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四百四十三章 缘分不浅
    见云中怪迟迟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虚影不免有点畏惧,以为云中怪当真要杀了自己,于是脚下生风,当下想跑。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虚影刚要跑,却被陆峥强自按着他的肩膀,死死钉在了原地。

    赶在虚影强行挣脱前,陆峥状似好意地贴心提醒道:“我说阁下,你该不会忘了你刚刚喝下的‘灵魂共感’开诚布公酒,还有另外两个奇效吧?”

    所谓的“灵魂共感”混了魂息的酒,有三大主要奇效。

    其一,便是叫喝了此酒的所有修者开诚布公地交谈,彼此间的对话绝对为真。

    其二,便是修者相互间在三个时辰内有感应,换言之,无论虚影走到哪里,云中怪都能感应到,而凭借云中怪的能力与手段,想要在三个时辰之内宰掉虚影,简直轻而易举。

    其三,便是喝了这酒的修者,其魂息混在酒液中,三个时辰之内,是无论如何也取不出自己的魂息的,除非其中一方死亡,而虚影这会儿转身就跑,却将自己的一点魂息扔在了这里,着实不智,若陆峥与云中怪稍一心狠,将酒液中虚影的魂息毁去,虚影半条命都没了。

    经过陆峥的提醒,虚影迅速回神,一阵后怕,若不是因为他现在无汗可滴,他必定立刻滴下一地的冷汗来。

    跑不能跑,虚影便也只能壮着胆子重新坐下来。

    左忍右忍还是没忍住,于是,虚影又问了一次:“师父,您真会杀了我么?”

    虚影问得那叫一个胆战心惊。

    虚影一死,陆峥照样活得好好的,而虚影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先前做的错事足股多,如此,云中怪到底会不会杀了虚影,还真不好说。

    然而,事实是,虚影完全是想太多,自己吓自己。

    再怎么说虚影都是自己徒弟的前世,云中怪再怎么狠辣绝情,亦不会舍得真的将对方杀死。

    于是,云中怪开口道:“你既是我徒的前世,那便也是我的徒弟。这天底下,杀徒弟的师父并不是没有,但我云中怪绝对不是其中的一个。”

    这虚影生前大抵是个感情丰沛的,这会儿听到云中怪这么一说,当即感动得泪流满面。连冷汗都滴不下来的虚影,自然是流不了泪的。但,虚影是个喜动手、善创造的,不能流泪,他便将自己身上的气团扯出一角,揉碎了,撒在自己的脸上,再念个口诀。

    被揉碎了的气流碎渣,闪着晶莹的光芒,自虚影的脸上一点一点缓缓滑落,粗看,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饶是一直看虚影不顺眼的陆峥,都被逗乐了。

    云中怪闭了闭眼睛,额头青筋跳了跳,旋即道:“好了,你说得够多的了,现在,安静待在一旁便是。”

    云中怪的话翻译出来,便是简单的四个字:“给我闭嘴。”

    “师父有令,徒儿不敢不从。”说罢,虚影还真就立刻微笑住嘴了。

    许是因为虚影如此听话的缘故,云中怪看得很满意,捋着下巴上的花白胡须,露出一个不甚明显的笑容来。

    陆峥这个正牌徒弟也很自觉,见虚影终于停止了叽叽喳喳,他便紧跟着说起自己的隐秘来。

    自这一世的懵懂稚子到成为天师,再到开车穿越,斩鬼除秽,走跳江湖,又到初临异界疲于奔命。陆峥挑拣了一些比较重要的经历,说了出来。

    陆峥道:“在我的认知中,作为天师的二十多年,相当于是我的前世。昨日种种,昨日死。我更看重的还是现在和将来。”

    虚影偏头看了一眼陆峥,嘴角扯出似讽非讽的弧度,他敢用自己的人头做担保,陆峥说出这番话,绝对是“指桑骂槐”。

    事实上,陆峥还真是那个意思。他说这话,便是想告诉虚影,对于自己的狗屁前世,他半点不看重。

    云中怪瞪了一眼又要开始激烈眼神厮杀的陆峥与虚影,转而点评道:“修者不拘泥于过往,方能走得更远、飞得更高。只是,修者亦不能忘本,心思通达澄澈,方能不生心魔。”

    说罢,云中怪又加了一句,道:“好好相处。”

    难得一见,云中怪竟然和起稀泥来了。而有了师父发话,陆峥与虚影两个立刻再次安静了下来。

    其实,对于虚影这个莫名其妙突然冒出来的新徒弟,云中怪还是接受的,毕竟,这虚影是蠢徒弟陆峥的前世,而大概是因为自己的个性太沉闷的缘故,云中怪私心里认为,虚影跳脱的个性还是挺招人喜欢的。

    这时,终于轮到云中怪开诚布公了。

    云中怪不是个怀念过去的,只简略说了一下自己在沧离大陆的身份和来历,又说了自己因何来到灵武大陆,然后便没有然后了。

    虚影与陆峥两个听得一愣一愣的,他们没有想到,自己的师父所讲诉的简洁内容的背后,竟如此跌宕起伏,一言难尽。

    这两人却不知道,在云中怪看来,这一对独特的前世今生种种经历也是够稀奇的。

    小石桌前的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什么要“交代”的了。回想各自的经历,一时,三人都有些感慨。他们三个都是来自不同的世界,本是天远地远的距离,这会儿却能相聚同一个山谷、围坐同一个石桌,彼此间,堪称缘分不浅。

    如此,穿越三个世界,跨越了前世今生,成为师徒,这缘分更是逆了天了。

    这时,沉默半响的虚影,突然扭头来了一句:“说不得,我们三人几世前便是认识的,互相回头看过千百遍,哈哈。”

    说罢,虚影又觉得不对,显然,他已经想起来了,他和陆峥本为一体,又怎么可能在几世前是单独的个人呢?虚影觉得,自己之所以会口误,便是因为陆峥这个“今生”表现得太坑爹,明明与他是同一人的前世今生,这家伙却偏要打死不认。

    虚影捏了捏自己的拳头,最终到底没有揍出去,转而眼睛一眯,嘴角一勾,摸出一册发光的漆黑卷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