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五百二十四章 缘分深厚
    ?听到陆峥的话,神秘人当即一阵激动,全身一抖一抖的,双手一下子按住陆峥的肩膀,用力之大,差点将陆峥的肩膀给按碎了。

    神秘人急切追问:“那老……云老家主可还活着?”

    若不是神秘人突然伸手之时完全没有杀气,又是一副难以自已的激动傻样,陆峥非得在这人伸手之时一剑削过去不可。

    “自然活着。”

    陆峥看了眼眶里瞬间流出两行热泪的神秘人一眼,道:“若你想找家师叙旧,我可为你指路。”

    陆峥的打算是,不管这人是敌是友,到了师父云中怪的面前,必定再难隐藏,彼时,他若包藏祸心,那杀掉必是。当然,为了以防万一,陆峥会全程陪同与监视,免得这人暗中叫人一起围攻师父云中怪。

    神秘人下意识便点头,转瞬又摇头,叹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也不知那欧阳山是在打什么主意,希望你最近不要单独行动,更不要轻易离开灵武大陆万派的范围,否则,会有危险。”

    说罢,这人也不停留,竟是化光而去,当真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陆峥坐在原地没有动,手指摩挲着温热的茶杯边缘,正在思索。

    受气包自暗处走出,偏头问道:“主人,要我去跟踪他吗?”

    “暂且不用。”

    陆峥沉思片刻,摇头道:“或许这人还真是来交朋友的。”

    纵使来人语带保留,但习有心魔诀且看人很准的陆峥,直觉这人并没有说谎,说不得他还真是一个因为早年被师父云中怪搭救过所以心怀感恩一直想要回报之人。

    只是,依照师父云中怪的孤僻性子,竟然愿意救人,也算是奇事一桩了。

    陆峥想了想,还是将今日发生的事情以飞鹤传书的方式传给了师父云中怪。

    三日后,云中怪的传书送至,信中讲了两件事,一是叫陆峥放心,他必定会好好照顾独孤蚁裳母子,二是陆峥信中所言的那个蒙面神秘人的身份他也不知道。

    云中怪的原话是:“为师从来不主动救人,若这人真是为师所救,应当是上辈子烧了高香,这辈子得了天道所佑。而能得天道所佑之人,本性应当不算太坏。”

    陆峥看完之后,差点无语了。

    他素来知道自家师父狂,却没想到竟然狂到这个份上,不过看了师父的回信,他心中也大概有底了。

    既是在他师父早年风光之时被搭救,这人该是十分清楚当初他师父的风光地位的,如此,这人却没有在其师父最风光无限的时候上杆子攀扯结交,而在其师父落难一无所有甚至生死不明之时,却能一心报恩还流下几滴热泪,如此可见,也算是个重情重义的,那便交个朋友好了。

    这边厢,陆峥多番考量终于算是认下了这位古怪的蒙面朋友,那边厢,那位蒙面的仁兄,却是激动难抑,隔三差五便悄悄送东西到陆峥所在的山头。

    蒙面人这讨好的举动,差点叫陆峥起了鸡皮疙瘩,好在每一份礼物打开之后,上边都有书写这样几个字:“敬献老先生。”

    显然,蒙面人想要送礼讨好的对象,其实是陆峥的师父云中怪。

    经过了当初蓝不悔隔三差五送礼物的坑爹事件之后,陆峥的神经有些脆弱,就怕那躲在宽厚袍子里的高大蒙面人其实是个女子,那么,估计事情暴露的时候,他非得被自家最擅长找自己不是的小舅子逮住机会咬死不放。

    蒙面朋友的礼物不减,他的人却再没有现身,若不是隔三差五送来的礼物以及一成不变的流言,陆峥非得以为自己当初是做了一个梦不可。

    他居然跟一个来自沧离大陆的入侵者做了朋友。

    细想下来,他与沧离大陆的缘分还真是不浅,师父是土生土长的沧离大陆八大家族之一的云家前任家主,老丈人是沧离大陆曾经风光无限的大妖,而自己的属下兼闺女的追求者是沧离大陆的九头鸟妖王。

    且更叫人觉得神奇的是,这缘分居然还不是孽缘。

    缘分深厚若此,哪一天若是自己真的被一道天雷劈到了沧离大陆,陆峥也信。

    而在被天雷劈到沧离大陆之前,陆峥居然随随便便出了趟们,就遇到了沧离大陆之人。

    事情的起因,是陆峥这个傻爹也不知在哪里听说,民间的小孩出生之前,须得做母亲的亲手缝制衣衫鞋帽。

    独孤蚁裳自然不是亲手缝制小孩儿衣衫鞋帽的类型,想了想,陆峥便决定打破常规,由自己这个当爹的亲手缝制。

    陆峥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恰逢蓝不悔上山找陆峥,当她听到陆峥这一想法的时候,掉头就走,也不知是被刺激到哪根神经了,不知为何跟在蓝不悔身后的莫子风,冲陆峥竖起大拇指,道了一声恭喜,转身追着蓝不悔跑掉了。

    山脚下,蓝不悔猛地转身,一把抓住莫子风的衣领,阴测测笑道:“独孤蚁裳还真是好运,有夫如此……不过,他们的孩子,无论是儿是女,我都要收来当徒弟。”

    莫子风吓得后退了半步,心中默哀,也不知是为陆峥和独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