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三百二十五章 老祖化石
    陆峥提出的第五条,甫一出口,便叫山谷中的一众异兽惊愣住了,大概异兽们也没有想到,在族长口中经常忽悠人的陆峥竟也是个实诚人。??要看?书W书W?W·1·CC

    一阵沉默后,便是翻天的雀跃欢呼,许多异兽不分雌雄,双眼竟然泛起泪花。

    一头又一头奇形异兽向着陆峥的方向靠拢。

    在陆峥的印象中,一直以来都十分沉稳且安静的长脚鱼怪,竟然涕泪横流,抱住他的腿,哭得稀里哗啦。

    长脚鱼怪是陆峥召唤出来的第一头异兽,且陆峥的每一次召唤,他都是第一个自六芒星阵法中摆尾走出,双方之间的感情算是最深的,陆峥不由得想要安慰他几句。

    “老伙计,淡定一点。”

    陆峥想要安慰,却不知怎样安慰,他毕竟不是个擅长此类之人。

    这时,百尾一伸手,便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长脚鱼怪搂到了自己的怀抱中,狠狠揉捏了几下,旋即对陆峥道:“我这弟弟幼时妄图偷跑出山,没想到遭了天雷劈打,一身原型不保,落得个四不像的下场,所以,此番听说幼年崽兽亦能透过契约随时出山,一时太过高兴和感慨,有所失态,叫你见笑了。”

    陆峥吃惊,指着长脚鱼怪问百尾:“你说这是你弟弟?”

    百尾点头,眼神中露出一点作为兄长的慈爱来,张口道:“这是我一母同胞的弟弟,名唤‘十尾’。要?看??书W?W?W?·”

    陆峥这回是着实吃惊了,这长脚鱼怪与人面蛇身的头兽,长得半点不像,单从两头异兽的名字上来看倒是像足了兄弟。想来,诚如百尾所言,这十尾小时候并不是长成这样的,怪不得他会如此激动大哭了。

    十尾又大哭了好一会儿,最后自己也十分不好意思,鱼脸上挂着两团腮红,打着哭嗝向陆峥道谢:“我的好朋友,多谢你的慷慨与大义,我等感激不尽。”

    百尾紧跟着率领章尾山所有异兽向着陆峥极为郑重地鞠了一躬,陈恳道:“既是朋友,又有永世盟约,我等自要全力以赴,协助陆峥你登上人类的顶峰。所以,那第一条还是照我说的,兽数自一千改成三千吧,我章尾山异兽九千多头,成年壮兽占五千左右,剩下两千壮兽守山,不成问题,还望陆峥你不要推辞。”

    推辞不下,陆峥没再拒绝,只是心中暗自有个决定,不到万不得已,自己还是以召唤一千异兽为上限,对方对他仗义,他也不能太寡恩薄情。

    接下来,陆峥与百尾一同在那皱巴巴却别样贵重的契约纸张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滴下心头血,各念誓词。

    新契约生成,旋即,便见那一张皱巴巴的纸张蓦地绽放出一道耀目白光,天降彩虹祥云,又有种种异象交织,便是天道认可了陆峥与百尾签订的这一份新契约。要看书

    白光散去,纸张变成一卷镌刻着异兽面谱的白玉卷轴,卷轴之中,以异兽语与人族的通用语分别书写了新契约五条的所有内容,下方,两团云朵形状一样的红色血迹中,则分别镌刻着陆峥与百尾的签名,甚至在签名旁边,还有陆峥与百尾两个的缩小版身影,面目清晰,姿态栩栩如生。

    陆峥大感奇异,百尾解释道:“这是我章尾山老祖闲暇时炼制的异兽玉简,专用以签订契约所用,水火不侵,千万年不坏。”

    陆峥大赞:“章尾山老祖真乃奇才也!”

    百尾骄傲地笑了笑,转身挥手,立刻的,早排好长队的章尾山所有异兽,包括被抱在怀里哇哇乱叫的幼崽,一个接一个上前,与陆峥分别在那异兽玉简上签下了各自的名字,有的幼崽还不会写字,便由其父母带着“啪”的一声在卷轴中按上了自己的爪印,没爪子的便戳个唇印也是可以的。

    待陆峥与章尾山九千多头异兽签完名字,手指差点断掉。不过看着这些老老少少的雌兽与雄兽们个个喜极而泣的模样,倒也不怎么难受了。

    陆峥暗道:“看这章尾山异兽激动的模样,也不知道被关在这虚空小世界有多长时间了。”

    诚如百尾先前所言,拿逆苍派所辖的十八座山峰做比较,这章尾山小世界统共也就一百八十座山峰那么大,而这群章尾山异兽,大半以上个个牛高马大,有的单单体型就有半座山峰那般庞大,兽数又众多,除去世代居住的这一大山谷,要将这章尾山小世界给走完,对这群异兽来说,不过是数月的时间。

    数月走完一个世界,而一头异兽的寿数有多长?百年至千年,均有。如此这般,难不成兽生的百年乃至千年,都在逛这数月就能走完的小世界?

    如此看来,也难怪百尾等异兽会认为旁人羡慕的独居小世界不过是个小囚牢了。

    想一想若是自己被关在这样的小笼子里,一辈子也走不出去,那感觉可真够糟心的。

    就在这时,远处天空绽放了几朵粗陋的烟花,外形粗糙,却胜在氛围热闹,不少异兽欢呼跃起,相互手拉手,围着篝火,有说有笑,跳了起来。

    前一秒哭,后一秒笑,章尾山异兽也算是真性情流露了。

    一场篝火晚宴,随着远处烟花绽放,再次开锣。

    陆峥也被热情朴实的异兽们左右拉着,跳了好几段手舞足蹈。

    当晚宴进行到尾声,还能站着把话说完全的异兽,少之又少,陆峥也有些头脑晕乎。奇怪的是,那百尾却是喝一点就醉,醉过再喝,却是越喝越清醒,至少表面上看来是那样的没错。

    “为咱们的好朋友献上章我尾山最珍贵的宝物!”

    百尾猛然站起身,一声令下,甩出一样物件,立即便有十数异兽排众走出,领了物件,跑出去。

    不多时,这十多壮硕的异兽汉子跑回来了,肩扛一条形石台,步履沉稳,将肩上石台径直抬到陆峥的面前。

    有几个同样看似神色清醒的异兽面露阻拦之色,但一对上自家小族长那双威武的双瞳,立刻便识相地将劝阻的话给悉数咽了回去。

    陆峥听到,其中一头异兽小声嘀咕道:“族长应该还是存有理智的,应当不会做出什么特别出格的事。”

    另外一头异兽,声音同样挺小的回了一句:“该是想要向我们的好朋友展示展示老祖的神武英姿吧。”

    在陆峥的面前,长条石台上,静静躺着一具“睡姿”安详的异兽化石。

    这化石只有一个大概的形状,看得出是个奇形异兽,身躯魁梧壮硕,但面容模糊,看不真切。

    陆峥心中思索,面露崇敬,暗道:这一位便是那创出异兽玉简的奇才老祖?

    “百尾兄,您该不会是想要我与您这老祖也缔个约吧?”

    百尾摆摆手,示意陆峥不要玩笑,旋即,他一转身,对着那异兽化石十分恭敬地弯了弯腰,唤了一声:“打扰老祖了。”

    说罢,在阵阵尖叫与惊呼声中,百尾手起刀落,一刀便将他口中的老祖给对半剖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