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四百九十九章 算我一个
    饶是武力值与精神力强悍如陆峥四人,亦在连续七夜的发力狂奔下,有些脱力。·偏偏四人在探访每一座山头的时候都需要小心藏匿身影,身上挂着的各种宝贝在遮掩住自己本身气息的同时,也限制了四人的修为。如此,陆峥四人相当于一个普通的凡人在一天之内,狂奔七座大山,如此,当然累得不行。

    靠着一座偏僻的山峰,陆峥几个微微喘气,气息微乱。对于陆峥等人来说,这样的体验还真是新奇。

    陆峥四人,包括身为女子的蓝不悔在内,均不是讲究的类型,当即,纷纷脱力倒地,摊大饼一样摊在地上,都没打算起来。

    就在这时,已经跟了陆峥等人七天七夜的神秘人,终于缓步显出身形。

    听闻脚步声,陆峥四人一惊,或迅速翻身而起拔出武器,或眼睛一眨暗自戒备。

    “小舅子!”

    出现的人不是别人,却是陆峥的小舅子独孤离情。

    陆峥因为太惊讶,一时将自个儿私底下对独孤离情的称呼喊了出来。

    独孤离情瞪了陆峥一眼,“呵”的一声冷笑,虽依旧面无表情,一双眼神却是十分蔑视。

    独孤离情蔑视地扫视了陆峥四人一圈,拉够了仇恨,这才懒懒地施舍一般开口道:“好好的皇阶和尊阶强者,正事不干,居然跑去偷窥上万座山,还整得如此狼狈,真是可笑,呵呵。”

    陆峥早就了解了独孤离情这看谁都不顺眼看谁都弱智的个性,可是蓝不悔三人可不了解。??·COM

    蓝不悔、莫子风与秋迟,俱是当代风云人物,也都不是宽容良善之辈,被独孤离情一个半大的小鬼冷嘲热讽,他们三人哪里受得了。

    “我看你是找死吧!”

    当即,蓝不悔等三人便要扑上去将大言不惭的独孤离情大卸八款。

    “大家不要冲动,都是自己人!”

    陆峥赶忙跳起来,将差点便杀做一团的四个人分隔开。

    “谁和他是自己人了?”

    虽然独孤离情与蓝不悔等四人脸上明明白白带着同一句反驳,但好歹看在陆峥的面子上,四人最终没有发展成惊天血战。

    陆峥拼着老命,方才阻止了一场旷世血战,独孤离情却还不领情。摆明了,陆峥四人并不怎么欢迎他的到来,可这一次独孤离情就跟吃错了药一般,一向冷艳高贵地根本不屑搭理其他人的独孤离情,居然铁了心地待在陆峥四人身边,说什么也不离开。

    以蓝不悔的计划,第八天也就是当天晚上是要做大事的,在此之前,能不闹出太大的动静当然最好。

    独孤离情吃错了药不肯离开,蓝不悔几人又偏偏不能将之打出去,当即,双方真是谁看谁的都不顺眼。

    四人短时间内,可能不会打起来,可时间一长,陆峥有点担心,太过拉仇恨的小舅子多半要被蓝不悔三人联手胖揍。

    “大爷,请问您到底是来干什么的?”陆峥无奈,只能没话找话。

    “算我一个。”独孤离情缓缓抬头,张口便说了这么一句。

    陆峥几乎没有听懂独孤离情在说什么,但那也只是几乎而已,事实上,陆峥转眼便察觉了这位冷面小舅子的最有可能的意图,但那想法太扯,怎么想怎么不可能。

    然而,面对他这三棒子都不一定能够成功撬开嘴的小舅子,陆峥觉得,还是应该有话直说,于是,他直接就将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难不成你是想要加入我们,一块儿‘玩玩’?”

    “自然。”

    独孤离情下巴一样,矜贵地点了点头。

    普天下,能将请求说得这样冷艳高贵的,大概独此一家。

    陆峥眼皮一条,头痛地捂了捂自己的脑袋,其表情看起来十分惨不忍睹以及无可奈何。

    当然,熟悉陆峥个性的人都晓得,他只是在装模作样罢了。

    有的时候,并不需要太义气。

    果断地,陆峥将难题抛给了旁边同样没有义气正在伪装自己不存在的蓝不悔三人。

    陆峥诚恳请教道:“不知三位好友如何看?”

    “呵呵。”蓝不悔抬眸冷笑了一声,然后,动作比之陆峥更果断,直接扭头,闭目养神,完全就当陆峥和独孤离情是放了一个无关大雅的屁。

    莫子风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在地上毫不文雅地翻个身,嘴里喃喃,似梦非梦道:“绘制路线图真是个技术活,我的手已经累得说不了话了。”

    陆峥:“……”

    陆峥简直无力吐槽了,感情他这位莫贤兄一直是用的手在讲话吗,而且不是说说不了话吗,那么他刚才是在放屁么?

    秋迟张了张嘴,刚要说话,便听陆峥赶忙抢在他开口之前意有所指地迅速低声提醒道:“秋兄,你的倾瑶大美人好歹与我门派之中的秦瑜堂主是表姐妹啊,如此,咱们不仅是兄弟,还是亲戚呢。”

    说罢,陆峥犹嫌不够,张口又道:“秋兄,你当年可不厚道,将我与我师父可关了一段不短的时间啊!还差点将我师徒二人杀了,你可要赎罪啊!”

    饶是秋迟这般淡定如千年狐狸的人物,此时也没绷住,表情崩碎了好半响,方才咳嗽一声恢复正常。

    因为他这位大杀器小舅子,陆峥也算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秋迟忍住想要拂袖走人的冲动,最终还是打算当一个好人。

    将独孤离情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眼,秋迟就像是第一次见到独孤离情这个人一般,将人仔细打量和评估了一番,这才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只是开口说出的话却很直接。

    “不知独孤先生是如何避过我等感知,一路尾随的?”

    秋迟口中的“尾随”二字用得十分直白且不讨喜,任何一个脾气稍大一点的人听着都会当场炸毛,然而,独孤离情这回却出乎意料没有动怒。

    陆峥猜测,大概因为打小就是魔修,被正道人士畏惧和厌恶的次数太多,所以,秋迟的这点言语上的直白“请问”,对独孤离情来说,只是毛毛雨,根本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