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三百七十四章 露脸装逼
    一个明明情绪波动很大的人,却生生将自己压抑成了一个情绪不怎么波动的一潭死水。

    此时此刻的闵云,便是如此。

    而陆峥第一次见到的闵云,那副高冷范儿,说不得也是他憋了许久方才装出来的吧?

    当陆峥的眼角看到闵云的又一连串的压制自己情绪的小动作时,他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有了一些小的新的猜测。

    或许闵云特意压制自己的情绪,不止是因为想要更好地装出超脱物外的出尘高人范,另外一方面,他极有可能是怕自己会步上独孤舒河的后尘,一旦他的情绪失控,乃至彻底疯癫,实力再高,也救不回来。谁知道,许久未曾现身过的独孤舒河,是不是兀自趟在一个角落死硬了呢?更何况,他闵云还是个修为大降、元气大伤之人,便就更经不起心魔的折腾了。

    从始至终,闵云是知道自己有心魔的,他也知道自己偶尔会处于一种半疯的状态。而闵云的这般状态若是一直这样不温不火地持续下去,一般是不会产生多大的害处的。

    在这片大陆之上,单就修者来说,在漫长的修炼求道的路途之中,有一点点心魔什么的,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修者生出丁点心魔,也是早晚的事。区别只在于,有的人战胜了自己的心魔,得到心境上与修为上的双重升华,而有的人失败了,从此或止步不前或万劫不复。

    此外,还有一种人,是介于战胜与失败之间,心魔根深蒂固,难以祛除,然而,受心魔毒害的程度却不深,虽难以彻底摆脱,却也不至于产生致命的结果。闵云便是属于这一类。他的心魔源于对异兽诀的求而不得,太执着,情绪波动较大。若是一直这般不温不火下去,闵云最多便是容易暴躁动怒罢了。

    可世事无常,好死不活地,偏偏叫闵云遇到了修得异兽诀的陆峥,不温不火的油锅里,乍然被放进了一簇火焰。闵云本就不平静的内心,瞬间便就犹如排山倒海,一发不可收拾。而长此以往,闵云迟早步上独孤舒河的后尘。

    这也难怪闵云如此自我的一个人,会突然强自压抑自己的情绪波动了。

    陆峥越想越觉得,事实便是自己所猜测的那样,一时看闵云的样子便觉得更傻更好笑了。

    陆峥咳嗽一声,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微微一笑,玩笑道:“没想到闵老宗主,人老心不老,尤其好奇新奇的事物,对我那小小的实习门人竟然还挺上心。我代我的小门人先道一声谢。”

    闵云暗中握拳,眼中神色变化了一瞬,旋即面色看起来无甚变化地开口说道:“陆掌门说笑了。本座听闻那心魔山脉的山灵殊异得很,便很想见识一下。只是不知,这天生天养的山灵,怎么突然就成了逆苍派的门人了?”

    闵云的语气尽量没有什么起伏变化,将这一大段话说出来,却并无多少挑衅的成分一般,仿佛他说这话,不过是纯粹因为好奇罢了。

    陆峥淡淡地抬眼,看向闵云。

    “看来闵老宗主对我那山灵门人,乃至对我逆苍派,均好奇得很。只是此间乃我门派中事务,实在不好与闵老宗主你一个外人多说。”

    与闵云同样,陆峥说话的语气也是十分的客气,只是他说话的内容却并不怎么客气。

    一时,暗潮汹涌。

    陆峥与闵云两人,双双对视,谁也没说话,气息上却是剑拔弩张,各不相让。

    一旁被迫围观的修者们再度屏气凝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陆峥与闵云这一对,堪称老冤家。因为异兽诀,因为青帝之死的各执一词,因为八月十五一场生死斗,一方实力大降,从一个圣阶变成了尊阶,另一方则被对方暗中污蔑、截杀与暗算了很多年。

    这般仇怨,根本不可能轻易了结。

    只是,事情的发展,再次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最终,无论是陆峥还是闵云,都不约而同地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般,各自扭开了目光,直到众人一起进入逆苍派,都没有再进行单独的交谈。

    而这时,因为闵云到来的缘故,一些乐意被他领导并顺利挤入六十个名额的道修们,迅速走到了他的身后,以他为马首是瞻。还有部分道修,则以先前在陆峥与燕十三面前说过几句话的张姓修者为头头,一块儿行动。剩下的魔修们,则大多是单独行动,各自为营。

    剩下的,并不属于这六十个名额的其余外来修者,则尽量不发出任何吵闹的声音来。

    这些修者虽说没有成为幸运六十人当中的一个,却并不愿意就此离开,便是留在山脚下眼巴巴望着,等待结果出来,也是极好的。

    唯一的问题是,陆峥愿意不愿意让这群外来的道修与魔修在这里久待。

    迎着陆峥若有若无的扫视目光,一些脸皮稍薄的修者,率先耐不住,不好意思地开口请求。

    “陆掌门,我等实在是对那心魔山脉的山灵好气的很,虽说不能身临其境地近距离围观,但依旧很想尽可能地待在距离那山灵最近的位置。等到山上的六十人下山,我等便一块儿离开。还请陆掌门大人有大量,通融通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