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四百七十一章 白衣妖修
    独孤舒河自漫长的沉睡之中苏醒过来的时间还不算太长,除了一直很虚弱之外,一切均好,至少妖身重塑成功了。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这时的独孤舒河,不再是人,更不是个魔修,而是变回了大妖。

    因为重塑妖身,回归本源,独孤舒河本身的实力再次精进不少,只是因他沉睡了多年,如今又是妖身刚刚重塑成功,身体的各项技能暂时跟不上自己的神魂节奏,所以导致这会儿的独孤舒河便像个一切从头开始的初生婴儿,肉/体十分脆弱,风大一点可能被吹倒,陆峥伸个指头也有可能被弹到。

    面对这样脆弱的独孤舒河,独孤蚁裳纵使全身僵硬地被对方搂住肩膀,下意识要反手一掌拍出之时,却到底忍住了。

    独孤蚁裳当然不是反感自己的父亲,她只是太不习惯自家父亲突然大变的画风而已。

    一旁的陆峥,见着独孤舒河搂着自家蚁裳的肩膀不放,心内酸酸,很想撸袖子将人撕开,可是要动手之时勐地清醒过来,意识到人家是父女,搂搂肩膀什么的,很正常。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只怪当初千多年以来,毫不负责任不关系儿女的形象以及深入人心,所以,独孤舒河这会儿对独孤蚁裳做出一副亲密的慈父的模样,怎么看怎么别扭。

    独孤舒河自己也晓得自己原先太混账,他以往迫于面子问题,还有本身走火入魔太深,所以一直未曾好好与自己的一双儿女道歉,这会儿感受到独孤蚁裳身体的僵硬,瞬间便觉一阵愧疚,心痛不已。

    “唉。”

    独孤舒河叹息一声,拍了拍独孤蚁裳的肩膀,却没将人放开,反而将独孤蚁裳的肩膀搂得更紧了。

    从来不向除了其夫人独孤悠以外的任何人说软话的独孤魔主,这时对着独孤蚁裳恳切道:“以前是爹太不是人,走火入魔太深,忽略了你和你弟弟,是爹不对,爹从今以后一定会改,可以给爹一个改正的机会吗?”

    听了独孤舒河的这话,独孤蚁裳的第一反应不是感动,而是和陆峥同样,第一时间浑身一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然后,独孤舒河便听到独孤蚁裳面无表情清冷地开口道:“父亲,请不要开玩笑,父亲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父亲从来没有错误的时候。”

    一心改正的独孤舒河:“……”

    难得听到自家女儿对自己说一次稍长的句子,却是这样的内容,独孤舒河觉得自己很受伤,感觉这年头说真话都没有人相信了,不过他也晓得这一切都是自作孽,怪只怪自己从前太冷漠,彻底伤了自己的女儿。

    “唉。那便让时间来证明一切吧。”

    独孤舒河在心里如此安慰自己,旋即,嘴角一扯,便恢复了陆峥先前所见的妖气横生,半点先前的伤感都不见了。

    独孤舒河不是个好人,自己不好过,当然不服让其他人好过,自家的女儿就算了,这个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准女婿自然不能放过。

    于是,独孤舒河便对陆峥道:“本座许久没有恢复妖身了,恐有一些不习惯,所以,待本座行动稍微自如一些之时,你便与本座对打一场吧,也好叫本座熟悉熟悉使用妖身与凡人对战的感觉。”

    独孤舒河说到“凡人”二字之时,特别用力,显然,便是存心要收拾陆峥。

    陆峥冷汗都快下来了,最终,却只能在未来老丈人那笑眯眯的邪气眼神牢牢注视下,硬着头皮颔首,恭敬回道:“魔主既有吩咐,陆峥岂敢不从?一切但凭魔主的意志。”

    “呵呵。”

    听了陆峥的回话,独孤舒河的心情立刻好了不少,呵呵一笑,纡尊降贵地伸出另外一只手臂搂了搂陆峥的肩膀。

    虽然独孤舒河楼陆峥的肩膀之时是一触即离,但依旧叫陆峥与独孤蚁裳两个惊讶得差点表情裂掉。

    独孤舒河好心情地没再兀自忧伤,而是立刻计划起了往阴都鬼域动身。

    既然已经苏醒过来,走火入魔也彻底根除了,重塑的妖身也还算稳定,独孤舒河自然不会继续待在栖梧山之中,他着急见自己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夫人,又哪里舍得在阴都鬼域之外的地方一直久待?

    至于身体暂时的虚弱,精神力比之以往强大了许多倍的独孤舒河,根本不放在心上,且不说一路有陆峥与独孤蚁裳两人的陪同,且说,单用精神力,如今的独孤舒河便能碾压一大把诸如闵云一类的修者,如此,在这人才不多、真正的强者更不多的灵武大陆,又有什么好担忧的?

    辞别了栖梧山的众妖,陆峥、独孤蚁裳以及独孤舒河,很快动身离开,三人打算一同前往阴都鬼域。

    这会儿,他们三个还不知道,真气江湖之中,很快便要因为独孤舒河的重新入世,而掀起一场大的风暴。

    真气江湖之中的修者,每日有三件大事最为热衷,一是修炼,二是扩大势力,三是八卦。一天之中,三件大事少了哪一件都不行。

    作为逆苍派的掌门,作为总是处于各种传闻与流言暴风中心的陆峥,自然是各方关注的焦点,就算现在不能当众与人随意议论纷纷,但是自个儿私下悄悄地吐槽和关注一下还是可以的。

    陆峥与独孤蚁裳前脚刚从峥嵘峰离开,后脚便被好事的修者们关注上了。

    而因为好奇,八卦之心超越了怕死之心的修者,一路跟着陆峥与独孤蚁裳的修者也不是没有。

    陆峥两人一路急着见到刚刚苏醒过来的独孤舒河,以便确认他的恢复情况,一路上自然没有那个闲工夫专门停下来收拾这些烦人的牛皮糖。

    因为这缘故,这会儿在栖梧山之外守着的修者竟然有不少。如此,陆峥三人刚刚自栖梧山之中走出,便立刻撞进了这些好事修者的眼中。

    一场关于“白衣妖修”的风暴,由此迅速在整个真气江湖席卷,且越来越热烈,乃至一发不可收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