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四百二十五章 近乡情怯
    冷情冷心如独孤蚁裳,破天荒地难得主动一次,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陆峥受宠若惊,嘴角的笑容都快咧到耳后根了。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蓝不悔落后了独孤蚁裳几步,见到陆峥那傻样,冷笑了一声,一转身,抬脚走到了一边,眼不见为净。

    陆峥与独孤蚁裳拥抱了又片刻,旋即抬步上前,恭敬且感激地朝妖族大祭司白日梦躬身致意。

    “多谢大祭司的帮忙,陆峥感激不尽,若有机会,一定报答。”

    “无事,陆掌门自有运道与实力,白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

    或许是因为妖魂已经给白日梦联系交流过的缘故,这会儿,白日梦并未询问陆峥是否得偿所愿。

    陆峥与白日梦告辞了一声,又与白飞飞告别,这便打算和独孤蚁裳以及蓝不悔动身离开了,却不想,一抬头,陆峥便发现有点不对劲。

    陆峥发现,先前一些已然挂掉的妖修,此刻居然还活着。

    面对白日梦深邃带笑一片平静的表情,陆峥挑了挑眉便当什么也没有看见,又对白日梦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白日梦捋了捋下巴上的花白胡须,赞叹了一句:“果真如她所言,这陆掌门知情识趣得很,也难怪她会格外开恩了。”

    陆峥三人一路疾行,在回去的路上倒是没有遇着什么意外,更没有遇着有谁蒙面半路截杀。也不知是执着过甚的闵云终于放弃了,还是打算在短暂的蛰伏之后来一场更大规模的厮杀。

    抛却闵云等糟心事情不谈,陆峥打算径直一路奔往阴都鬼域,马不停歇地先将未来老丈人自阴都鬼域移至栖梧山。至于峥嵘峰方面,陆峥特意又发了一封飞鹤传书,告知云中怪,此间的经以及自己的打算。

    至于先前云中怪所说的关于搭救独孤舒河有点眉目的事,陆峥以为,师父是自己的,什么时候求助都是可以的。而妖魂却是别人的,错过这个村便没有这个店了,此刻有机会,便应当好好抓住才是。

    独孤蚁裳也是如此认为,两人一同前往阴都鬼域,蓝不悔则在半路上告辞了。

    “你二人,一个是去搭救自己的未来老丈人,一个是去搭救自己的亲生父亲,我这个外人便就不掺和了。”

    难得蓝不悔有如此理智且体贴的时候,陆峥在心头千恩万谢,最终说了一句:“保重。”

    蓝不悔似笑非笑,不置可否,一转身刚要离开,却在最后时刻稳住了身形,回过头来,眼神幽深地将陆峥从头到脚好好看了一遍,又与独孤蚁裳交流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旋即对陆峥微笑道:“你二人的喜酒,我是要来吃的,在此之前,你需保住你自个儿的性命才是。”

    说罢,蓝不悔便身化血色蝴蝶,飞走了。

    陆峥站在原地,有些不明所以。

    向来杀人不眨眼的蓝大魔女,什么时候如此关心一个人来,还乐意说这种要他人珍重的话?

    陆峥心头不解,却也没有多想,便只当是蓝不悔不定时地又一次抽风而已。

    与陆峥这个当事人不同,旁观的独孤蚁裳却是略微蹙眉,明白蓝不悔没有说出来的话是什么意思。

    陆峥最近着实有些不正常,动不动便选择性失忆,但凡是他行为反常,便会晕过去,一醒来便就什么都忘了,且还有一点更诡异的是,无论是谁对陆峥说他的不正常之处,他都会选择性地无视,进而转眼就忘。所以,时间一长,为了小心起见,无论是独孤蚁裳还是蓝不悔,都不会特意点出陆峥不正常,就怕陆峥受了刺激,更加不正常。

    陆峥这情况,叫独孤蚁裳与蓝不悔两人甚至怀疑过,陆峥是不是被人夺舍了,可是凭借她两人的暗中观察,又与宿在流火剑之中常年陪伴陆峥与陆峥形影不离的剑灵受气包暗中交流过,陆峥的情况又不像是被夺舍,他倒有些想凡间普通人偶尔出现的病症,俗称间歇性的失心疯。

    想到这里,独孤蚁裳对陆峥道:“此间事了,我与你一起回一趟峥嵘峰,我也许久没有拜见云老先生了。”

    以防陆峥再出什么变故,独孤蚁裳以为,还需她与陆峥一同回到峥嵘峰,将陆峥的情况与云中怪说一说。

    陆峥并不晓得独孤蚁裳的真实心思,此时听到独孤蚁裳的话语,陆峥不由心中大喜,私以为独孤蚁裳是单纯想要拜见其师父。

    独孤蚁裳有此想法,着实难得。

    在陆峥的心中,云中怪亦师亦父,他对云中怪尊敬得很,自然也希望自己的媳妇儿能对云中怪也持有尊敬和孝顺的心。

    “好。若是师父晓得蚁裳你有这份心思,估计做梦都会笑醒的。”

    独孤蚁裳没有反驳,可是天知道,云中怪到底会不会睡觉,更不晓得云中怪睡觉会不会做梦。不过,向来没有什么情绪起伏的云中怪,做梦笑醒,那画面,想一想都叫人忍俊不禁,也叫人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陆峥给远在阴都鬼域等候多时的独孤悠,发去了一封飞鹤传书,简单交代了几句。

    两人一路上也顾不得休息,一路飞行,或御剑,或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