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三百六十九章 震惊江湖
    双手之中捧着心魔山脉的山灵,燕十三就像捧了一个祖宗,一会儿使劲摁紧,一会儿小心翼翼轻捧,反反复复的变化姿势,就怕自己一不小心便将这独一无二的稀奇的玩意儿给一把捏死了。

    很快,燕十三便将心魔山脉的山灵塞回了陆峥的手上。

    燕十三崇拜且喜悦地泪光闪闪,脑中好一通脑补,最终,抽咽着道:“掌门辛苦了,您本是出门练,却意外遭遇了生死危险,不曾想,您不仅安然无恙地回来了,居然还抓回了心魔山脉的山灵,其中辛苦与艰险,真是叫人难以想象,您真是太厉害了,太不容易了!”

    陆峥:“……”

    陆峥瞬间便无话可说了,而且,他怎么突然觉得,他这位十三兄弟有点被自己的脑残粉老木给传染了呢?

    同一时间,燕十三已经脑补出了一大段陆峥口中那所谓的“意外收获”,到底是怎样得来的。

    这天底下哪里会有免费的午餐?这心魔山脉的山灵,一定是掌门经千辛万苦、排除万难、经一场接一场生死斗。

    虽然燕十三脑补出来的,与事实也算相差不远,陆峥的确差点死了一次又一次。但陆峥总觉得,燕十三那崇拜的小眼神,太过火热了,总给人一种,他会随时冲上来将人死死抱住不停痛哭流涕的感觉。

    小小脑补了一下的陆峥,当即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将山灵揣回自个儿的空间之后,忍不住说了一句:“十三啊,有的时候,你并不一定要跟着老木走。”

    木重天便是标准的狂热脑残粉的代表,尽管在被燕十三带头单独教育了数年之后,已经收敛了不少,至少没有再次每每一见着陆峥便热烈盈眶地激动冲上来,但他那一直收敛不了眼神,却是无声胜有声,叫陆峥每一次见着,都忍不住产生一股自己欺负了对方的错觉。

    而陆峥怎么也没有想到,燕十三。

    另外一方面,陆峥内心还是有一丝喜悦的,毕竟,自己的狂热粉越多,越能证明,自己的人格魅力挺大的。虽然陆峥十分清楚,无论是木重天还是燕十三,其实崇拜与仰慕的都不是他的人格,而更多的,是崇拜他的力量与运道。

    当然,这样一想,陆峥便会产生又一个错觉,那便是觉得自己似乎成了只会卖弄运气和躯体蛮力的武夫一般。如此,想一想,刚刚生出一丝窃喜和得意的陆峥,立刻便笑不出来,得意不起来了。

    所以,便就认为老木和十三都是更看重自己的人格魅力吧!陆峥自欺欺人地如是想到。

    且不说木重天与燕十三两个,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对陆峥别样崇拜和仰慕,就说陆峥带回了心魔山脉山灵的事,一经流传,立刻便造成了新一波的轰动。

    距离陆峥上一回的公开现身,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期间,关于独孤舒河住在逆苍派主峰峥嵘峰的事情,天下皆知,且在此时间段内,独孤舒河十分“高调”,一会儿发个疯、一会儿发个狂,一疯狂起来,整座峥嵘峰,连带着周围数百里范围内的所有山川草木,齐齐震动。

    如此,根本没有谁认为独孤舒河在疯狂之时会保有多少理智,更别说,先前关于便是陆峥将独孤舒河给彻底刺激疯掉的传闻,一直甚嚣尘上,加之陆峥与独孤蚁裳之间的感情一直不被独孤舒河所接受。所以,几乎人人都在暗自猜测,陆峥早晚要被独孤舒河给杀了或者剐了。除非,陆峥的杀神师父云中怪护短出手。

    江湖也就那么一点大,有点热闹的八卦,谁都追着不放,只是随着时间越走越多,陆峥却偏偏活得好好的,这叫吃瓜群众们,十分好奇,怎么独孤舒河还没有将陆峥给几下弄死。

    就在吃瓜群众中的八卦心与好奇心,暗自到达了一个小高/潮之时,陆峥恰恰便在这时突然消失不见了。准确来说,陆峥是突然便闭门不出了。

    自从陆峥突然晋级为尊阶二星的超级的强者之后,无论是名门正派,还是邪魔外道,抑或其他一些势力与家族,均不约而同地派出了隐藏踪迹并探查消息的好手,暗自隐匿在逆苍派方圆数百里之内,更有不少人是直接暂住在了距离逆苍派没有多远的新兴小镇之上。这些专业技术人员,堪称时刻关注着峥嵘峰上的动静,更时刻关注着陆峥这个风云人物的动静。

    而陆峥长时间没有现身,这些专业技术人员,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陆峥终于被彻底发疯的独孤舒河给干掉了。

    尽管,许多人都亲眼见着独孤舒河早就飞身离开了峥嵘峰,按理说,陆峥应该没有被独孤舒河干掉才是,最为直接的证明便是,自打独孤舒河飞身离开之后,整个逆苍派,包括陆峥的杀神师父云中怪在内,并没有半点暴怒悲愤的征兆,更没有谁前往拦截和追杀独孤舒河。

    但人人都有一颗抓住八卦并期待更高/潮的心,人们更愿意相信自己关注的爆点。

    “逆苍派的掌门陆峥,终于被他的未来老丈人给干掉了,据说死得渣都不剩!”

    “看这逆苍派秘不发丧的架势,一定是陆峥在门派中丝毫不得人心。说不得,这会儿,逆苍派中,举派欢庆,正为陆峥的死而欢唿雀跃呢!”

    “独孤舒河杀完陆峥,便自个儿撞山自杀去了,据说,独孤蚁裳已经哭晕在万魔窟!”

    各种奇葩的言论,毫无间隔地,迅速在真气江湖之中蔓延。

    而陆峥在返回峥嵘峰的途中,也听到了相关的不少传闻。

    对此,凶名不断,时刻站在风口浪尖的陆大掌门,根本不生气,但不生气不代表不回应。

    他自己倒是无所谓的,反正他又不是真的被杀了。但是,未来老丈人与未来老婆,却是容不得他人半分污蔑的!更何况,这老婆还没娶到手呢,自己便让老婆的亲爹一而再再而三地背上了。

    所以,这一回,陆峥在与自己的师父云中怪交代了自己的经、成果与自己此时此刻的想法之后,立刻便吩咐了燕十三,迅速将他出山练、意外得了心魔山脉山灵的劲爆消息,放了出去。干脆好事不藏,人不怕出名,要现身便即刻搅弄风云。

    “!”

    修者有去无回的、谁去谁死、素来有‘禁地之最’。犹如插上了翅膀。

    估计其最大的缘由,便是轻易没有哪个谁,犹如陆峥这般别出心裁的,竟然!

    山灵很是感激。

    双手之中捧着心魔山脉的山灵,燕十三就像捧了一个祖宗,一会儿使劲摁紧,一会儿小心翼翼轻捧,反反复复的变化姿势,就怕自己一不小心便将这独一无二的稀奇的玩意儿给一把捏死了。

    很快,燕十三便将心魔山脉的山灵塞回了陆峥的手上。

    燕十三崇拜且喜悦地泪光闪闪,脑中好一通脑补,最终,抽咽着道:“掌门辛苦了,您本是出门练,却意外遭遇了生死危险,不曾想,您不仅安然无恙地回来了,居然还抓回了心魔山脉的山灵,其中辛苦与艰险,真是叫人难以想象,您真是太厉害了,太不容易了!”

    陆峥:“……”

    陆峥瞬间便无话可说了,而且,他怎么突然觉得,他这位十三兄弟有点被自己的脑残粉老木给传染了呢?

    同一时间,燕十三已经脑补出了一大段陆峥口中那所谓的“意外收获”,到底是怎样得来的。

    这天底下哪里会有免费的午餐?这心魔山脉的山灵,一定是掌门经千辛万苦、排除万难、经一场接一场生死斗。

    虽然燕十三脑补出来的,与事实也算相差不远,陆峥的确差点死了一次又一次。但陆峥总觉得,燕十三那崇拜的小眼神,太过火热了,总给人一种,他会随时冲上来将人死死抱住不停痛哭流涕的感觉。

    小小脑补了一下的陆峥,当即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将山灵揣回自个儿的空间之后,忍不住说了一句:“十三啊,有的时候,你并不一定要跟着老木走。”

    木重天便是标准的狂热脑残粉的代表,尽管在被燕十三带头单独教育了数年之后,已经收敛了不少,至少没有再次每每一见着陆峥便热烈盈眶地激动冲上来,但他那一直收敛不了眼神,却是无声胜有声,叫陆峥每一次见着,都忍不住产生一股自己欺负了对方的错觉。

    而陆峥怎么也没有想到,燕十三。

    另外一方面,陆峥内心还是有一丝喜悦的,毕竟,自己的狂热粉越多,越能证明,自己的人格魅力挺大的。虽然陆峥十分清楚,无论是木重天还是燕十三,其实崇拜与仰慕的都不是他的人格,而更多的,是崇拜他的力量与运道。

    当然,这样一想,陆峥便会产生又一个错觉,那便是觉得自己似乎成了只会卖弄运气和躯体蛮力的武夫一般。如此,想一想,刚刚生出一丝窃喜和得意的陆峥,立刻便笑不出来,得意不起来了。

    所以,便就认为老木和十三都是更看重自己的人格魅力吧!陆峥自欺欺人地如是想到。

    且不说木重天与燕十三两个,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对陆峥别样崇拜和仰慕,就说陆峥带回了心魔山脉山灵的事,一经流传,立刻便造成了新一波的轰动。

    距离陆峥上一回的公开现身,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期间,关于独孤舒河住在逆苍派主峰峥嵘峰的事情,天下皆知,且在此时间段内,独孤舒河十分“高调”,一会儿发个疯、一会儿发个狂,一疯狂起来,整座峥嵘峰,连带着周围数百里范围内的所有山川草木,齐齐震动。

    如此,根本没有谁认为独孤舒河在疯狂之时会保有多少理智,更别说,先前关于便是陆峥将独孤舒河给彻底刺激疯掉的传闻,一直甚嚣尘上,加之陆峥与独孤蚁裳之间的感情一直不被独孤舒河所接受。所以,几乎人人都在暗自猜测,陆峥早晚要被独孤舒河给杀了或者剐了。除非,陆峥的杀神师父云中怪护短出手。

    江湖也就那么一点大,有点热闹的八卦,谁都追着不放,只是随着时间越走越多,陆峥却偏偏活得好好的,这叫吃瓜群众们,十分好奇,怎么独孤舒河还没有将陆峥给几下弄死。

    就在吃瓜群众中的八卦心与好奇心,暗自到达了一个小高/潮之时,陆峥恰恰便在这时突然消失不见了。准确来说,陆峥是突然便闭门不出了。

    自从陆峥突然晋级为尊阶二星的超级的强者之后,无论是名门正派,还是邪魔外道,抑或其他一些势力与家族,均不约而同地派出了隐藏踪迹并探查消息的好手,暗自隐匿在逆苍派方圆数百里之内,更有不少人是直接暂住在了距离逆苍派没有多远的新兴小镇之上。这些专业技术人员,堪称时刻关注着峥嵘峰上的动静,更时刻关注着陆峥这个风云人物的动静。

    而陆峥长时间没有现身,这些专业技术人员,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陆峥终于被彻底发疯的独孤舒河给干掉了。

    尽管,许多人都亲眼见着独孤舒河早就飞身离开了峥嵘峰,按理说,陆峥应该没有被独孤舒河干掉才是,最为直接的证明便是,自打独孤舒河飞身离开之后,整个逆苍派,包括陆峥的杀神师父云中怪在内,并没有半点暴怒悲愤的征兆,更没有谁前往拦截和追杀独孤舒河。

    但人人都有一颗抓住八卦并期待更高/潮的心,人们更愿意相信自己所关注到的爆点。

    没有谁前往拦截和追杀独孤舒河。

    但人人都有一颗抓住八卦并期待更高/潮的心,人们更愿意相信自己关注的爆点。没有谁前往拦截和追杀独孤舒河。

    但人人都有一颗抓住八卦并期待更高/潮的心,人们更愿意相信自己关注的爆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