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四百七十章 苏醒
    陆峥将灵魔深埋地底,又请了其师父云中怪设置密法困锁,目的便是使灵魔回炉重造,彻底改头换面。??要看?书W书W?W·1·COM

    陆峥的想法是极好的,只是可惜了,改头换面的确是成功了,但距离回炉重造便差远了。

    灵魔并不是个听话的,他甚至是个不服管教的,虽然他自个儿自愿提出要做逆苍派的弟子,但,谁知道他最后要闹出什么幺蛾子,如此,还不如一早便将之与自己绑上更深刻的联系,譬如与之成为师徒。

    想到这里,陆峥张口便将自己心中突然闪过的想法说了出来。

    陆峥自认自己这般想法是极好的,可他却不知道,他这一席话说出来,差点就吓晕了几个。

    首先接受不了的,便是灵魔这个当事人。

    灵魔一张阴郁的俊脸,瞬间沉到快要滴水了,张口便道:“开什么玩笑?本大爷明明修为比你高,怎么能做你的徒弟!而且做徒弟就算了,怎么本大爷竟然还不是你的大徒弟?”

    陆峥抬手指了指面无表情的徒弟莫冰崖,龇牙对灵魔道:“真不好意思,大徒弟已经有人了。看见没有,这便是你的师兄。”

    顺着陆峥手指着的方向,灵魔的目光缓缓偏移,当看清楚陆峥所指之人居然是个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少年,而且这少年的修为连自己的冰山一角都触碰不到,灵魔当场就吼开了。

    “你不是在开玩笑?!”

    陆峥自然不是开玩笑,他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一如自己当了个甩手掌门,完全可以再当一个甩手师父,只是占个师徒的名份便可以了。

    显然,陆峥并没有好好教导灵魔的打算,他最多是想以师徒的名义束缚对方而已。

    若是叫灵魔晓得了陆峥的真实想法,估计得暴跳如雷,或者立刻被气得吐血。

    这时,陆峥缓缓抬头,笑眯眯地问:“怎么,你不愿意?”

    “傻子才愿意!”

    灵魔脱口而出,刚要说几句狠话,立刻便瞧见云中怪幽幽瞥过来的冷冷一眼。

    与此同时,陆峥似笑非笑地也将视线投递了过来。

    灵魔心头一激灵,再开口,说的内容已经变成了:“怎么可能!呵,师父在上,请受我一拜。”

    说罢,灵魔当真一躬身,朝陆峥行了一个大礼。搞笑的是,行礼的同时,灵魔的嘴里还在暗自嘀咕着“明明比我弱了好几颗星”。

    陆峥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笑眯眯地受了灵魔的大礼,然后他便将不情不愿的灵魔引到了云中怪的面前。

    陆峥道:“这是你师公。”

    到了师公云中怪的面前,灵魔的表情霎时一变,瞬间变得毕恭毕敬,连忙行礼问候。

    “师公在上,请受徒孙一拜。”

    灵魔前后态度的变化太明显,也太过丢人,但实际上,在场却并没有几个人会耻笑他。毕竟,遇着云中怪,在场之人便没有一个是不怕的。

    之后,陆峥又转到莫冰崖的面前,为灵魔介绍道:“这是你师兄莫冰崖。一?看书  ”

    “师兄好。”

    灵魔咬牙切齿。

    陆峥将灵魔深埋地底,又请了其师父云中怪设置密法困锁,目的便是使灵魔回炉重造,彻底改头换面。

    陆峥的想法是极好的,只是可惜了,改头换面的确是成功了,但距离回炉重造便差远了。

    灵魔并不是个听话的,他甚至是个不服管教的,虽然他自个儿自愿提出要做逆苍派的弟子,但,谁知道他最后要闹出什么幺蛾子,如此,还不如一早便将之与自己绑上更深刻的联系,譬如与之成为师徒。

    想到这里,陆峥张口便将自己心中突然闪过的想法说了出来。

    陆峥自认自己这般想法是极好的,可他却不知道,他这一席话说出来,差点就吓晕了几个。

    首先接受不了的,便是灵魔这个当事人。

    灵魔一张阴郁的俊脸,瞬间沉到快要滴水了,张口便道:“开什么玩笑?本大爷明明修为比你高,怎么能做你的徒弟!而且做徒弟就算了,怎么本大爷竟然还不是你的大徒弟?”

    陆峥抬手指了指面无表情的徒弟莫冰崖,龇牙对灵魔道:“真不好意思,大徒弟已经有人了。看见没有,这便是你的师兄。”

    顺着陆峥手指着的方向,灵魔的目光缓缓偏移,当看清楚陆峥所指之人居然是个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少年,而且这少年的修为连自己的冰山一角都触碰不到,灵魔当场就吼开了。

    “你不是在开玩笑?!”

    陆峥自然不是开玩笑,他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一如自己当了个甩手掌门,完全可以再当一个甩手师父,只是占个师徒的名份便可以了。

    显然,陆峥并没有好好教导灵魔的打算,他最多是想以师徒的名义束缚对方而已。

    若是叫灵魔晓得了陆峥的真实想法,估计得暴跳如雷,或者立刻被气得吐血。

    这时,陆峥缓缓抬头,笑眯眯地问:“怎么,你不愿意?”

    “傻子才愿意!”

    灵魔脱口而出,刚要说几句狠话,立刻便瞧见云中怪幽幽瞥过来的冷冷一眼。

    与此同时,陆峥似笑非笑地也将视线投递了过来。

    灵魔心头一激灵,再开口,说的内容已经变成了:“怎么可能!呵,师父在上,请受我一拜。”

    说罢,灵魔当真一躬身,朝陆峥行了一个大礼。搞笑的是,行礼的同时,灵魔的嘴里还在暗自嘀咕着“明明比我弱了好几颗星”。

    陆峥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笑眯眯地受了灵魔的大礼,然后他便将不情不愿的灵魔引到了云中怪的面前。

    陆峥道:“这是你师公。”

    到了师公云中怪的面前,灵魔的表情霎时一变,瞬间变得毕恭毕敬,连忙行礼问候。

    “师公在上,请受徒孙一拜。”

    灵魔前后态度的变化太明显,也太过丢人,但实际上,在场却并没有几个人会耻笑他。毕竟,遇着云中怪,在场之人便没有一个是不怕的。

    之后,陆峥又转到莫冰崖的面前,为灵魔介绍道:“这是你师兄莫冰崖。”

    “师兄好。”

    灵魔咬牙切齿。

    陆峥将灵魔深埋地底,又请了其师父云中怪设置密法困锁,目的便是使灵魔回炉重造,彻底改头换面。

    陆峥的想法是极好的,只是可惜了,改头换面的确是成功了,但距离回炉重造便差远了。

    灵魔并不是个听话的,他甚至是个不服管教的,虽然他自个儿自愿提出要做逆苍派的弟子,但,谁知道他最后要闹出什么幺蛾子,如此,还不如一早便将之与自己绑上更深刻的联系,譬如与之成为师徒。

    想到这里,陆峥张口便将自己心中突然闪过的想法说了出来。

    陆峥自认自己这般想法是极好的,可他却不知道,他这一席话说出来,差点就吓晕了几个。

    首先接受不了的,便是灵魔这个当事人。

    灵魔一张阴郁的俊脸,瞬间沉到快要滴水了,张口便道:“开什么玩笑?本大爷明明修为比你高,怎么能做你的徒弟!而且做徒弟就算了,怎么本大爷竟然还不是你的大徒弟?”

    陆峥抬手指了指面无表情的徒弟莫冰崖,龇牙对灵魔道:“真不好意思,大徒弟已经有人了。看见没有,这便是你的师兄。”

    顺着陆峥手指着的方向,灵魔的目光缓缓偏移,当看清楚陆峥所指之人居然是个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少年,而且这少年的修为连自己的冰山一角都触碰不到,灵魔当场就吼开了。

    “你不是在开玩笑?!”

    陆峥自然不是开玩笑,他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一如自己当了个甩手掌门,完全可以再当一个甩手师父,只是占个师徒的名份便可以了。

    显然,陆峥并没有好好教导灵魔的打算,他最多是想以师徒的名义束缚对方而已。

    若是叫灵魔晓得了陆峥的真实想法,估计得暴跳如雷,或者立刻被气得吐血。

    这时,陆峥缓缓抬头,笑眯眯地问:“怎么,你不愿意?”

    “傻子才愿意!”

    灵魔脱口而出,刚要说几句狠话,立刻便瞧见云中怪幽幽瞥过来的冷冷一眼。

    与此同时,陆峥似笑非笑地也将视线投递了过来。

    灵魔心头一激灵,再开口,说的内容已经变成了:“怎么可能!呵,师父在上,请受我一拜。”

    说罢,灵魔当真一躬身,朝陆峥行了一个大礼。搞笑的是,行礼的同时,灵魔的嘴里还在暗自嘀咕着“明明比我弱了好几颗星”。

    陆峥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笑眯眯地受了灵魔的大礼,然后他便将不情不愿的灵魔引到了云中怪的面前。

    陆峥道:“这是你师公。”

    到了师公云中怪的面前,灵魔的表情霎时一变,瞬间变得毕恭毕敬,连忙行礼问候。

    “师公在上,请受徒孙一拜。”

    灵魔前后态度的变化太明显,也太过丢人,但实际上,在场却并没有几个人会耻笑他。毕竟,遇着云中怪,在场之人便没有一个是不怕的。

    之后,陆峥又转到莫冰崖的面前,为灵魔介绍道:“这是你师兄莫冰崖。”

    “师兄好。”

    灵魔咬牙切齿。

    陆峥将灵魔深埋地底,又请了其师父云中怪设置密法困锁,目的便是使灵魔回炉重造,彻底改头换面。

    陆峥的想法是极好的,只是可惜了,改头换面的确是成功了,但距离回炉重造便差远了。

    灵魔并不是个听话的,他甚至是个不服管教的,虽然他自个儿自愿提出要做逆苍派的弟子,但,谁知道他最后要闹出什么幺蛾子,如此,还不如一早便将之与自己绑上更深刻的联系,譬如与之成为师徒。

    想到这里,陆峥张口便将自己心中突然闪过的想法说了出来。

    陆峥自认自己这般想法是极好的,可他却不知道,他这一席话说出来,差点就吓晕了几个。

    首先接受不了的,便是灵魔这个当事人。

    灵魔一张阴郁的俊脸,瞬间沉到快要滴水了,张口便道:“开什么玩笑?本大爷明明修为比你高,怎么能做你的徒弟!而且做徒弟就算了,怎么本大爷竟然还不是你的大徒弟?”

    陆峥抬手指了指面无表情的徒弟莫冰崖,龇牙对灵魔道:“真不好意思,大徒弟已经有人了。看见没有,这便是你的师兄。”

    顺着陆峥手指着的方向,灵魔的目光缓缓偏移,当看清楚陆峥所指之人居然是个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的少年,而且这少年的修为连自己的冰山一角都触碰不到,灵魔当场就吼开了。

    “你不是在开玩笑?!”

    陆峥自然不是开玩笑,他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一如自己当了个甩手掌门,完全可以再当一个甩手师父,只是占个师徒的名份便可以了。

    显然,陆峥并没有好好教导灵魔的打算,他最多是想以师徒的名义束缚对方而已。

    若是叫灵魔晓得了陆峥的真实想法,估计得暴跳如雷,或者立刻被气得吐血。

    这时,陆峥缓缓抬头,笑眯眯地问:“怎么,你不愿意?”

    “傻子才愿意!”

    灵魔这话脱口而出,刚要说几句狠话,立刻便瞧见云中怪幽幽瞥过来的冷冷一眼。

    与此同时,陆峥似笑非笑地也将视线投递了过来。

    灵魔心头一激灵,再开口,说的内容已经变成了:“怎么可能!呵,师父在上,请受我一拜。”

    说罢,灵魔当真一躬身,朝陆峥行了一个大礼。搞笑的是,行礼的同时,灵魔的嘴里还在暗自嘀咕着“明明比我弱了好几颗星”之类的话。

    陆峥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笑眯眯地受了灵魔的大礼,然后他便将不情不愿的灵魔引到了云中怪的面前。

    陆峥介绍道:“这是你师公。”

    到了师公云中怪的面前,灵魔的表情霎时一变,瞬间变得毕恭毕敬,连忙行礼问候。

    “师公在上,请受徒孙一拜。”

    灵魔前后态度的变化太明显,也太过丢人,但实际上,在场却并没有几个人会耻笑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