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初雪之约
    “呱呱,傻瓜,傻瓜。?????一?  看书  ”

    纯属路过的嘴欠乌鸦,似故意一般,在陆峥头顶肆无忌惮地盘旋了好一阵方才离开,离开之前还不忘再次嘲讽两声,嘲讽完了陆峥,竟还依依不舍地回过鸟脑袋垂涎地望了好几眼远处的独孤蚁裳。

    许多飞禽走兽受灵山气运的影响,也有可能诞生出几分灵智,虽不至于化成人形,但操着一口鸟语暗地骂人的,还是不少。

    好死不活,偏生陆峥现在是能听得懂鸟语的。

    好不容易忍住了将那死鸟打下来的冲动,陆峥的脸色有些不好,问独孤蚁裳:“蚁裳,你可曾听见方才那飞过的乌鸦叫唤了什么?”

    问这话时,天空飘下一片黑色羽毛,晃悠悠正好扑到陆峥的面颊上,陆峥当即就想,他果然还是十分讨厌鸟之一类的。

    独孤蚁裳蹙眉,疑惑道:“乌鸦自是叫的‘呱呱呱’,难不成还有乌鸦不是这样叫的吗?”

    闻言,陆峥摇头一笑,将乌鸦骂自己是“傻瓜”的事抛之脑后,旋即张口不要脸道:“我在章尾山吃了一颗百语果,自此能听懂异兽与动物的话,我方才便听见那乌鸦在一个劲夸我帅呢。虽然那只乌鸦是公的,却不想也被我的英姿所折服,竟也忍不住一个劲的夸赞我。”

    陆峥这话,嘈点太多,独孤蚁裳弯唇笑了笑,倒是没有追问。????壹?看书

    陆峥却来了兴致,便将自己在章尾山的经历,一字不落地全部讲给陆峥听了。

    独孤蚁裳感叹道:“没想到,你尚有这番奇遇。而那章尾山一脉的异兽,倒是坦诚憨厚,便是你先前召唤出的那些奇形异兽吗?”

    “是的,而我现在与之签订了新契约,自此再要召唤我那些异兽朋友,便再不用使用口诀了,也不会受本源真气多寡的限制。十天后,第一批异兽朋友便会前来峥嵘峰,与小土包他们一块学习和修炼了。”

    陆峥说得兴起处,眉开眼笑,整个人便自清冷俊逸的青年变成了一个阳光暖男。

    自此,陆峥在说什么,独孤蚁裳倒是没怎么在意去听,她更想注意的是此时此刻陆峥讲话的神情,暖暖如冬日里正午的骄阳,明媚美好,正是她这样大半生处于阴暗幻境中的魔修最爱的那一款。

    注意到独孤蚁裳那认真专注的目光,陆峥脸上一红,不由自主一低头,旋即又觉得自己这番表现太怂,忙又抬起头来,伸手握住独孤蚁裳的双手,一咬牙将自己心底里最想说的话给说了出来。

    “蚁裳,先前事多,加之我心里始终有点羞怯,所以没有与你讲最紧要的,我便是想问你,我上门求亲的事,你是如何看的?”

    如何看?哪有人问得这样直接的。?  壹????看书

    独孤蚁裳的脸颊泛起红晕,几乎不敢直视陆峥的眼睛,实在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好,又怕自己什么都不说对方要误会。

    见独孤蚁裳蹙眉咬唇,一阵沉默,陆峥急得满脑门汗。他方才一时口笨说得太直接,刚一说出口便晓得自己那话搞不好要遭,但说出去的话又怎能收回来?

    且说他与蚁裳之间,既是两情相悦,成亲结合便是早晚的事,如此话题又如何说不得了?

    这样一想,陆峥终于拿回点平日里叱咤风云的霸气果敢来,一抬头,直视独孤蚁裳的双眼,认真又深情地亲吻了一下独孤蚁裳的额头,旋即开口道:“蚁裳,我自第一眼见到你,便就再也移不开眼,之后,与你诸多历险,又数度被你搭救,更险累了你的性命。自此,我便更加离不开你了,我每日里除了修炼,唯一一件事便是想与你多亲近亲近,如此,不是爱是什么?我知你对我的情意亦是深浓,奈何我俩始终聚少离多,每一回相聚都像是牛郎与织女鹊桥相会。”

    说到这里,陆峥忧伤一笑,问独孤蚁裳:“蚁裳,你晓得谁是牛郎谁是织女吗?便是凡间传说中,每一年只在喜鹊搭建成的小拱桥上匆匆见一面的一对可怜虫。细想下来,我与你却是更可怜的,修者一闭关一出游,三年五载是常事,我们最长的时候,甚至十年未见。如此,我却是再也忍受不得了。且你我既已心意相通,何不成亲共组一个家庭呢?自此,你我每日相伴,名正言顺,也能时时刻刻见到对方。你说好么,蚁裳?”

    独孤蚁裳听得愣住,准确来说,自陆峥亲吻她额头开始,她便处于云雾蒸腾的朦朦胧胧如梦似幻中。

    陆峥所言,每一字每一句在她脑海中一遍一遍地回荡,当回荡了五六遍的时候,独孤蚁裳终于听懂了陆峥所言之意,当即“噗嗤”笑了出来。

    纵使偶尔娇羞,但作为万魔之上的大小姐,独孤蚁裳又哪里是一般的小儿女?

    这感情之事,水到渠成,也是该出手时便出手。

    便见独孤蚁裳突然一伸手,楼住陆峥的脖子,将身体依偎过去,低声道:“傻瓜,我自然是与你想的一样,能成亲自然是好的。”

    陆峥心花怒放,再不忍耐,搂住心上人别样柔软的腰肢,俯身亲吻上去。

    两道身影,紧紧相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