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四百五十六章 老鼠见了猫
    陆峥以为,这一回和闵云必分一个胜负,不说谁生谁死,其中一方至少也得弄成半残方才会结束,却不想,实际的发展出乎意料。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就在陆峥与闵云又一次将要激烈碰撞的时候,云中怪现身了。

    本来,云中怪只是随便走出来,一时兴起想要看看自己的笨徒弟有没有将自个儿的媳妇儿给一并带回来。至于正和陆峥打斗的闵云,云中怪只当对方是一只不怎么显眼的蝼蚁,他是看过就忘,绝对没有想到,对方对他是记忆深刻,记到了骨子里。

    云中怪刚一现身,闵云便撒腿就跑。

    作为闵云的对手,陆峥当场就愣住了。像是闵云这样,与人生死战中居然掉头就跑的尊阶强者,真是世间少有。

    “闵老宗主,您这是?”

    跟随者闵云,以闵云马首是瞻的一众修者,简直吓傻了,准确的说,是惊呆了,久久反应不过来。

    闵云自己也没有反应过来,他是一见到云中怪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下意识就腿软,第一反应便是赶快跑。

    等闵云条件反射地跑出去十数丈,听到同行的修者颤抖着嗓子的问话,他方才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的闵云很尴尬,当即脸都涨得通红了,一时很想挖个地洞将自己深深地埋进去。

    许是因为闵云那呆站原地,怔愣回头一脸恼羞成怒的表情太可笑,陆峥都没舍得趁人之危,继续动手。

    闵云愣在原地半响,方才慢慢收整了自己的表情。

    待陆峥收剑入鞘之时,闵云已经肃穆了表情,收回自己的爱剑,信步上前。

    闵老宗主十分能屈能伸,走到云中怪面前之时,双脚叫人不易察觉地抖了抖,但好歹再开口时,面色如常。

    闵云恭敬地行了一个晚辈礼,拱手道:“晚辈许久未见云老先生,此回一见,老先生风采更盛,威势赫赫,叫人不能直视。”

    闵云委婉地表达了,他之所以见着云中怪就跑,好像猫见到了老鼠,不怪他胆怯和弱小,实在是云中怪本身太强悍且太让人不敢直面。

    闵云差点就想对那些暗暗鄙视自己的修者们暴跳大吼:“有本事你来,换你被这个恐怖的杀神折断了手脚并拉上大街游街试试,如此这般,倘若你见着这杀神不哆嗦、不落跑,本座跪下叫你爷爷。”

    闵云心理活动丰富,面上却死死压住不显,他也不管云中怪搭理不搭理自己,兀自行了个礼,拍了个力度适中的马屁,然后,他便调转了方向,又朝陆峥微微一笑,态度十分和善,好像一见到陆峥便要杀之而后快的那个固执的疯子根本不是他一般。

    闵云道:“外界俱传,陆掌门年轻有为,更是灵武大陆千年难出一回的天纵奇才,对此,起先我还不怎么相信。今日你我一切磋,老夫方才发觉传言非虚。若是他日有机会,你我再比划比划。毕竟,相互交流借鉴,方才能够走得更远。”

    闵云太不要脸了,直把一场险象环生的要命生死战说成了不痛不痒的交流学习。

    陆峥算是彻底见识了闵云的厚脸皮,闵云的确很会装,直把一旁从头到尾参与围观的修者们看得一愣一愣的。

    燕十三等人更是眼神分外诡异地,将闵云从头到尾都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就跟第一次才认识他一般。

    陆峥可就不会那么客气了。

    陆峥直接道:“闵老宗主说笑了,下回再见面,谁知道你我其中的一个会不会早已经魂归天外,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你我便依着先前的架势,继续打下去,分出一个胜负先?依我看,最好是能分出一个你死我活。”

    闵云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但他到底城府深,最后深吸一口气之后,又恢复了正常。

    闵云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一般,转移话题道:“陆掌门看起来安然无恙,精神状态也正常,我便也放心了。只是叫我实在没有想到的是,陆掌门居然如此心善好欺,对于曾经侵入自己神魂的危险人物,居然留着对方一条性命不说,更甚至任命对方为逆苍派的代理掌门,呵呵,有时候我真搞不懂你们这些骄傲的年轻人,也不知道你是心太软还是人太傻。”

    闵云嘴上虽这么冷嘲热讽,内心却是小心谨慎地,他想从陆峥的嘴里撬出点鲜为人知的秘密。就凭闵云在真气江湖之中这么些年的经历,他很容易便判断出,陆峥与虚影之间必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大秘密。

    在闵云的印象中,陆峥可不是那种以德报怨的圣父类型。

    陆峥根本不管闵云心中在想什么,直接开口道:“这没有什么好稀奇的,我连你都能放过,便更别说放过不那么讨厌的那家伙了。”

    “你!”

    闵云的血管差点爆掉,大呼了一个“你”字。

    陆峥左等右等,却半点没等到闵云继续发飙,这老小子,也不知道是否是因为云中怪在场的缘故,他瞬间便变得十分有容忍度,也十分有耐心,纵使被陆峥前前后后刺激了好几次,闵云依旧没有跳起来,他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般。

    陆峥以为,这一回和闵云必分一个胜负,不说谁生谁死,其中一方至少也得弄成半残方才会结束,却不想,实际的发展出乎意料。

    就在陆峥与闵云又一次将要激烈碰撞的时候,云中怪现身了。

    本来,云中怪只是随便走出来,一时兴起想要看看自己的笨徒弟有没有将自个儿的媳妇儿给一并带回来。至于正和陆峥打斗的闵云,云中怪只当对方是一只不怎么显眼的蝼蚁,他是看过就忘,绝对没有想到,对方对他是记忆深刻,记到了骨子里。

    云中怪刚一现身,闵云便撒腿就跑。

    作为闵云的对手,陆峥当场就愣住了。像是闵云这样,与人生死战中居然掉头就跑的尊阶强者,真是世间少有。

    “闵老宗主,您这是?”

    跟随者闵云,以闵云马首是瞻的一众修者,简直吓傻了,准确的说,是惊呆了,久久反应不过来。

    闵云自己也没有反应过来,他是一见到云中怪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下意识就腿软,第一反应便是赶快跑。

    等闵云条件反射地跑出去十数丈,听到同行的修者颤抖着嗓子的问话,他方才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的闵云很尴尬,当即脸都涨得通红了,一时很想挖个地洞将自己深深地埋进去。

    许是因为闵云那呆站原地,怔愣回头一脸恼羞成怒的表情太可笑,陆峥都没舍得趁人之危,继续动手。

    闵云愣在原地半响,方才慢慢收整了自己的表情。

    待陆峥收剑入鞘之时,闵云已经肃穆了表情,收回自己的爱剑,信步上前。

    闵老宗主十分能屈能伸,走到云中怪面前之时,双脚叫人不易察觉地抖了抖,但好歹再开口时,面色如常。

    闵云恭敬地行了一个晚辈礼,拱手道:“晚辈许久未见云老先生,此回一见,老先生风采更盛,威势赫赫,叫人不能直视。”

    闵云委婉地表达了,他之所以见着云中怪就跑,好像猫见到了老鼠,不怪他胆怯和弱小,实在是云中怪本身太强悍且太让人不敢直面。

    闵云差点就想对那些暗暗鄙视自己的修者们暴跳大吼:“有本事你来,换你被这个恐怖的杀神折断了手脚并拉上大街游街试试,如此这般,倘若你见着这杀神不哆嗦、不落跑,本座跪下叫你爷爷。”

    闵云心理活动丰富,面上却死死压住不显,他也不管云中怪搭理不搭理自己,兀自行了个礼,拍了个力度适中的马屁,然后,他便调转了方向,又朝陆峥微微一笑,态度十分和善,好像一见到陆峥便要杀之而后快的那个固执的疯子根本不是他一般。

    闵云道:“外界俱传,陆掌门年轻有为,更是灵武大陆千年难出一回的天纵奇才,对此,起先我还不怎么相信。今日你我一切磋,老夫方才发觉传言非虚。若是他日有机会,你我再比划比划。毕竟,相互交流借鉴,方才能够走得更远。”

    闵云太不要脸了,直把一场险象环生的要命生死战说成了不痛不痒的交流学习。

    陆峥算是彻底见识了闵云的厚脸皮,闵云的确很会装,直把一旁从头到尾参与围观的修者们看得一愣一愣的。

    燕十三等人更是眼神分外诡异地,将闵云从头到尾都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就跟第一次才认识他一般。

    陆峥可就不会那么客气了。

    陆峥直接道:“闵老宗主说笑了,下回再见面,谁知道你我其中的一个会不会早已经魂归天外,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你我便依着先前的架势,继续打下去,分出一个胜负先?依我看,最好是能分出一个你死我活。”

    闵云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但他到底城府深,最后深吸一口气之后,又恢复了正常。

    闵云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一般,转移话题道:“陆掌门看起来安然无恙,精神状态也正常,我便也放心了。只是叫我实在没有想到的是,陆掌门居然如此心善好欺,对于曾经侵入自己神魂的危险人物,居然留着对方一条性命不说,更甚至任命对方为逆苍派的代理掌门,呵呵,有时候我真搞不懂你们这些骄傲的年轻人,也不知道你是心太软还是人太傻。”

    闵云嘴上虽这么冷嘲热讽,内心却是小心谨慎地,他想从陆峥的嘴里撬出点鲜为人知的秘密。就凭闵云在真气江湖之中这么些年的经历,他很容易便判断出,陆峥与虚影之间必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大秘密。

    在闵云的印象中,陆峥可不是那种以德报怨的圣父类型。

    陆峥根本不管闵云心中在想什么,直接开口道:“这没有什么好稀奇的,我连你都能放过,便更别说放过不那么讨厌的那家伙了。”

    “你!”

    闵云的血管差点爆掉,大呼了一个“你”字。

    陆峥左等右等,却半点没等到闵云继续发飙,这老小子,也不知道是否是因为云中怪在场的缘故,他瞬间便变得十分有容忍度,也十分有耐心,纵使被陆峥前前后后刺激了好几次,闵云依旧没有跳起来,他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般。

    闵云道:“外界俱传,陆掌门年轻有为,更是灵武大陆千年难出一回的天纵奇才,对此,起先我还不怎么相信。今日你我一切磋,老夫方才发觉传言非虚。若是他日有机会,你我再比划比划。毕竟,相互交流借鉴,方才能够走得更远。”

    闵云太不要脸了,直把一场险象环生的要命生死战说成了不痛不痒的交流学习。

    陆峥算是彻底见识了闵云的厚脸皮,闵云的确很会装,直把一旁从头到尾参与围观的修者们看得一愣一愣的。

    燕十三等人更是眼神分外诡异地,将闵云从头到尾都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就跟第一次才认识他一般。

    陆峥可就不会那么客气了。

    陆峥直接道:“闵老宗主说笑了,下回再见面,谁知道你我其中的一个会不会早已经魂归天外,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你我便依着先前的架势,继续打下去,分出一个胜负先?依我看,最好是能分出一个你死我活。”

    闵云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但他到底城府深,最后深吸一口气之后,又恢复了正常。

    闵云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一般,转移话题道:“陆掌门看起来安然无恙,精神状态也正常,我便也放心了。只是叫我实在没有想到的是,陆掌门居然如此心善好欺,对于曾经侵入自己神魂的危险人物,居然留着对方一条性命不说,更甚至任命对方为逆苍派的代理掌门,呵呵,有时候我真搞不懂你们这些骄傲的年轻人,也不知道你是心太软还是人太傻。”

    闵云嘴上冷嘲热讽,内心却是小心谨慎地,他想从陆峥的嘴里撬出点鲜为人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