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四百八十五章 心思各异
    除了一开始蓝不悔抽风的举动带起一点小风波之外,许多修者预料之中的跌宕起伏与本以为的变故连连并未出现,陆峥与独孤蚁裳的大婚举办得很成功,再没有谁做出一些比较显目的事情来,而陆峥两人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来的感情,也终于叫修者们认清,两人的结合根本不是什么利益的结合,这两人完全便是动了真感情。

    此时此刻,并不用陆峥与独孤蚁裳这两个当事人多说什么,他们已经用事实证明了一切。

    许多男修和女修纷纷生出羡慕之情,特别是当陆峥说出一句明显是句谎言的真心话之时,眼见独孤蚁裳非但半点不生气反而流露出幸福且满足的神色,如此,羡慕的人便忍不住更羡慕了。

    试问,谁不想拥有一个能够百分百地理解自己并且全身心地信赖自己的人?

    当然,有人羡慕嫉妒发酸,自然也有人满心满眼的怨气并在心中故作不屑,譬如一直想将陆峥杀之而后快的闵云。

    “呵。”

    娃都是自己造的、根本没有老婆的闵云在旁无声地冷笑,眼神深处闪过鄙视,脸上则绷得很紧,就怕自己的表情泄漏出什么。

    闵云的心中对陆峥的把戏各种不齿,然而他却丝毫不敢自己的这点不齿表露出来,他甚至不敢随便张口说话,就怕自己一旦张嘴便会忍不住冷嘲热讽。

    闵云虽然狂妄且自以为是,但他绝对不是个傻的,如果他这个时候胆敢不识相地扫兴,那么等待他的要么是云中怪的秒杀要么便是独孤舒河的怒杀,这两个都凶残很辣不是人,单个的战力便已足够可怖,若是两者同时暴起,闵云直觉,就算他拼尽了全力亦不能顺利逃生,如此他还是努力忍住好了。

    被吓破胆的闵云愿意忍,也必须忍,却不代表其他人也是如此。

    在陆峥讲出自己可随时陪伴在独孤蚁裳左右这句话之时,独孤舒河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没有忍住,眉毛一扬,气势尽放,最后将头转向陆峥,沉声道:“陆峥,你可不要忘记你当初在本座面前可是立下过心魔誓的,若是他日你有半点对不起我儿蚁裳的,你当知是何结果。”

    听了独孤舒河的话,人群中,迅速响起惊呼,不少人都觉得陆峥不愧是“独孤舒河第二”,真是疯得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要知道心魔誓可不是那么好立的,而一旦立下了,除非想死,除非想受尽一切难以想象的折磨之后死得不能再死,否则谁也不会违背自己立下的心魔誓言。

    “陆掌门居然立下了此等心魔誓言,当真是吾辈男儿楷模啊!”

    “有实力有天赋有担当,还如此重情重义,也难怪独孤大小姐会情根深中了。”

    “看来人世间的许多老话果真都是有道理的,譬如有付出方才有收获,便如连心魔誓言都立下了的陆大掌门。”

    因为太惊讶,一时间,一众修者没忍住,纷纷惊呼出声。

    云中怪看了眼独孤舒河,对于独孤舒河口中所说的心魔誓,他今日倒是大度地没有发难,虽然事实上,他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

    纵使云中怪一直是个很护短的人,但他并不认为自己唯一的徒弟会是个立下誓言而不履行的懦夫,如此,纵使陆峥立下了心魔誓那也没有什么,毕竟,只要陆峥遵守诺言、永远不违背誓言,那么这心魔誓言立与不立都是一样的。

    并且,云中怪以为,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若是连对自己老婆都不能做到一心一意,那遭了心魔誓言的反噬也是活该。

    独孤舒河对云中怪还是怕的,他在完全没有理智的时候都怕,便更别说现在这种头脑清醒的时候了,因此,独孤舒河刚刚沉声告诫了陆峥,下一秒他便心里咯噔一跳,有些胆战心惊,就怕云中怪要借机发难收拾自己,丢命是小,若是丢脸那就事大了。

    因为心中那点忌惮,独孤舒河暗自担惊受怕之时,同时眼睛眨也不眨地拿眼尾时刻关注云中怪的表情变化。

    在见到云中怪并无半点表情变化也没有多少躁怒的情绪外露之时,独孤舒河大松了一口气,暗暗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旋即,他便继续拿严厉的眼神瞪向陆峥。

    事到如今,经历得多了,独孤舒河不似以往,他并不讨厌陆峥这个做女婿的,相反,如今他对陆峥很满意。只是,作为一个“浪子回头”的好父亲,眼看自己的爱女嫁给了对方,出于心疼和舍不得,独孤舒河依旧有些“旧习难改”,忍不住便想适当地为难一下陆峥。

    同样是当爹的,还有个讨嫌准女婿,陆峥大概能理解自家老丈人复杂的心情,如此,纵使对方旧话再提,他也不生气,只郑重地面对独孤蚁裳单膝下跪,然后举起手指,当着所有人的面,再次立下了与当初一模一样的誓言。

    “若我陆峥今后有半点对不起独孤蚁裳的地方,任天打五雷轰,根骨尽毁,修为尽丧,不得好死,永生永世轮回畜生道!”

    一模一样的誓言,一字不差的承诺,相同的是人与真挚的情感,不同的是时间与地点。

    就在这时,独孤蚁裳亦开口了,直言道:“我亦如是。”

    独孤蚁裳很少在陆峥面前说太过直白的动人情话,像是今天这样,当着众多外人的面如此直白的表达自己对陆峥的感情,更是第一次。

    陆峥愣了愣,差点激动得回不了神。

    独孤舒河面皮抽了抽,暗自感叹,嫁出去的女儿果然是泼出去的水,这便一心向着她的夫君了。

    心中酸溜溜地叹息,面上,独孤舒河却是眼含欣慰,不由自主露出满意的笑容来。

    独孤舒河看了眼旁边空位上的半张金色面具,暗自道:“我们的女儿这便嫁人了。”

    他相信,若是独孤悠能亲自参加这场婚礼,这会儿应该已经高兴得泪流满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