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五百二十七章 脱险
    ?若是以往,听了欧阳山这话,估计黑翼的嘴巴都会咧到耳后根去了,这时,他却很端得住霸气外漏且目空一切的架子,闻言只是阴阴的冷笑。

    见状,欧阳山也不再自讨没趣,似认真征求意见一般,转身询问一行人当中脸色算是比较正常的云煞和风冥。

    “不知两位贤侄今日想作甚?”

    欧阳山这话问得暗示意味十足。

    能闯到今天的地位,欧阳山自然不会是头脑简单的蠢货,他对黑翼此刻表现出来的深不可测的实力着实忌惮,可又忍不住怀疑对方是在故弄玄虚,如此,若是轻易放过黑翼与陆峥等人便太过可惜了一点。

    而自从见到黑翼这个老熟人之后,欧阳山便时刻想要弄死对方,但他又不想自己动手,就怕得不偿失。

    怪只怪黑翼曾经带给欧阳山的阴影太深刻,叫他至今回想起来也不由自主心生恐惧,如此,就算心有怀疑,欧阳山却也不敢轻易动手。

    这时,背对着陆峥等人的欧阳山,却是收了脸上的和善笑容,眼睛微眨,示意云煞和风冥拿个主意,当然,依照他的意思,他是想要激两人动手试探黑翼修为深浅的,再不济,他们三人联手也行。

    可惜,无论是云煞还是风冥,都跟个睁眼瞎一般,竟似完全没有接收到欧阳山的暗示一般,一个撇嘴看自己的脚背,一个认真摇着扇子。

    欧阳山眉眼间终于升起一股戾气,却到底忍了脾气,直接朝云煞和欧阳山传音道:“九头鸟妖王的传说已经腐朽,而他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多半是在虚张声势,不如你我一块儿动手试他一试?”

    照欧阳山看来,云煞素来冲动又鲁莽,而风冥素来高傲又不可一世,两人被黑翼当场下了面子,应当很想立刻反击才对。

    只可惜,欧阳山还是太天真了,他以为的云煞和风冥,冲动和高傲不过是他们的表象,他们又不是傻的,怎么可能依着欧阳山的意思被他算计?

    云煞摇头道:“我今日可不想来打架,我是来修身养性的。”

    风冥鄙视地看了高大的云煞一眼,也道:“我也不想打,要打你们打。”

    说着,风冥便越过众人,率先走近了破旧茶棚中。

    欧阳山差点绷不住自己的一张老脸,而黑翼适时地说了一句:“欧阳老小子,怎么你想打一场?本王也不是不可以奉陪,来吧。”

    欧阳山抹了一把脸,恢复正常的表情,转身笑道:“妖王您误会了,咱们今日都是来喝茶的不是么?那便只喝茶不谈其他吧。”

    说着,欧阳山朝身后一挥手,带着人也往茶棚内走去。

    黑翼冷哼了一声,转身对陆峥等人道:“本王观此处空气污浊,着实不适合喝茶,不如另寻他处吧。”

    黑翼说的是问句,用的却是陈述的语气,显然,他是在借故离开。

    陆峥当即点头,不紧不慢道:“也好,前方应当有城镇,我们便先前往那里落脚吧。”

    欧阳山听着身后的对话,拳头握紧了又松,几番犹豫,最终还是没有动手。

    这时,风冥已经将茶棚老板弄醒,并问对方:“倒茶会吗?”

    那茶棚小老板已经哆嗦成了傻子,就连站立都成问题,此时只晓得猛烈磕头,嘴喊“饶命”。

    风冥不为所动,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悠悠地自问自答道:“不会?那杀了你。”

    然后,风冥手中折扇一出,袭向无辜茶棚老板的颈项,看样子,还真想将对方一扇子杀了。

    就在这时,旁边突然探出来一只强壮的手臂,一把抓住了风冥弹出的折扇,并抬起手肘一手肘将快要吓晕过去的茶棚老板一肘子撞飞了。

    那茶棚老板身若流星,“咻”的一声,眨眼便飞出去了,然后,再也看不到身影,也不知是被突然插手的云煞撞到哪里去了。

    云煞将手中的折扇扔回风冥的面前,鄙视道:“喝个茶都要杀人,我看你真是扫兴。”

    风冥阴测测瞪向云煞,一下子把云煞扔到自己面前的折扇一把撕碎了,而在他的身后,一名美艳的劲装女子立刻恭敬地以双手捧上一柄新的折扇。

    云煞不以为意,反而一乐,兀自坐在风冥的对面,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茶棚外,陆峥等人已经离开。

    欧阳山嘴角挂着的和善笑容依旧,一双眼睛却十分阴鹜,盯着陆峥等人先前站立的位置不放。

    他还是觉得黑翼方才是在虚张声势,只可惜,试探的机会已经错过。

    云煞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心中冷笑,对欧阳山更加看不上眼了。

    既然知晓自己会后悔,那么为什么不一早便动手,难道只是因为畏惧身亡?这可真是可笑又没有气魄,实在是丢够欧阳家的脸。

    与云煞同样,风冥也十分看不起表面上很会做人修为又高出常人一大截的欧阳山。

    欧阳山是个从底层小人物一步步爬到现在位置的类型,本来以他草根翻身的经历很能叫人产生钦佩之情,但无奈,这人骨子里的胆小和怯弱却是怎么也戒不掉,如此,终是难成大事。

    同样是自家族旁支爬到现在位置的云煞和风冥,自然瞧不上欧阳山,只觉对方着实有形无骨,徒有其表。

    丝毫不知云煞与风冥两人心中是如何看待自己的欧阳山,皱眉呢喃道:“便该与九头鸟妖王打一场,此番也许便是杀了他的最好时机,错过了这一回,也不知要杀了他得等到什么时候了。”

    欧阳山许是心中的执念太深,一时没忍住,他便将内心的纠结嘀咕了出来,一说出口,欧阳山方才意识到,当即差点脸红。

    唯一与欧阳山同坐一桌的云煞和风冥,装作没有看到欧阳山脸上的尴尬表情。

    云煞道:“山老何必心急?若那九头鸟妖王果真徒有虚名,下次遇着你再扑上去杀了他也不迟。”

    风冥却道:“谈这些没用的作甚,难道我们不是来喝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