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三百一十章 一念顿悟,要逆天
    心中连逆苍派都不如何牵挂的师父云中怪,竟然会怜惜一个只是见过几面连话都没说过的陌生人?

    这真是天下最大的奇闻啊!

    陆峥忍不住稀奇道:“师父,徒儿今日方知,原来您也是个正常人啊。”

    陆峥总以为,自己的这位师父是任何不相关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都不会眨眼的人。而在他这位师父的心中,除了自己的徒弟和徒孙,便再无其他。却不想,他竟然也会可怜起自己的未来老丈人来。

    云中怪瞪了一眼还敢擅自说话的徒弟,旋即又叹息了一声,张口道:“为师看你那未来老丈人,也不算太讨厌。若是他来到这峥嵘峰,那么为师也不介意,出手将他制住。至于能不能保住他的性命,便该他的造化了。”

    “谢谢师父!”陆峥大喜过望,忍不住抱住突然大发慈悲的师父云中怪,一阵好话恭维。

    其结果便是,“啪”,陆掌门再次被自家暴力狂师父一巴掌拍上了后脑勺。

    被拍打了一记火辣辣的大掌,陆峥心头却是十分高兴,忍不住立刻便让飞鹤传书独孤蚁裳,告诉她,师父愿意出手。

    只要云中怪愿意,控制独孤舒河,还不是手到擒来?

    心中一块大石压下一半,陆峥便开始有些惆怅起来。

    说来,未来老丈人会彻底发疯,的确和他有莫大的关系,心中歉疚,便将先前关于自己是鬼域域主儿子的想法给抛之脑后了。

    云中怪一看陆峥在懊恼惆怅的表情,哪里不知这笨徒弟心中在想什么。

    抬了抬手掌,看了看自家笨徒弟那分外肿大的后脑勺,云中怪到底没下狠手,只是轻拍了一下陆峥的脑门,教训道:“冥冥之中,自有定数。那独孤舒河疯了上千年,能清醒到现在,已是世间奇迹。他要彻底疯掉,也不过是早晚的事。天道借你口,引诱独孤舒河彻底发疯,那是天道的算计与捉弄,也是独孤舒河自己的劫数,与你并无关系,你少想东想西。”

    话是这么说,但要人不歉疚是不可能的。只是,一味歉疚,却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陆峥暂时压下心中愧疚,问师父云中怪:“师父,您今日是对天道别有不满,更时而言说天道无情,徒儿不知,这天道到底是什么?”

    天道是什么?

    云中怪陷入沉默中,许久后抬眼,一扫,便见徒弟陆峥犹自认真且疑惑地望着自己,而远处偷看的两个小徒孙也是各自睁着一双大眼一眨不眨地望着自己。

    云中怪挑了一下眉毛,菊花一般沧桑的脸庞上露出一个幽深的笑容,眼神深邃,指了指天,指了指地,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陆峥,最后沧桑地开口,言道:“天道,道之主宰,包含有无,是万物的根源,也是天地的初始,不可用语言言说。你只要明白,在天道下,你我,乃至万物,都是蝼蚁一般的玩物,是被束缚的木偶,死死生生是一场戏,早被天道事先规划好了。”

    陆峥从不知道,自己无所不能的师父竟然是这样理解天道的,难不成师父云中怪是一个屈服于命运的人?

    “师父真是这样想的?照师父这样说来,那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总归是戏是木偶,活与不活,根本没有区别。师父变身这样想的么?师父如此认为,徒弟却不这样想!人活着,便是人定胜天,管他天道如何,只要活着,万物便是自己的主宰!”

    越说,陆峥越激动,他总觉得,他的师父不该是如此悲观绝望的人才是。

    这时,云中怪那仿佛看透一切看什么都是笑话的沧桑眼神终于有了一丝变化,眼中不着痕迹地流露出一丝欣慰与笑意。

    云中怪缓缓伸手,又拍了一次陆峥的后脑勺,这一次,他的动作却挺轻柔,似慈爱的抚摸一般。

    云中怪道:“徒儿所说不差,若是有命在,万物的主宰便该是自身。只是,天道任性霸道,作威作福惯了,又哪里会轻易允许万物跳出自己设定好的牢笼?所以,想要人定胜天,便必须有推翻天道的无上力量。为师的笨徒儿呀,你可知道,如何获取这无上力量么?”

    “修炼!变强!”陆峥不假思索,脑中似有一丝神光闪过,脱口便道。

    “不错!”

    云中怪眼中的赞赏再不遮掩,老脸上的沧桑也突然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一股改天换地的霸气决然。

    “徒弟,你的力量是有限的,你自身却是无限的。心有多高,这修炼的巅峰便有多高。修者,本就是逆天而为,挑战天道,便是要不断攀登一个又一个的巅峰,最终超越自己的一个又一个极限,获取超越天道的力量!彼时,便不是天道玩你,而是你玩天道!”

    随着云中怪话落,陆峥的身上,开始散发一阵白光,漫天真气汇聚,俱往陆峥身上潮涌。

    以往,陆峥修炼是为生存,后来是为报仇,再后来是为了匹配心上人独孤蚁裳,之后,便是想要变强,想要攀越巅峰。但攀上巅峰是为何,攀上巅峰之后又要做什么。陆峥却从来没有去想过。

    修者,修功法,拟天地,求长生,问道理,最终的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