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得偿所愿
    陆峥突然有所感应,手握流火剑,抬目往虚空望了过去。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就在这时,半空之中的徐徐清风突然停止,四周亦为之一静。

    陆峥神经一紧,下意识握紧手中的流火剑,可刚一握紧,他便微一皱眉,将自己的手指松开了,同时,陆峥强迫自己尽量放松自己的神经。

    “你倒是识相,便不知你识趣否?”

    几乎便在同一时间,虚空中响起一道略带笑意的悠远声音。

    那声音听起来十分奇妙,像是响在耳侧,又像是响在天边,仔细辨认,却又辨不清这声音具体是从哪里传来的。

    陆峥敛了敛眼睫毛,将自己眼中的好笑神色收敛了,嘴上真诚道:“妖魂阁下无处不在,小人佩服。”

    “原来你还是个识趣的。”

    妖魂的声音带上了更加明显的笑意,转瞬,一道光影出现在陆峥身前。

    陆峥微微低头,没抬眼睛,充分表达了自己的恭敬之情。

    “呵呵。”

    妖魂心情愉悦地低笑了两声,旋即,便伸出手指将陆峥的下巴抬了起来。

    陆峥顺势举目望了过去。

    若是叫其他人见到陆峥这幅小心恭敬的模样,估计得吓一大跳。

    而事实上,刚刚抬眼往妖魂的脸庞望过去的陆峥,吓了一跳。

    传说中有栖梧山妖神之称的上古妖魂,居然是个女子。

    只见这位在栖梧山中盛名流传千古的妖魂,面目姣好端庄,唯有狭长眼尾微勾,显露出几分妖媚勾魂来。

    陆峥有点惊异,他倒不是有其他什么意思,只是先前单从妖魂的话语中,他完全没有听出妖魂是个女子,准确来说,单以妖魂的声音来判断,根本听不出对方的性别是男是女。

    妖魂道:“怎么,你很诧异吾是个女子?”

    虽然方才照面不久,但陆峥已大致摸清了妖魂的一些喜好,譬如妖魂自视甚高,颇喜欢掌控全局,如此,陆峥在她面前便特意卖卖傻,且表现恭敬且小心翼翼一些。

    陆峥的这番表现,果然便叫妖魂的笑容多了不少。

    陆峥道:“妖魂阁下法力无边,地位尊崇,是男是女均无任何区别,端看您乐意为男为女。”

    妖魂眼睛含笑,勾人的眼睛瞬间勾魂夺魄。

    “不怪小白乐意格外开恩,许你一个外族人士参加祭山大典,原来你如此知情识趣讨人喜欢。你且说说,你一个外族人士,缘何要来栖梧山,缘何要争夺这祭山大典的魁首之位,如今,你得了这魁首之位,又是想要许下一个什么稀奇的愿望?”

    妖魂一口气问了一长串,语气没有过多的起伏,叫人难以辨清她的喜怒。

    要说这位上古妖魂已足够平易近人了,浑身气势悠远无边,却半点没有泄露,对待陆峥这个外族人士,也还算客气有礼。这叫陆峥不经诧异且倾佩。像是妖魂这般被栖梧山的纯正妖族们世代奉为妖神的存在,居然并没有作为神明的高高在上,这也真够奇异的了,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性格十分好猜的妖魂,还是十分好说话的。

    陆峥并无半点隐瞒,直言道:“不敢欺瞒妖魂阁下,小人作为一个外族人士,本是并无参加祭山大典的资格,只是,事情紧急,且人命关天,小人为了保全小人岳父的性命,不得不厚着脸皮恳求大祭司,进而参加祭山大典。小人的愿望,便是恳求妖魂阁下搭救小人岳父的性命。”

    说到这里,陆峥特意顿了顿,显出一副诚惶诚恐,并满心信任和期待的模样。

    见妖魂露出沉思的表情,陆峥再接再厉,继续道:“妖魂阁下。”

    陆峥突然有所感应,手握流火剑,抬目往虚空望了过去。

    就在这时,半空之中的徐徐清风突然停止,四周亦为之一静。

    陆峥神经一紧,下意识握紧手中的流火剑,可刚一握紧,他便微一皱眉,将自己的手指松开了,同时,陆峥强迫自己尽量放松自己的神经。

    “你倒是识相,便不知你识趣否?”

    几乎便在同一时间,虚空中响起一道略带笑意的悠远声音。

    那声音听起来十分奇妙,像是响在耳侧,又像是响在天边,仔细辨认,却又辨不清这声音具体是从哪里传来的。

    陆峥敛了敛眼睫毛,将自己眼中的好笑神色收敛了,嘴上真诚道:“妖魂阁下无处不在,小人佩服。”

    “原来你还是个识趣的。”

    妖魂的声音带上了更加明显的笑意,转瞬,一道光影出现在陆峥身前。

    陆峥微微低头,没抬眼睛,充分表达了自己的恭敬之情。

    “呵呵。”

    妖魂心情愉悦地低笑了两声,旋即,便伸出手指将陆峥的下巴抬了起来。

    陆峥顺势举目望了过去。

    若是叫其他人见到陆峥这幅小心恭敬的模样,估计得吓一大跳。

    而事实上,刚刚抬眼往妖魂的脸庞望过去的陆峥,吓了一跳。

    传说中有栖梧山妖神之称的上古妖魂,居然是个女子。

    只见这位在栖梧山中盛名流传千古的妖魂,面目姣好端庄,唯有狭长眼尾微勾,显露出几分妖媚勾魂来。

    陆峥有点惊异,他倒不是有其他什么意思,只是先前单从妖魂的话语中,他完全没有听出妖魂是个女子,准确来说,单以妖魂的声音来判断,根本听不出对方的性别是男是女。

    妖魂道:“怎么,你很诧异吾是个女子?”

    虽然方才照面不久,但陆峥已大致摸清了妖魂的一些喜好,譬如妖魂自视甚高,颇喜欢掌控全局,如此,陆峥在她面前便特意卖卖傻,且表现恭敬且小心翼翼一些。

    陆峥的这番表现,果然便叫妖魂的笑容多了不少。

    陆峥道:“妖魂阁下法力无边,地位尊崇,是男是女均无任何区别,端看您乐意为男为女。”

    妖魂眼睛含笑,勾人的眼睛瞬间勾魂夺魄。

    “不怪小白乐意格外开恩,许你一个外族人士参加祭山大典,原来你如此知情识趣讨人喜欢。你且说说,你一个外族人士,缘何要来栖梧山,缘何要争夺这祭山大典的魁首之位,如今,你得了这魁首之位,又是想要许下一个什么稀奇的愿望?”

    妖魂一口气问了一长串,语气没有过多的起伏,叫人难以辨清她的喜怒。

    要说这位上古妖魂已足够平易近人了,浑身气势悠远无边,却半点没有泄露,对待陆峥这个外族人士,也还算客气有礼。这叫陆峥不经诧异且倾佩。像是妖魂这般被栖梧山的纯正妖族们世代奉为妖神的存在,居然并没有作为神明的高高在上,这也真够奇异的了,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性格十分好猜的妖魂,还是十分好说话的。

    陆峥并无半点隐瞒,直言道:“不敢欺瞒妖魂阁下,小人作为一个外族人士,本是并无参加祭山大典的资格,只是,事情紧急,且人命关天,小人为了保全小人岳父的性命,不得不厚着脸皮恳求大祭司,进而参加祭山大典。小人的愿望,便是恳求妖魂阁下搭救小人岳父的性命。”

    说到这里,陆峥特意顿了顿,显出一副诚惶诚恐,并满心信任和期待的模样。

    见妖魂露出沉思的表情,陆峥再接再厉,继续道:“妖魂阁下。”陆峥突然有所感应,手握流火剑,抬目往虚空望了过去。

    就在这时,半空之中的徐徐清风突然停止,四周亦为之一静。

    陆峥神经一紧,下意识握紧手中的流火剑,可刚一握紧,他便微一皱眉,将自己的手指松开了,同时,陆峥强迫自己尽量放松自己的神经。

    “你倒是识相,便不知你识趣否?”

    几乎便在同一时间,虚空中响起一道略带笑意的悠远声音。

    那声音听起来十分奇妙,像是响在耳侧,又像是响在天边,仔细辨认,却又辨不清这声音具体是从哪里传来的。

    陆峥敛了敛眼睫毛,将自己眼中的好笑神色收敛了,嘴上真诚道:“妖魂阁下无处不在,小人佩服。”

    “原来你还是个识趣的。”

    妖魂的声音带上了更加明显的笑意,转瞬,一道光影出现在陆峥身前。

    陆峥微微低头,没抬眼睛,充分表达了自己的恭敬之情。

    “呵呵。”

    妖魂心情愉悦地低笑了两声,旋即,便伸出手指将陆峥的下巴抬了起来。

    陆峥顺势举目望了过去。

    若是叫其他人见到陆峥这幅小心恭敬的模样,估计得吓一大跳。

    而事实上,刚刚抬眼往妖魂的脸庞望过去的陆峥,吓了一跳。

    传说中有栖梧山妖神之称的上古妖魂,居然是个女子。

    只见这位在栖梧山中盛名流传千古的妖魂,面目姣好端庄,唯有狭长眼尾微勾,显露出几分妖媚勾魂来。

    陆峥有点惊异,他倒不是有其他什么意思,只是先前单从妖魂的话语中,他完全没有听出妖魂是个女子,准确来说,单以妖魂的声音来判断,根本听不出对方的性别是男是女。

    妖魂道:“怎么,你很诧异吾是个女子?”

    虽然方才照面不久,但陆峥已大致摸清了妖魂的一些喜好,譬如妖魂自视甚高,颇喜欢掌控全局,如此,陆峥在她面前便特意卖卖傻,且表现恭敬且小心翼翼一些。

    陆峥的这番表现,果然便叫妖魂的笑容多了不少。

    陆峥道:“妖魂阁下法力无边,地位尊崇,是男是女均无任何区别,端看您乐意为男为女。”

    妖魂眼睛含笑,勾人的眼睛瞬间勾魂夺魄。

    “不怪小白乐意格外开恩,许你一个外族人士参加祭山大典,原来你如此知情识趣讨人喜欢。你且说说,你一个外族人士,缘何要来栖梧山,缘何要争夺这祭山大典的魁首之位,如今,你得了这魁首之位,又是想要许下一个什么稀奇的愿望?”

    妖魂一口气问了一长串,语气没有过多的起伏,叫人难以辨清她的喜怒。

    要说这位上古妖魂已足够平易近人了,浑身气势悠远无边,却半点没有泄露,对待陆峥这个外族人士,也还算客气有礼。这叫陆峥不经诧异且倾佩。像是妖魂这般被栖梧山的纯正妖族们世代奉为妖神的存在,居然并没有作为神明的高高在上,这也真够奇异的了,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性格十分好猜的妖魂,还是十分好说话的。

    陆峥并无半点隐瞒,直言道:“不敢欺瞒妖魂阁下,小人作为一个外族人士,本是并无参加祭山大典的资格,只是,事情紧急,且人命关天,小人为了保全小人岳父的性命,不得不厚着脸皮恳求大祭司,进而参加祭山大典。小人的愿望,便是恳求妖魂阁下搭救小人岳父的性命。”

    说到这里,陆峥特意顿了顿,显出一副诚惶诚恐,并满心信任和期待的模样。

    见妖魂露出沉思的表情,陆峥再接再厉,继续道:“妖魂阁下。”陆峥突然有所感应,手握流火剑,抬目往虚空望了过去。

    就在这时,半空之中的徐徐清风突然停止,四周亦为之一静。

    陆峥神经一紧,下意识握紧手中的流火剑,可刚一握紧,他便微一皱眉,将自己的手指松开了,同时,陆峥强迫自己尽量放松自己的神经。

    “你倒是识相,便不知你识趣否?”

    几乎便在同一时间,虚空中响起一道略带笑意的悠远声音。

    那声音听起来十分奇妙,像是响在耳侧,又像是响在天边,仔细辨认,却又辨不清这声音具体是从哪里传来的。

    陆峥敛了敛眼睫毛,迅速将自己眼中的好笑神色收敛了,嘴上真诚道:“妖魂阁下无处不在,小人佩服。”

    “原来你还是个识趣的。”

    妖魂的声音带上了更加明显的笑意,转瞬,一道光影便出现在陆峥的身前。

    陆峥微微低头,没抬眼睛,充分表达了自己的恭敬之情。

    “呵呵。”

    妖魂心情愉悦地低笑了两声,旋即,便伸出手指将陆峥的下巴抬了起来。

    陆峥顺势举目望了过去。

    只见上古妖魂此时正举目四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