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五百三十三章 执着的蓝不悔
    ?黑翼恢复之后,陆峥一行并没有继续在外就待,不日便动身往万派之中的暂居之处赶。

    而因为欧阳山等人不知何时便会冒出来的缘故,傻爹陆峥总算清醒了不少,并没有继续坚持亲手缝制小孩儿的衣衫鞋帽。

    “舍得回来了?”

    陆峥刚至逆苍派占据的山头的峰顶,还没来得及与众人分开,便突然听到自个儿的背后传来一声阴森森的问话。

    陆峥全身微抖,转身间,陆清灼等人早就做鸟兽散跑远了,唯余一人红衣如血。

    出现在陆峥身后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蓝不悔。

    蓝不悔一时兴起欲做陆峥孩儿的师父,且越想越觉可行,便一时兴起来到陆峥居处找陆峥,可惜陆峥当时恰恰带着人离开,一时错过。

    蓝不悔却挺执着,陆峥走了她却不走,竟在山顶一直等待,一等便是月余,直等到陆峥等人归来。

    久等的人终于归来,蓝不悔自然不会轻易将人放走。

    见陆峥竟然趁着自己不注意之时弯腰想溜,蓝不悔怒极反笑,一把将人捉住,露出一个阴森森的笑意,弯唇道:“你跑什么呢?我又不会吃了你。我找你,可是有正事要说。”

    陆峥只得干笑,陪小心。

    “不知不悔是有什么吩咐?”

    蓝不悔掀了掀纤长的眉毛,似笑非笑道:“无论我吩咐什么,你都照做么?”

    迎上蓝不悔那阴测测的眼神,陆峥拿敢说不?

    当即,陆峥连连点头如小鸡啄米一般,连声道:“是是是,有什么吩咐,您请说。”

    蓝不悔终于好心情地轻笑了一声,并伸手将陆峥有点褶皱的衣领给仔细捋平了。

    陆峥受宠若惊,蓝不悔如此反常,他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便听到蓝不悔一字一句缓缓道:“我要你与独孤蚁裳的孩儿做我的徒儿。”

    蓝不悔的话犹如一道九天惊雷,劈得陆峥外焦里嫩,久久反应不过来。

    蓝不悔要收他和蚁裳的孩儿做徒弟?

    那画面太魔性,陆峥简直不敢想。

    “怎么,你这什么表情,你不愿意么?”

    “自然不愿意!”

    当然,这话,陆峥只敢在心里吼,实际上,他说的是:“我那孩儿是儿是女,是愚钝是聪慧,尚且未知,您可千万不要冲动,待他长大了,再说吧。”

    陆峥自然不愿意蓝不悔做自己孩儿的师父,不是他不信任蓝不悔,他是非常不信任还么!依着蓝不悔的个性与能为,自她手底下教出来的徒弟,男的是魔头,女的是魔王。有个乖女儿的陆爹爹峥,自然希望他与独孤蚁裳的孩儿也是一个乖宝宝。

    天生为魔不是乖宝宝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后天被教坏啊!

    这个时候,陆峥甚至怀疑,蓝不悔当初之所以那般积极地送他罐中水,便是打着想要收徒的主意。

    而蓝不悔一旦下定决心的事,除非她死,否则她说什么都不会改变主意。至于陆峥找的那些托词,蓝不悔自然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陆峥欲哭无泪,就差没有明言求放过了。

    蓝不悔拍了拍陆峥的肩膀,仿佛根本没有看懂陆峥的拒绝一般,兀自微笑道:“我已经决定了,便是来通知你一声,告辞。”

    说罢,蓝不悔闪身离开,转瞬便消失了影踪。

    陆峥抹了一把脸,抬眼望天,觉得今天的天幕格外的低沉。

    灵魔自不远处的地底冒出一个脑袋,建议道:“不如将这魔女直接杀掉吧?不知为何,本大爷一见到她,便有一些发怵,故而此女一定是个祸害,所以,我们还是动手杀了她吧。”

    陆峥嘴角抽了抽,果断抬起脚,一脚将自地底冒出来的受气包重新踩进了地面之下。

    自从蓝不悔向陆峥表明了她的愿望,陆峥吃饭吃不好,睡也睡不好,他甚至因为太过担忧,特地召唤出百尾,并让百尾带话给远在峥嵘峰的独孤蚁裳,告诉对方:“孩儿还小,尚不到拜师修炼的时候。”

    独孤蚁裳收到传讯的时候,以为陆峥太过迫不及待,想当爹想傻了,明明孩儿还未出世,哪来的拜师修炼?

    独孤蚁裳倒是因为陆峥的“迫不及待”高兴了好一阵,他却不知道远在数万座山峦那一头的陆峥,急得差点白了头发。

    与着急得想撞墙的陆峥完全相反的是,蓝不悔因为即将做师父,整个人都不一样了,都快化身练功狂了,每日不是修炼便是翻阅典籍,这期间再没有出去找事或祸害谁。她如此反常,差点叫蓝老邪以为自己的女儿被谁夺舍了。

    说来蓝不悔也是真执着,翌日她居然遣小墨蝶传来一言:“既是我徒与我徒他娘,我自会替你照顾。”

    然后,蓝不悔竟然单枪匹马闯关去了。

    陆峥吓了一跳,自小墨蝶的传言中,他轻易便明白蓝不悔说那话的意思,便是要替陆峥回到峥嵘峰照顾独孤蚁裳以及独孤蚁裳腹中尚未出世的孩儿。

    但是明白归明白,陆峥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