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四百三十章 失心疯
    “再相见,也不知是何年何月,更不知,还有没有再相见的机会……”

    陆峥与独孤蚁裳站在栖梧山外,回望一片朦胧的栖梧山,若有所思。要?看??书W?W?W?·

    说来也是奇怪,独孤舒河醒着的时候,陆峥与独孤舒河之间并无多少深厚的感情,甚至,其中一方老想着怎样不着痕迹地将对方捏死,而如今,独孤舒河沉睡不醒,更随时可能一命呜唿,另外一方反倒四处奔走忙于为其寻找活命的机缘,说来也是造化弄人。

    也不知他日独孤舒河重塑妖身,恢复往日霸气非凡,还会不会继续想着怎么捏死陆峥这个准女婿。

    收起了那点感慨,陆峥与独孤蚁裳小作歇息,这便动身返回峥嵘峰。

    许是因为一路飞驰,又遭了数场截杀的缘故,陆峥总觉得流水一样的时间一下子过去许多,再次回到峥嵘峰,难免觉得有点时隔太久未归的物是人非之感。

    事实上,同陆峥每一次归来时相同,峥嵘峰上一片热闹,燕十三等人早早站在峥嵘峰峰顶,翘首盼望,恭敬非常。

    陆峥也与以往一样,先和众人调侃一阵,着重关注了一下自己的宝贝闺女有没有被黑翼老鸟拐走,又检验了一番徒弟莫冰崖的修为情况,这便动身前往师父云中怪所在的飞瀑山谷。

    只是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回,独孤蚁裳与陆峥同行。

    峥嵘峰的前山,木重天与赵鹰凑在一起,前者羡慕且崇拜地道:“大哥真是好福气,居然能叫万魔窟大小姐亦步亦趋,言听计从。??要看?书W书W?W·1·COM”

    赵鹰酸酸道:“什么时候,我才能如掌门一般,找到一个贴心温柔的知心人?”

    木重天被满眼向往之情的赵鹰给雷到了。

    说万魔窟大小姐是他大哥的知心人,他承认,但这贴心和温柔四字,怎么看怎么都跟大小姐不搭边吧?这位万魔窟的大小姐,最多都是在对待他大哥一人之时着实不同罢了。

    两人这会儿,殊不知正被两人暗自议论的陆峥与独孤蚁裳,这会儿正在闹小矛盾。

    陆峥会与独孤蚁裳产生不愉快,估计说出去,根本不会有人相信。在众人眼中,陆峥是类似妻奴一般的存在,而独孤蚁裳则属于钟情于谁便乐意为了谁无怨无悔洗手作羹汤的存在,这样的两个人,若是闹矛盾,那就跟太阳打西边升起来一样稀奇。

    事情很简单,与独孤蚁裳相携前往飞瀑山谷的陆峥,也不知突然哪根神经没有搭对,走到一半,居然死活不愿意继续前进。

    面对陆峥的突然掉头就走,一心想要让云中怪为陆峥看一看的独孤蚁裳,哪里肯答应。

    一向没有红过脸的两人,便站在半空中,就到底要不要继续前往飞瀑山谷产生了分歧,陆峥纵使神经没搭对,但对独孤蚁裳,敬重与爱慕依然,自然舍不得多说半个“不”字,可偏偏面对独孤蚁裳提出的立刻前往飞瀑山谷的要求,陆峥一下子就变了脸色,说什么也不愿意继续走下去。

    而在这时,独孤蚁裳只不过是一不小心说漏了一句。

    独孤蚁裳道:“你的身上,必有不寻常的隐患,须得尽快寻云老先生为你看一看。”

    独孤蚁裳一不小心说漏嘴的这一句,一下子就刺激了陆峥突然敏感的神经。

    陆峥大唿:“我没病!”

    旋即,突然大喊大叫的陆峥,眼睛不满血丝,竟形若癫狂,一下子掉头就跑。

    第一次被陆峥大吼的独孤蚁裳,愣在当场,有些委屈地咬紧嘴唇,却是身形一闪,没有放任陆峥的离开。

    面对突然闪身挡住去路的独孤蚁裳,陆峥眼底一暗,脑中一阵空白,旋即,他居然一伸手就按在了流火剑的剑鞘上。

    剑中偷窥了好一会儿的剑灵受气包,吓得汗毛都立起来了,他这会儿万分确信,独孤大小姐与蓝大魔女两人的猜测没有错,他家主人的脑子的确有暗伤,这已经是完全坏掉的节奏了!

    陆峥居然要向我动手!

    瞧见陆峥的动作,独孤蚁裳眼眶都红了,呆愣愣地都忘记了反应。

    就在陆峥手指一动刚刚拔出流火剑半寸之时,突地,虚空飞来一只巨大的巴掌,一下子便将陆峥狠狠拍打在地。

    旋即,云中怪的身形出现在半空之中,瞧见陆峥爬起来竟然还想继续动手,便怒了,几掌落下,打得陆峥衣衫破碎,皮肉翻飞,口涌鲜血。

    云中怪一脚将陆峥踩趴在地,痛心疾首地呵斥:“我看你是失心疯了,出门一趟,别的没有学会,居然学会打老婆了!”

    云中怪虽然一直是个孤家寡人,但平素最看不起的人,除了废物便是这种打老婆的脓包。

    在云中怪看来,一个男子连老婆都打,可比废物更加叫人看不起。

    陆峥还真的像是失心疯了,被师父打得半死,却还拼了命地狞笑着要自地面爬起来,而起手中紧握的流火剑这会儿出鞘已三寸,看那眼泛红光与杀气的模样,也不知这一回他是想继续与独孤蚁裳动手还是与自己的师父动手。

    宿在剑中空间的剑灵受气包,这会儿终于从巨大的惊吓中回过神来,然后,受气包一下子就从流火剑之中飞了出来,抢过陆峥手中的流火剑就跑。

    陆峥却是咬牙切齿地,竟将幻心草唤了出来。

    这绝逼不是正常时候的陆峥可能做出来的事,但难以否认的是,做这些事情的的确是陆峥本人,至少表面上看来是如此。

    独孤蚁裳道:“他脑子不怎么正常,劳烦云老先生看一看。”

    说罢,面如寒霜的独孤蚁裳,甩袖就走。

    “蚁裳……”

    这声唿喊,却是来自云中怪,而不是陆峥。

    陆峥这会儿面孔扭曲,见到独孤蚁裳甩袖离开,竟然还“呵呵”轻笑起来,看起来竟然显得心情分外愉悦。

    见状,云中怪确信,自己的徒弟的确是失心疯了!

    “我看你还是好好冷静冷静吧!”

    说着,云中怪手一抬,一掌便就陆峥打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