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五百三十八章 严淮再临
    ?短短时间,便是天翻地覆。

    随着在灵武大陆的各个角落,隐世老怪物们的纷纷现身反击,沧离大陆之人气焰消减,出现在各地的各种暗杀与抓人的行动,终于暂时止住。

    见状,低沉了许久的灵武大陆修者们,振奋精神,开始反击。

    刹那间,剧情反转。

    自降临便一副“天下我最强”架势的欧阳山等人,终于首尝败果,甚至被杀出了老窝。

    昔日陆峥潜伏过十数日的那座敌人的大本营,在顷刻间,被灵武大陆的众多修者夷为平地。

    而当欧阳山等沧离大陆之人自高高在上的神坛被拉下凡尘,猛然醒悟,觉得对方也不是那么可怕的灵武大陆的修者们,反击得更加猛烈了。

    可还不等众人太高兴,沧离大陆的大部队却终于齐齐降临了,而有了这一伙人的加入,刚刚反转不久的局面,再次变化。

    在这一伙人之中,有一张灵武大陆之人熟悉的面孔,严淮。

    当初严淮离开灵武大陆之时,走得狼狈,被闵云与白日梦联手,断了一臂。

    叫人意外的是,严淮再临,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找闵云和白日梦报仇,反而是派人向闵云二人各自送去了一份礼物,一面精致玉牌,上书“免死”,下坠一“严”字。

    这玉牌看着扯淡,却是大有来头,乃是沧离大陆八大家族之一的严家的著名产物,免死玉牌,持有者,可持该玉牌免死一次,也可持玉牌向严家求救,严家必定救人一命。而在沧离大陆,人人皆知,持严家免死玉牌者,要么是严家精英,要么便是严家走狗。

    “走狗”二字虽难听,但古来有句名言“识时务者为俊杰”,走狗有走狗的好处,至少性命无虞,且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如此,严淮觉得送出去的免死玉牌是给了闵云和白日梦二人极大的面子,二人在知晓了免死玉牌的好处之时,应当感恩戴德,痛哭流涕才是。却不想,无论是素有城府的闵云还是深不可测的白日梦,都在收到免死玉牌并被送礼物的使者告知玉牌来历之后,毫不犹豫地将这所谓的免死玉牌砸得粉碎。

    严淮气得脸色铁青,认为闵云二人脑子有病,他却不知,有的人纵使再怎么识时务却也是有底线的,譬如走狗,那便是哪怕粉身碎骨也当不得的。

    “既然这两人不识抬举,那便等死吧。”

    甩下狠话,严淮转身与欧阳山等人汇合。

    欧阳山等人作为沧离大陆二次降临灵武大陆的先遣小队,人数并不多,纵使修为再高,但双拳难敌四手,而最近灵武大陆的修者们个个像是打了强力鸡血一般,不要命地反击,一时,弄得欧阳山等人很狼狈,更死伤了一半的人数。

    当严淮到来的时候,欧阳山等人神色略显疲惫,又因居无定所且被邀战次数太多,个个气息稍乱,身有血迹,看起来十分狼狈。

    严淮的眼底深处掠过嘲讽,面上却是客气地与欧阳山打机锋。

    左边,严淮与欧阳山双双假笑,“嘘寒问暖”。右边,云煞和风冥这一对老冤家,正在进行每日例行一吵。

    风冥拍了拍自己略有褶皱的衣袍,满脸嫌弃与讽刺,抱怨道:“这些人是集体吃错了药么,竟都不要命了,看着我,竟也敢扑上来?送死就算了,竟弄脏我的衣服。”

    风冥说这话,不过是自言自语地抱怨,偏偏云煞却要接话,一开口,便不是好话。

    “呵。你若怕了,向对手跪地求饶便是。放心,我是不会太过取笑你的。”

    “云煞,你是想找死吧?既然如此,那我成全你!”

    眼看云煞与风冥二人话说不到三句,又要大打出手,一直用眼角关注着这两人动静的欧阳山,心累地抚了抚略微染白的鬓发,然后,按照往日习惯,上前出言劝阻。

    大厅之中的其余人对这一幕见怪不怪,严淮等第二批赶至灵武大陆的人,神色却各不相同,很多人的表情都是一副想象幻灭的模样。

    在沧离大陆,八大家族地位崇高,而八大家族之人但凡是有点名气的,总容易被世俗修者神化,就算不过多的美化,但在其他人的眼中,八大家族之人,要么便如欧阳山,老谋深算,稳如泰山,气度斐然,要么便如严淮,阴邪狡诈,吃人不吐骨头。

    在众人的印象中,八大家族之人,总归该是与众不同而高高在上的,绝对不该像是云煞和风冥两人这般,见面就掐,看起来毫无城府一般。饶是如此,众人却依旧不敢小瞧云煞二人当中的任何一个。

    严淮撇了撇嘴,上前一步,嘴角挂笑道:“云兄与风兄还是一如以往,见面就掐,精神不错啊。”

    风冥冷笑一声,道:“谁跟你是兄弟了?何况这天下,姓云的和姓风的,多了去了,你这样称呼,是在称呼谁?”

    云煞同样不给严淮面子,直言道:“怎么,姓严的你想要打架?那好啊,你动手啊。”

    若是换一个人,估计这会儿不是被气得倒仰,便是暴跳而起动手了,严淮的涵养看起来却很不错,面上笑容不减,只是笑容并未到达眼底,只道:“两位勿要太冲动,当下,灵武大陆之人开始大范围地反击,你我若想好好完成任务,须得精诚合作才是。”

    一直充当和事老角色的欧阳山,“呵呵”一笑,仗着自己的年纪摆在那里,开口唤道:“三位贤侄太过将灵武大陆这些臭虫放在眼中了,先前我等失利,不过是太大意,且对方人数众多罢了,此番,严贤侄带人赶来,正是我等反击的时刻。”

    被称呼为“贤侄”的三人,心头俱是一声冷笑,面上神色不同,但都点了点头。

    作为更高级位面的人,那点骄傲的自尊,并不允许他们被更低级位面的修者反败为胜。

    这时,众多灵武大陆的修者们,还不知道,一场猛烈的狂风暴雨正在酝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