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四百五十一章 终究舍不得
    若是独孤蚁裳心里真的没了陆峥,这会儿便该毫无顾忌地将对方毙命当场,或者直接叫人将陆峥叉出去,若不是心中有陆峥又不愿意叫对方知晓自己的脆弱,又怎会特意故作冷漠却偏偏差点将自己的嘴唇给咬破?

    稍一细想,陆峥的眼泪哗啦啦地,流得更加汹涌了,看起来根本停不下来。要看书

    陆峥承认,自己是特意装哭,毕竟,一个男子,哪能说哭就哭还泪流满面的?博取独孤蚁裳的同情,叫伊人心生怜惜进而心软原谅他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陆峥的目的却是遮丑。若是不拿这源源不绝的眼泪覆盖住自己的脸,陆峥觉得,自己满脸的羞愧难当都要没法见人了,他不是顾惜脸面,只是,没脸见独孤蚁裳,可是,他又必须及时面对独孤蚁裳并化解对方心中的隔阂和不爽,否则,他便真的要被独孤蚁裳彻底放弃了。

    “蚁裳,你怨我是应当的,却不要因为我气坏了身体,你只要说一声,要我怎么死,我便怎么死。”陆峥哭得稀里哗啦,浑身是血,看起来十分狼狈,也十分可怜。

    独孤蚁裳哪里看不出陆峥是在故意夸张,心头顿时不爽,再一联想到先前陆峥差点对她拔剑相向的香味,不由心中一寒,语带厌倦地道:“你走吧,我暂时不想见到你。”

    如果独孤蚁裳不是看这看似绝情的话语中多添了一个“暂时”,估计陆峥得当即被打击得七窍生烟、倒地不起。?  一看书??  ·

    对于自家姐姐终于厌倦了陆峥,独孤离情举双手双脚赞成。

    见陆峥死赖着跪地不起,独孤离情上前一把,用蛮力将陆峥给提了出来,然后将陆峥大大甩飞。

    陆峥亦是一个人才,他被小舅子甩飞出去的同时,竟然心思百转,迅速想到一条妙计。

    只见陆峥的身形如断线的风筝,偏偏飘飞的轨迹十分诡异,竟兀自在半空中多转了几圈,而待陆峥“砰”的一声身形落地之时,他后背之上背着的十几条破破烂烂的荆条不知为何跑到了前胸。

    而陆峥在落地的一瞬,本是后背着地,一转眼,他却硬生生一扭,变成了前胸着地。

    “噗噗……”

    顿时,十数声噗噗的皮肉被戳破的声音,响在所有人的耳侧。

    众人定睛一看,便见陆峥的身下流淌出大滩鲜血来。

    不多时,浓郁的血腥味儿溢满整个空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自己到了屠宰场。

    独孤蚁裳眉心一跳,手指微微握紧,也不知是在担忧陆峥的状况,还是在气恼陆峥的拙劣手段。在她的旁边,独孤离情嘴角抽搐,缓缓抬起自己的手掌翻来覆去地查看,观那探究的眼神,估计这位小舅子是在冥思苦想,到底自己今日甩飞人的姿势有什么不对,为何这陆峥便飞出了这样的新境界?

    这时,陆峥翻了个身,恰恰将自己被荆条戳穿的凄惨伤势亮了出来。

    只见陆峥的胸前与腹部,大大小小分布了十数处新伤口,而每一道新伤口之上,都稳稳插着一截断裂的荆条,漆黑的荆条搭配红艳艳的伤口,另有泅泅血流分成十数股急速流淌,那画面,十分……辣眼睛。

    再明显不过,陆峥是在施展苦肉计。他这苦肉计很拙劣,偏偏陆峥又太舍得下血本,纵使大家都知道他是故意的,却也忍不住心生震动。

    纵使这般行事,的确不要脸了一些,但自己的老婆都要跑了,还留着这虚无缥缈的脸面干嘛?

    “唔。”

    陆峥突然闷哼了一声,随即全身一抖,顿时更多鲜血自其十数道新鲜出炉的伤口之中流出。

    修者也是人,血也是有限的,照陆峥这样继续折腾下去,他的一条小命迟早玩完。

    “你这是做什么?”

    独孤蚁裳终于没忍住,冲到了陆峥的身旁,一手急忙将陆峥自地面搀扶起来,一手掏出各种保命丹丸让陆峥吞服下去。她这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等做完这一切,独孤蚁裳一下子就愣住了,一低头,便对上了陆峥温情脉脉的眼神。而在场的其他人,多的是痛心疾首的目光免费奉送。

    陆峥看出独孤蚁裳的不自在,见对方一回神便要起身离开,一下子着急起来,死死抓住独孤蚁裳的手,大喊了一声:“蚁裳你不要走,我是来向你解释的,请你听我说几句话,你若听完后仍不原谅我,我立刻离开,再不打扰你。”

    独孤蚁裳身形顿住,沉默良久,方才无甚起伏地吐出两字:“你说。”

    这会儿,陆峥的声音也不哽咽了,也不时时刻刻刻意寻死了,那仿若决堤了一般的眼泪也终于止住了。

    就像独孤蚁裳舍不得陆峥继续伤害自己,陆峥也舍不得继续使手段欺骗独孤蚁裳,所以,他终究是装不下去了。

    陆峥此时的态度的确很真诚,但就是做法实在有些蠢。他这番表现,显然是自个儿打脸自个儿,摆明了告诉所有人,他先前是在特异作势。

    众人看陆峥的目光就像在看傻子,苦肉计用到一半便自个儿放弃了,放眼天下,这样的人大概也就陆峥一个。

    按理说,独孤蚁裳既然已经露出几分不忍与心软,那他便再接再厉一把,多做一些凄惨扮相,又如先前一般,利落跪地泪流满面、嚎啕大哭,说不得独孤蚁裳便会更加心疼,陆峥再说几句软话,独孤蚁裳顺势也就原谅了他。哪儿曾想,陆峥竟然一下子便就漏底了。

    可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独孤蚁裳居然没有生气地拂袖而去,反而叫陆峥继续说下去。

    机会难得,陆峥自然不会放过。

    陆峥抓紧时间,将前前后后事无巨细全部说了,说到关键处,譬如自己有个前世的事,陆峥便是通过传音的方式告知独孤蚁裳。

    说完之后,陆峥很忐忑,毕竟,在常人看来,一个人的前世和今生都是同一个人。换言之,虚影犯的错也就是陆峥犯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