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五百零七章 送机缘
    当水浪围绕周身之时,吴当只觉数十钟响蓦地敲击耳侧,轰然巨响笼罩全身,甚至由外至内层层冲击,旋即他便觉得自己的灵魂如被上了一道沉重的枷锁,短瞬间动弹不得。

    一旁的陆峥呵呵一笑,旋即,竟是自个儿一跃身,跳至了浪潮之中,而他在那浪潮中,竟是挥洒自如,如履平地。

    陆峥一伸手,隔空一吸,便将吴当拉得也往浪潮中跨了一步。

    旋即,吴当便似双脚陷入深海,越陷越深,波涛隐有覆顶之感,叫人呼吸困难,浑身沉重,挣扎亦是枉然。

    吴当作为三星武尊,自然不是如此轻易便能被彻底击败的,然而,在陆峥制造出的深海领域中,陆峥身形毫不受阻,出手更是凌厉狠辣,不消片刻,便打得吴当招架不住。

    一转眼,吴当负伤无数,血染红了波涛,而吴当渐渐感到头昏失力,如此下去,光是用水淹的,都能把吴当淹死。

    陆峥并不是来杀人的,见状,便也没有继续步步紧逼,反而退至一旁,抱臂闲观。

    吴当恨得牙痒痒,却是无可奈何,只得努力求生存。

    倘若只是普通的海浪波涛,当然不至于叫吴当如此狼狈可怜,实在是陆峥手段颇丰,头脑又高明。在这看似寻常的波涛深海中,不下万道符咒融入其中,各种以束缚和压制为主的符咒临身,吴当能随意挣脱那就奇了怪了。

    还不等吴当奋力冲出水面,却又见山川地貌恢复,而下一秒,沙石崩摧,齐朝他当面砸来。

    起初吴当以为自己所见所经历俱是幻术,但当巨石砸身,血肉飞溅,又全身**之感久久没有消失,他方才意识到,如此神通,俱是陆峥真实的能为,而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幻术。

    而能做到这一切的陆峥,哪里是一个单单三星武尊便能概况!

    变化莫测的身形,搭配层出不穷的神通手段,有别于武修的直来直往,陆峥的身形与手段更显飘忽和难测。

    而吴当这时亦终于想起,陆峥最初名扬江湖,便是因为其天赋殊异,灵武双修。而他败在陆峥的手上,根本不亏。

    自知不亏,但那并不代表吴当便能接受自己落败的事实。更何况,他先前佯装脱力无法反抗,等的便是趁陆峥大意之时一举击杀。击杀不成,只会叫吴当更加不甘。

    然而,纵使吴当再多不甘,这会儿要反抗已是晚了。

    陆峥以为,斗到这个程度,吴当已没了反败为胜之机,那么这场挑战便算是结束了。

    该动手时,陆峥总是雷厉风行,不给对手半点反抗之极。

    吴当刚要再动手,却突然发现耳鸣眼花,五感渐失,紧跟着,他的身体半点都动弹不得了。

    而在其他人的眼中,吴当再次中邪了一般,兀自沉浸在自我的世界中,一下子就魔怔了。

    事实上,就在前一秒,陆峥一手不动如山安静地按住吴当的肩膀,另一手则堪比雷霆迅猛按住吴当条件反射欲抬起的执剑的手腕。

    陆峥附在吴当的耳畔,对着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的吴当摇头失笑,幽幽道:“都说了不用送,吴掌门居然还是如此客气。难不成你是惦记着我方才说要送你的礼物?好吧,这便是我送你的礼物,你且收好。”

    说着,陆峥抬手一挥,顿时,万千光芒在吴当眼前一闪而过,旋即,五感渐渐回归的吴当便觉得重心一瞬偏离,再定睛,自己已经被倒吊在半空之中,而在其周身,数不清的发光细线将他紧紧缠裹,而细线的另一头则是伸向虚空,遥遥望不到尽头。

    吴当死命挣扎,却发现那细线越缠越紧,无论是他狂暴修为还是使用秘法,通通挣脱不得,而最要命的是,他根本分不清此时此刻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到底是真实还是幻术。

    “陆峥!该死的,你做了什么?快放我下来!该死!”

    吴当大骂不止,却是无济于事,而在他的周围,看着像是疯狗一样被倒吊在高空的当归派弟子们,则是神色不一,有的羞于见人,有的胆颤颤抖,有的则愤恨难当想要冲上来。

    陆峥衣袖一扫,顿时便将想要冲上来抢救吴当的数人一下子扇飞了,旋即,这些人便步上了吴当的后尘,顷刻也被倒吊在了高空之中。

    堂堂一个大门大派,底蕴不说多深厚,几个像样的高手还是有的,只可惜,吴当自负,前来凡人界之时,亲自带队,却除了他本人之外,再没有其他高手同行,如此,遇上陆峥这种杀上门找事的,也是活该他倒霉了。

    “吴掌门,这便是我送你的礼物了,送你一览众山小,俯瞰众生,入定体验,提高自身的休养与修为,这也算是赠你一场机缘了。”

    虚空中幽幽飘来陆峥含笑的话,而吴当举目再望,却是再也见不到陆峥的身影,入目所见,此刻他本人已被无数细线缠着,悬至高空,还真如陆峥所言,一望,众生如蚂蚁,小到不行,众山亦是比西瓜大不了多少,可他丝毫不觉得这是一场修心体验的机缘。

    “陆峥!我要杀了你!啊!”

    “呵呵,我这边,拉仇恨可是专业的。”陆峥摇头失笑,根本头也不回,他是真心觉得自己算是送了吴当一场机缘,像是吴当这般“天真烂漫”的类型,在修者江湖之中宛如未开蒙的稚子,迟早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如此,他在这儿将人打醒,岂不是没事一桩?

    越想越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陆峥兀自点了点头,越发觉得蓝不悔提议横扫山峰势力的提议是个好提议。

    “吴掌门便请好自为之吧,不谢。”

    说完这句话,陆峥再不停留,眨眼,他的身影便消失在虚空中,仿佛他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而直到这时,那些个站在地面上的其余诸人方才渐渐回过神来,一个个举目四顾,眼现迷茫,且记忆恍惚,都有些不知今夕是何年。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