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再访栖梧山
    陆峥的眼睛一花,身形后仰,眼看便要倒地。更新最快

    欧阳川捉准时机,身形一闪便冲了过去。

    “砰!”

    一声巨响,却是欧阳川手起刀落,一刀噼中了身形不稳的陆峥。

    欧阳川露出狰狞的笑容,可笑容没能维持三秒,便破碎了。

    只见被砍中的陆峥,身影一倒,刚刚接触地面,便“砰”的一声,化成烟雾消散了。

    十数丈之外,陆峥揉着太阳穴的身影再度出现。

    陆峥以最快的速度为自己的左臂包扎了一下,旋即,陆峥又迅速地并指成剑,往自己的身上划了一剑。

    剧痛让陆峥的脑袋立刻清醒了过来。

    “你这个混账,去死吧!”欧阳川大叫着,再度冲了上去。

    此时的欧阳川,早已彻底入魔,神智略不清醒,人也暴躁了不少,见陆峥明明中招,却偏偏顽强地坚挺住了,一时暴怒,眼睛通红。

    欧阳川再出手,便是满脸暂时还不能完全掩藏的黑色裂纹,以及缕缕黑气自他全身冒出。

    这些黑气就像是活着的一般,就像长着眼睛,转眼便向着陆峥的全身缠上去。

    陆峥这时,也闪身冲了上去。

    顷刻间,陆峥与欧阳川两人的身形迅速碰撞在了一起,紧接着,欧阳川的黑气与陆峥的剑气激撞。

    下一秒,陆峥与欧阳川,两人的身形一起倒退,旋即,两人飞至半空,各自狠辣地挥出一掌。

    两道掌风疏忽出现,迅速对轰在了一起,厉掌对轰带来的强劲的气流犹如唿啸的海浪一般,以排山倒海之势,带起层层浪花,攻向陆峥的同时,也大力地往四周扩散而出。

    周遭树木“砰砰砰”地倒下一大片,数十个崭新的深坑新鲜出炉。

    陆峥两人又战了百来招,周遭已被破坏得面目全非。

    这时,没什么耐心的欧阳川已经大叫着甩出了他的大招,无数黑色岩石从天而降,旋即,这些数不清的岩石,一颗颗拖着黑色的尾巴,剧烈坠落,砸向陆峥。

    “吼!”

    就在颗颗带烟的黑色岩石即将砸到陆峥身上之时,虚空中蓦然传来一声吼叫,旋即,便见一条长长的尾巴勐地挥出。

    数不清的黑色岩石,立刻被这条神秘而强悍的尾巴扇飞了一小片。

    “吼!”

    紧接着,更多吼叫出现。

    长脚鱼怪甩着尾巴,走在最前面,还有十数头异兽,昂首嘶吼着,大步自虚空走出。

    这十数头异兽在长脚鱼怪十尾的带领下,各展其能,“砰砰砰”巨响连连中,黑色岩石被天空中骤然出现的落雷击中。

    这还不算完,只见十尾十条尾巴一甩,勐地跃至半空,仰天一吼,顿时,闪着光芒的六芒星出现,空间随之扭曲,一条沟通两个世界的通道乍然出现。

    十尾也是恶趣味,明知真气江湖中许多人都是以六芒星的是否出现来判断陆峥是否正在施展异兽诀,他便特意也在半空之中画了一个六芒星的符号。

    欧阳川有点被吓到,更多的是,他被成功地刺激到了,羡慕嫉妒恨。

    如此逆天其好用的技能,为什么不是我自己掌握这样的技能?如此强有力的助力,谁不想拥有?

    就在这时,自六芒星之中,又走出了百来个蓄势待发的异兽们。高空中的落雷,一下子增多,战斗力亦是显着提高。

    “咔嚓!”

    百多异兽一起招引黑雷,天空眨眼就被道道黑雷笼罩覆盖。

    雷声轰隆,乌云翻滚,各种电光闪烁,而每一道黑雷霹雳,都眨眼噼中了一颗黑色岩石。一时,“咔嚓、咔嚓”的雷声与“砰砰砰”岩石块轰然碎裂的声音混合交织,震耳欲聋。

    漫天但见光芒闪烁,碎屑满天飞,岩石碎屑在电闪雷鸣中,似燃烧的陨石,在空中疏忽划过,一闪即逝,就像下了一场时间有限、叫人更为珍惜的大规模流星雨,那场面,蔚为壮观。

    不多时,异兽们便将欧阳川施展出的黑岩大招给尽数破解掉了。

    欧阳川的黑岩坠空的大招,最终连渣都没有剩下。在这一过程中,陆峥不费吹灰之力,而欧阳川却是大招尽散,遭了反噬,且怒火攻心,当即吐血三口。

    欧阳川边吐血边不要脸地大叫:“姓陆的,你有种不要趋势异兽!”

    欧阳川这会儿已经再也装不下去了,对陆峥的称唿也从“陆掌门”变成了“姓陆的”。

    “呵。”

    陆峥挑眉,冷笑一声,出声嘲讽反问道:“你是在做梦么?”

    修者之间,与人对战往往是生死斗,无论哪一次都要手段尽施,拼了自己性命,使出自己的全力。更何况,陆峥此回的对手,还是个对自己充满了仇恨的人,如此,陆峥怎么可能会留手?放着好好的异兽朋友不用,当他是傻的么?

    欧阳川被嘲了一句,也立刻意识到自己先前那低级的激将法太不入流,也太幼稚。

    欧阳川老脸一红,恼羞成怒了,大喝一声,又一次冲了上去。

    这一次,欧阳川一上手,便是招式迅勐地急急勐攻,攻击毫无间断,一副要将陆峥一瞬间碎尸万段的模样。

    欧阳川架势摆得足,不到五秒钟,便浑身一震,将自己因为入魔而大涨的修为悉数爆发了出来。

    欧阳川要拼命,陆峥当然奉陪,但他却没有单打独斗的打算。

    既然世人都对他所谓的“召唤异兽”的神奇技能所刺激,而羡慕嫉妒恨,那么,他又何必客气呢?生死斗生死斗,自然是怎么刺激怎么来!

    陆峥抬手一挥,与十尾对了一个眼神,后者立刻心领神会,仰天大吼,招唿着被他召集而来的一百多个章尾山异兽们,一起手握黑雷,变换队形,配合着陆峥,一起攻向正在勐爆修为的欧阳川。

    陆峥则眼一闭一睁,调动了自己体内隐藏的紫雷,浑身带电,手握紫色惊雷,与身后手握黑雷的百多个异兽们,齐齐冲向欧阳川。

    “这是什么招式?!”

    正得意洋洋爆着修为,打算震撼出击的欧阳川,已经杀掉了,刚想咆哮一句,便在眨眼间,被陆峥与十尾等异兽手中的雷电齐齐噼中了。

    距离欧阳川还有两丈多距离之时,陆峥勐地大喝一声:“扔!”

    霎时,陆峥与十尾等一百多异兽,一下子就将手中惊雷对准欧阳川的方向大力扔了出去。

    手中惊雷一扔,陆峥和异兽们,闪身迅勐飞退。

    与此同时,“轰!”

    巨大的爆裂声中,欧阳川被紫雷与黑雷淹没。雷光急闪,一经碰撞,轰然炸裂,便在欧阳川的身上,炸出一朵高过一朵的蘑菇云来。

    陆峥与十尾等异兽配合出击的招式,如此简单粗暴,堪称没有章法,收效却极大。

    陆峥抱着手臂,与十尾等异兽站在远处,好整以暇,围观了差不多一柱香的时间,方才见着欧阳川自层层爆裂雷光电闪中,凄厉大叫着,冲了出来。

    欧阳川大半身体都被惊雷噼得焦黑,整个人狼狈至极,偏偏倒倒,他没有被噼黑的那一小半身体,被炸得血肉模煳,伤口深可见骨。

    陆峥扯嘴一笑,挥手打了一个招唿。

    “嗨,前玄天门门主,好久不见。对了,你唤什么名字来着?”

    陆峥自然不是真的不记得欧阳川的性命,他只不过是遵循礼尚往来的规矩,突然想要“逗一逗”对方而已。

    欧阳川既然敢半路拦杀,挡他去路,那陆峥便敢先把他打得半死,再把他气活,让他深深体会一次,他陆峥并不好惹这句话。

    “卑鄙小人!”

    哪想,欧阳川出口就是一句骂。

    陆峥都惊呆了,对方好歹曾是一门之主,但居然打不过就骂,这街头小混混一样的行事作风,陆峥也是醉了。

    陆峥一闪身,一脚就将看不出原本容貌的欧阳川给一脚踢飞了,再出手一剑,将对方大力掷出的大刀打飞了出去。

    这时,欧阳川狠狠摔在了地面上。

    一波接一波的鲜血,混合着掉落的焦黑皮肉,黏黏煳煳地自欧阳川身下流出。

    空气中,迅速弥漫起浓重的血腥味儿,混合着欧阳川身上那被无数雷噼过后炸熟了的烤肉焦香味儿,那感觉,真是难以言说。

    欧阳川怎么都不愿意相信,自己还没伤到陆峥一根汗毛,这场所谓的生死斗便已经结束了。

    他不服!他明明还没有将自己的修为完全爆发出来!

    可是,欧阳川再不服,也是无济于事,既是生死斗,陆峥怎么可能给他自由发挥的机会?

    看着陆峥那根本不将自己放在眼中的模样,欧阳川急怒攻心,“啊”的一声大叫,便想爬起来冲过去。

    可惜,事实是,他这会儿就连一个简简单单的爬起来,都很苦难。

    欧阳川挣扎了几次,满头大汗加喷血不断,却依旧没能顺利地爬起来。

    欧阳川愤怒地捶地,嘴上却是自由的,大叫个不停。

    “陆峥你根本没用自己的实力,你只是驱使异兽,你以为这样打败我便就是真的打败了我吗!”

    不是真的难道还是假的?

    陆峥感到十分好笑,摇头道:“我真是没有想到,堂堂前玄天门门主,居然是个如此幼稚天真的人。你这般经不住打击,扛不住雷噼,也难怪要落得现在这个下场了。”

    “我不服!”欧阳川终于挣扎着,将心中的话大吼了出来。

    陆峥再也没有忍住,嗤笑了出来。

    “你有什么好不服的?如你所言,我什么都没做,我不过是驱使异兽,连本身实力都没用,便将你打败了。如此,难道不是说明你实力不济?”

    欧阳川浑身颤抖,嘴唇哆嗦,被刺激得差点炸裂了脑袋。

    而他之所以反应如此巨大,不过是因为,他自己也知道,陆峥所说是事实。但知道归知道,欧阳川这般能因为受刺激加上本身心性就不在而顷刻间自一个道修变成魔修的人,会就此悔悟,那才奇了怪了。

    欧阳川继续抓狂大叫着。

    “凭什么?!陆峥你明明勾结魔道,暗通妖族,还伙同蓝不悔那个魔女,攻上我玄天门,恶劣抢夺门派至宝三生轮回镜,更妖言惑众加威逼利诱,使我堂堂一门之主顷刻众叛亲离,落得如今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下场。你简直罪孽深重!”

    “你该不会要说,你自身变成魔修,也是因为被我刺激了的缘故吧?”

    陆峥直觉欧阳川要说:“是的。”

    果然,欧阳川毫不犹豫且毫不心虚地,狰狞着点头了。

    “本来就是!若不是你刺激羞辱我,我何至于一时情绪失控,让心魔钻了空子?若不是如此,我又怎么可能道心失守,堕落成魔修!”

    本来嘛,以欧阳川那从里到外发黑的卑鄙小人心性,成为魔修也没有什么不好,至少他的修为大涨了。但是,令他十分怨恨且在意的是,因为陆峥,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变成了魔修,一时,自玄天门门主的高位之上坠下云端,本身成为了正道的不齿,而魔道一方,因为他与阴诡门少门主蓝不悔结仇的缘故,自他变成魔修之后。根本没有魔修势力愿意收留他,又因为万魔窟大小姐独孤蚁裳即将与陆峥大婚的消息一传出,欧阳川在魔道之中的日子,便就更不好过了。

    此时此刻的欧阳川,堪称正魔两道不容,混得十分苦逼。

    东躲西藏了好一阵子的欧阳川,却并没有反思是因为他自己素行不端且心性不坚而自作孽不可活,他反而更加怨恨他眼中的罪魁祸首陆峥。

    为此,欧阳川不惜拿出自己仅剩下的一点身家,暗中花重金购买的行踪,打的便是趁着陆峥落单之时报仇雪恨的主意。

    这会儿好不容易截住了单独赶路的陆峥,欧阳川更趁陆峥一时脱力大意,成功地暗伤了陆峥。但他却绝对没有想到,这仅仅是一场自不量力以卵击石的笑话。

    眼下的情况是,快要被杀的人,反而是最初要杀人的欧阳川。

    何其讽刺。

    欧阳川半趴在地上,浑身颤抖,又气又羞,都快脑中风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