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三百零七章 冥冥之中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有不测风云,杀身灾祸顷刻而至。

    突然发狂的独孤舒河,一手将陆峥狠狠拍在墙壁上,另外一只手闪电伸出,一把扣住陆峥的咽喉,嘴里发出“嚯嚯嚯”怪物一般的吼叫,显然,情绪失控到了极致,似在下一秒,他便要将陆峥碎尸万段一般。

    流火剑发出“嗡嗡嗡”的剧烈铿鸣声,剑灵受气包已然自剑中空间冒出了半截身躯,满脸杀气,伸手便要攻击独孤舒河。

    陆峥眼神一变,迅速出手,却不是攻击独孤舒河,反而是一把将欲要暴起的受气包与流火剑瞬间拍飞。

    独孤舒河已经对陆峥很是不喜,先前便就当着他的面吐血了一把,致使陆峥背上了刺杀的名头,如今,受气包再要出手攻击,那么陆峥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魔主!”

    后知后觉的冯准,一愣神,终于看清楚了眼前发生了什么,大叫一声,却见一道白影闪过。

    旋即,独孤蚁裳出现在陆峥的面前,一只手按在了独孤舒河的手臂上。

    看得出独孤蚁裳按得很用力,也阻挡得很辛苦,脸上滴下汗珠来,但她却没有退缩,死命地阻止住了独孤舒河想要一把捏碎陆峥咽喉的举动。

    “父亲,请你冷静一些。陆峥口中所说的古墓,根本不是母亲的坟墓。”

    傲云山下,独孤蚁裳曾听陆峥简单提起过他在外独自历练的数年时间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此时脑中急转,便知道自家发疯的父亲是被“古墓”二字给误导了。

    陆峥一愣,咽喉上几乎碎掉的剧痛让他瞬间清醒过来,听了独孤蚁裳的话,纵使不明白未来老丈人到底是哪一根神经搭错,他却也明白,问题是出在“古墓”二字身上,于是,赶忙出声解释。

    可惜,咽喉被独孤舒河死死捏住的陆峥,根本发不出声音,他便迅速拿神识凝结成声音,急速解释道:“陆峥前些年,无意中跌入人间帝皇的古墓中,自其中得了一卷古地图,之后,陆峥将破碎的古墓重新休整了一番。莫不是,那古墓的主人,是魔主您认识的?”

    话说到这里,捏在陆峥咽喉之上的手指,终于缓缓放松。

    这时,独孤蚁裳朝独孤离情使了一个眼色,后者立刻上前,一把将暂时安静下来的独孤舒河给拉开。

    独孤蚁裳心痛地将陆峥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眼中有泪花闪烁。

    依着陆峥的脾气,突然受此致命攻击,第一时间竟然不是反抗,反而是将忠心护主的剑灵给一把拍飞,更镇定如常的平和解释。

    如此反常的行为,独孤蚁裳哪里不知道陆峥都是为了她。

    眼看蚁裳竟然有落泪的趋势,正揉着脖子的陆峥,一下子就慌了,又是哄又是赔小心,手忙脚乱,心痛得很。

    “我这不是没事吗?蚁裳,你看,我半点事情都没有,就是突然被吓到了。哈哈,哈哈。”

    陆峥似将独孤舒河突然的发狂攻击,当做了玩笑一般,打哈哈而过,似毫不放在心上一般。而为了叫独孤蚁裳放心,陆峥更是特意做出害怕惊慌的表情,眼神夸张,兀自取乐自己,想逗独孤蚁裳一笑。

    独孤蚁裳反而落下泪来,依偎进陆峥的怀中,捶了一下他的胸口,低声骂了一句:“傻瓜!”

    可不就是傻瓜?为了她,受了如此多的委屈和折磨,居然还笑得出来,更难得,陆峥心中,竟无半点怨言。如此心上人,独孤蚁裳自觉自己是赚了。

    正拉着父亲的独孤离情,一阵咬牙切齿,分外后悔,自己怎会一时脑抽告诉了正在闭关的姐姐。早晓得,他便应该放任姓陆的被关到地老天荒才是。否则如此下去,凭借姓陆的那诓人讨好的手段,自家姐姐愈加泥足深陷,便是早晚的事。

    作为姐控,独孤离情暗自愤恨是正常的。

    而一旁的冯准,却是感动得眼眶通红。

    一开始,冯准对陆峥,便存了几分欣赏之意,觉得如此天纵奇才,世间少有。只是,后来这奇才,竟迷惑了他向来冷心冷情的外甥女,这便叫他十分不爽了,很有一种这人是个浪荡子的感觉。再后来,独孤舒河突地吐血,心中本来就有几分不爽的冯准,更是瞬间便认定了陆峥是前来刺杀的卑鄙小人,当场格杀他的心都有了。可是现在冷静下来,又观了陆峥面对致命危机却仍然不忘解除误会和安抚蚁裳,冯准便不由对陆峥再次改观起来。

    或许,真的是我心存偏见,错看了这陆峥。

    陆峥丝毫不知自己是无意中刷了一把好感。

    另外一边,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疯习惯了的独孤舒河,恢复大半神智,阴鹜地推开独孤离情,挥手一指,坐在了凭空出现的王座上,冷眼望向陆峥,淡淡开口。

    “你最好将所谓的古墓,一字不落地说清楚。”

    虽然陆峥已经迅速地简明扼要解释了一遍,但是神智未完全恢复的独孤舒河,却仍旧有点恍惚,理智上知道陆峥并没有挖了他爱妻的坟,可是情感上,他依旧有点收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