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三百三十八章 欧阳川
    胖管事正匆匆赶路,自然是什么也没有听到,倒是边上有一黑壮的女杂役耳尖地听到了蓝不悔的两声冷哼。

    这女杂役心中不爽,一偏头,又正好见了蓝不悔有一张姣好淡雅的容貌,顿时一阵气闷和嫉妒,暗自呸了一口还不算完,竟悄悄地狠瞪了一眼蓝不悔,低声喝问:“你哼什么哼,是对做杂役有什么不满吗?小心我告诉管事,让你就连杂役也没得做。”

    蓝不悔:“”

    “噗。”

    纯良版陆峥,忍不住噗的一声便笑了出来。

    可怜它一株柔柔弱弱的小草,一见着那位逮谁杀谁的魔女,下意识内心里便一直战战兢兢,又偏生那魔女貌似看它十分不顺眼,老爱拿冷酷的眼神凌迟它,真是吓得它嫩叶都枯萎了。

    可是谁能想到,这位恐怖魔女,居然被一个凡人杂役给训斥了,还威胁了。

    哈哈,真是太好笑了。

    此刻如果叫主人望见这位恐怖的魔女这般遭遇,估计得笑疯吧?

    幻化成陆峥模样的幻心草,心内一阵大笑,面上肩膀抖动,差点忍不住大笑出来。

    这时,远远飘来一道凉幽幽的视线,幻心草躯壳一僵,冷汗唰啦啦地下,再也不敢得意忘形了。

    蓝不悔满意地收回自己的视线,挂着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淡雅面容,转身对那胆大包天的女杂役道:“姐姐教训得是,妹妹一时不小心,下次再也不犯了,还望姐姐手下留情。”

    “呵。呵。”

    女杂役呵了两声,张嘴还想训斥几句,一对上蓝不悔那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却无端觉得心内一凉,全身汗毛都炸了。

    女杂役强自呸了一口,面色惨白,下意识远离了看似柔弱好欺的蓝不悔。

    便在这时,前山大广场的边缘已经可以遥遥看到了。

    那胖管事站在远处,猛地回身,提高音量告诫道:“当杂役便要有当杂役的样子,从现在开始,噤声,脚步也尽量放轻,知道吗,你们这群不入流的东西,可千万不要发出半点声响,惊扰到了高贵的弟子门人们,他们可与你们不一样。”

    满意地看到,一群杂役新人紧张地紧闭嘴巴、踮起脚尖轻轻地走,胖管事这才高傲地一转身,带着人继续往前走。

    与噤若寒蝉吓得肝颤的新人杂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胖管事一路上,大袖生风,脚步如雷,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来了一般。

    周围的弟子们但凡见着这胖管事的,无不躬身问好,而这胖管事一见到比自己等级更高的,立刻就从一只骄傲的花孔雀变成了一只夹着尾巴的哈巴狗,谄媚逢迎,一样不落。

    如此两面人的丑态,似乎是玄天门门内的老传统一般,随处可见,下至杂役弟子,上至管事长老。

    如此一个烂到根子里的门派,也算是真气江湖中一朵难得的奇葩了。

    周遭乱哄哄的状态又持续了小半个时辰,将要参加“洗脑大会”的新人弟子们陆陆续续汇聚到偌大广场之中。

    不多时,一群穿着青色劲装的内门弟子鱼贯走出,先是眼高于顶地环视一圈,旋即便分列左右,将广场包围了一圈。

    看这架势,该是那另类的“洗脑大会”要开始了。

    果然,又是片刻的功夫过去,便有数个管事模样的中年男子走出,低声喝令,招呼胖管事等低级小管事迅速将自己手底下分管的一批新人子弟管教好。

    “你们这些低级的不入流的东西,都给本管事听好,门主即刻就到,尔等屏气凝神,最好不要发出半点声音,否则,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可别怪本管事没有事先警告尔等。

    ”

    分管男女杂役的胖管事,尽管先前已经教育过新人杂役了,这时却不知是因为当真不放心还是因为其他什么诸如耀武扬威的缘故,尖着嗓子,横眉竖目地又吩咐了一声。

    “是,管事大人。”

    有小杂役声细如蚊,小声又小声地回应,立刻便将那得意忘形的胖管事给取悦了。

    蓝不悔幽幽收回视线,嘴角要勾不勾。

    这样的变脸游戏,她快要玩腻了,虽然她此时此刻顶着的本来就是自己的脸。

    蓝不悔瞥了眼身后不远处那由幻心草假扮的纯良版陆峥,一眯眼,差点没忍住又冷哼一声。

    就在这时,人群中穿越而来一道特别的视线。

    蓝不悔循着方向望去,ns便见一个顶着清秀面庞的少年郎正慢悠悠收回视线,复又冲着她的方向挑了挑眉。

    明明是一张深看也不怎么帅气的稚嫩青涩的脸,偏生却在那张脸一挑眉之时,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成熟诱惑来。

    蓝不悔原本烦躁无聊的心,一下子就愉悦了起来,冲那顶着别人脸的陆峥冷冷一弯唇,再一转眼,蓝不悔又开始耐心十足,继续扮演起她的淡雅小芙蓉来。

    好死不活,莫名地对蓝不悔产生了畏惧的黑壮女杂役,这一次又倒霉催地全程围观了蓝不悔的变脸过程。

    迎着对方那哆嗦的目光,蓝不悔微微转眸,递给对方一个优雅无害的笑容。

    结果,那黑壮女杂役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竟然当场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倒地不起了。

    一个新人女杂役的突发状况,并没有引起多大的骚乱,胖管事只是大手一挥,叫门内弟子将之拖下去扔到山下。

    “本管事观这女子有疯病,一见着大场面便把持不住,如此角色,自然是不适合继续待在我玄天门的。”胖管事如是说。

    便在胖管事说话间,一声肃穆钟声响起。

    哄闹不止的广场上,顷刻人声静止,便见数道身影自远方天际缓缓驾雾而来,为首一个最为气势,一马当先,轰然落在空置的高台上。

    这人落脚之处,“咔嚓”一声,裂出道道裂纹缝隙来。

    众多弟子赶忙低头,不敢直视。

    这人是个留着山羊胡的瘦削老头,穿一身绣着金线牡丹的宽大白袍,下巴高高扬起,拿眼角瞥人,十分倨傲。

    正是玄天门门主,欧阳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