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大器晚成,创新高
    “师父,怎么办,独孤魔主似乎当真了!”陆峥略着急,拉着师父云中怪藏在面目全非的飞瀑山谷一隅,大眼瞪小眼。

    作为云中怪的徒弟,陆峥可以说是最了解他这位师父的,譬如,那所谓的“三个月”,陆峥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这师父只是在信口胡诌。

    胡诌便胡诌吧,权当安未来老丈人的心,可偏偏对方深信不疑,竟然便在峥嵘峰上住下了。

    云中怪叹气一声,也挺发愁。他一日想不出办法,那独孤舒河便不会下山。

    陆峥又问云中怪:“师父,你不会当真有办法吧?”

    云中怪瞪了陆峥一眼,捋了捋下巴上的胡须,幽幽道:“笨徒弟呀,为今之计,你应当做的,便是好生修炼,多学一门保命的本事。”

    显然,云中怪并没有想到什么确切的办法。

    术法,。无.错。术法,本就是玄之又玄的东西,特别是一次性的术法,想要在术法消失后又将之分毫无损地恢复过来,恐难如登天。更何况是来自于阴都鬼域的术法。

    阴都鬼域嫌少记录在修者世界,相反,在凡人尘世中,倒是有些零星的传说。像是云中怪,也是早前自一册破烂古籍野史中窥见一二,那零星的一两句记录,还不如他这笨徒弟跟他讲的多。

    要从自言片语的记载和叙述中,找出复原路线图的法子,着实太难。

    云中怪道:“怕就怕,那路线图只是那凡人皇帝归天时留在凡间的最后一抹意念,倏忽成型,倏忽消失,根本无术法残留的痕迹。”

    无术法加持,单为凡人临死前的一抹意念,那要再度复原,除非该人活过来再死一次。但,这可能吗?

    “所以,徒弟你还是多多思考如何保命吧。”云中怪沉吟道。

    而三月后路线图不能恢复,独孤舒河势必发狂,这位万魔之主一旦发狂,逆苍派上下一块上,也挡不住他,除非云中怪出手。云中怪一出手,那便没有轻的,势必要将独孤舒河哪里打伤打残。

    如此,云中怪自己是不怎么愿意暴力插手的。

    出言欺骗在先,出手打杀在后,这样没有节操的事,云中怪自认是做不出来的。

    陆峥略作垂头丧气之姿,三月后的凄惨情状,他已经可以想见一二,偏偏,未来老丈人要动手收拾他,他还不能反手,甚至就连闪躲也要再三思量。

    “啪!”

    云中怪一巴掌拍在陆峥的后脑勺上,恨铁不成钢地问陆峥,道:“我且问你,事情尚未临头,便畏惧成这般模样,这叫什么?”

    陆峥道:“丢人。”

    “对!就是丢人!”说着,云中怪抬手又拍出一掌,继续训斥。

    “想我云中怪怎地交出你这般的笨徒弟来?你那未来老丈人不是省油的灯,就连理智也是时有时无,如此,你若不掌握一门真本事,没有为师看着,你迟早会被对方给打杀了。如今,你好歹也是个尊阶二星,虽不是太厉害,但修为根基倒是扎实,自身储备也还算可以,也是时候掌握一门杀手锏了。”

    “杀手锏?”陆峥疑惑。

    云中怪点头,道:“你也可以称之为傍身绝技。但凡成名修者,哪一个没有傍身绝技?徒儿你虽在幻术一道有独特法门,于画符摆阵一道也别有所长。但细想,前者受你自身修为与本源真气限制,段时间内,并不能长久施展。而后者,胜在出其不意,战中对付寻常修者,还算有用,关键时刻也可作逃命之用,但若是遇着真正的强者,估计你符纸还没甩出去,便被对方一招结果了。”

    陆峥连声称是,细想之下,更是一脑门冷汗并热汗齐下。

    “师父教训得是!徒弟羞惭!”

    陆峥惭愧得差点将脑袋贴到胸口上。

    以往到现今,幻术与符阵为他出力良多,他用着也是别样顺手,世人更多传他为当今真气江湖“幻术第一人”,又有不少人疑惑他竟是个符阵天才,无师自通,精彩绝伦。

    现在细想,诚如师父所说,他一直以来所自豪的这两样东西,其实徒有花架子,震慑寻常修者倒是足够了,要对付真正的强者,譬如黑翼,譬如独孤舒河,再譬如闵云,根本没啥太大的作用。就说他与闵云的那一场生死斗,单凭符纸与幻术,他根本伤不了闵云多少,最终,他也不过是好运地借了天雷之威。

    云中怪知晓自己的徒弟素来是个服管教的,此刻见他神色变化,脸上一缓,再次开口道:“且说你身上那半生不熟的万千剑意,纵使是个杀伤力极大的好东西,但你总归不是个纯粹的剑修,习之可御敌,要叱咤风云,却是差得远了。”

    陆峥连连点头,恭敬弯腰,诚恳请教道:“徒弟愚笨,还请师父指点迷津。”

    云中怪呵呵一笑,道:“这会儿你倒是乐意承认自己笨了,不过,大器晚成也不算差,修道修道,有所顿悟方才得道。为师特意拖到现在才指出你修炼的弊端,便是想你有所体悟和反思,日后专研自己的杀手锏,方才能够更加勤恳用心。”

    陆峥自是一阵拜服,便听自己那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