到江甜这么揣测,池怀音的脸瞬间就热了,有些羞恼。

    “怎么可能啊!就是随便穿穿,那我去换掉。”

    “哎呀,开玩笑的,看把你急的。”江甜笑嘻嘻地阻止她:“就这么穿,多好看呀。”

    ……

    早上五点多,天还没透亮。

    车站里只有零星几个早起上班的人,没有风,没有人喧马嘶,一切都那么静好。

    昨天夜里下了场小雨,给花草树木洒上了明亮的颜色,让一切都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鸡鸣鸟叫,路边的店铺一间间开了起来,惺忪睡眼的人们开始支起五颜六色的棚子,路边渐渐有了各式油光光的桌子凳子,洗洗刷刷又是一天开始了……

    池怀音和江甜到的时候,季时禹和赵一洋已经等候一会儿了。

    一见她们到来,原本大大咧咧插着腰的赵一洋,立刻换了个很规矩的站姿,笑得很谄媚:“你们到了。”

    江甜不太看得上赵一洋那个小痞子,敷衍地“嗯”了一声。

    相比赵一洋的热情,一旁的季时禹就显得有些置身事外了。

    他双手插兜,也不知道在看哪里,眉头微微蹙着,似乎有些不耐烦。

    四个人还没怎么说上话,头班车就来了。

    时间太早了,车上几乎没什么人。江甜坐下以后,赵一洋立刻厚脸皮坐到了江甜身边,嬉皮笑脸道:“两个大男人坐在一起,有什么好聊的。分开坐才有新话题。”

    “不要!我要跟怀音一起!”江甜说着要推开赵一洋,但赵一洋就像被钉在凳子上一样,怎么推都岿然不动。

    池怀音见眼前的情景,笑了笑,对江甜摆摆手:“没事没事,我坐你们后面。”

    说着,钻进了江甜后面一排的靠窗位置。

    最后一个上车的季时禹直挺挺地站着,居高临下看了一下眼前的状况,皱了皱眉。

    赵一洋推了他一把:“坐啊,站着干嘛?”

    季时禹意味深长看了池怀音一眼,不高不低的声音,十分揶揄地说道:“我可不敢挨着她坐,她老以为我接近她,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池怀音:“……”

    虽然季时禹有些不悦,还是被赵一洋按倒了。

    赵一洋从背包里拿了副扑克牌出来,两个小时的车程,四个人便开始打牌混时间。

    因为有四个人,赵一洋就介绍一种新玩法,二人组队打对家,哪一队牌都跑完就算赢。

    赵一洋的书包搁在后一排当椅子,他和江甜都从椅子缝隙里往后出牌。

    环境“艰苦”,但大家还是玩得很开心。

    赵一洋一直斜眼看江甜的牌,江甜忍不住恼了,啐他道:“你要不要脸啊!一直窥我牌!”

    赵一洋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也顾不得斯文伪装了。

    “老子和你是一队的!”

    “那更不能作弊啊!”江甜嫌弃地蹬了赵一洋一眼。

    赵一洋无语地吸了一口气,忍不住抱怨:“笨死了,一直给你放牌,你就是不懂,顺子要那么长干嘛,你以为扎辫子啊?该拆要拆啊!”

    “我要自己打!”江甜也有些不服气:“不要你管我!”

    江甜是文科生,数理化比较一般,打牌又没心眼,赵一洋身为队友,着急也正常。毕竟在场的三只工科生,都是算牌高手。

    池怀音看了看打下来的牌,大概算了一下还没打下来的大牌,准备先把季时禹放走,打了一对三下去。

    她微微抬眸看了季时禹一眼。

    季时禹手指修长,看了一眼池怀音打下去的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