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二百九十五章 神秘客卿
    ♂,

    真正的严师一出马,陆峥这个新鲜出炉的魔鬼师父都要靠边站。

    云中怪一面张口教训,一面狠狠拍打陆峥的后脑勺,下手那叫一个快准狠,打得陆峥一个尊阶一星毫无还手之力。

    “为师的笨徒弟啊,你也不想想,为师开始教导你时,你几岁,你开始教导冰崖的时候,冰崖几岁?两岁大的娃,让你扔冰泉扔岩浆里浸泡,又被你倒吊在悬崖峭壁上十天十夜,不时还被扔到奔腾兽潮中,其他一些刀山火海,我就不说了,你这般做法,没把两岁大的小徒弟给玩死……啧,真是人贱命好啊!”

    云中怪一通教训呵斥与重力拍打下来,前几分钟还在清风殿里意气风发忽悠这个忽悠那个的陆掌门,当即无地自容起来,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一副深刻认识到了自己错误的模样,低头认错,如一个被教导主任训斥的小学生,就差没有面红耳赤地将脑袋低到胸口上。

    “为师怎么教出你这样的徒弟呢?脑子都长哪儿去了?”

    “啪!”

    云中怪到底没忍住,又重重拍打了一记脆响的。

    陆峥痛得龇牙,也没忍住,小声地嘀咕了一句:“就师父您这样的,没把徒弟我拍死,也是运气啊。”

    云中怪的耳力,怎么可能听不到笨徒弟的这一声嘀咕,当即,双手齐下,快准狠地连续重拍了陆峥十数下,方才停止。

    云中怪停手的时候,陆峥整个人晕乎乎的,呜呼哀哉地摇晃了老半天,才站稳没倒。

    教训得差不多了,云中怪方才问起如今莫冰崖的修为来。

    陆峥赶紧道:“师父!您那小徒孙在我的教导下,已经迅速长大了,修为也变成了修士五星,哈哈!”

    陆峥那傻样,差点没让云中怪继续抬手狠狠拍打他,不过听到陆峥所说,云中怪亦是一阵高兴,旋即也不交代陆峥,反而亲自动身,跑去见自己的小徒孙了。

    “嘶!”

    后脑勺痛得都快不是自己的了,陆峥狠狠吸口气,干巴巴地望着自家师父风一样的潇洒背影,敢怒不敢言。

    好在莫冰崖够给力,也不知他跟云中怪说了什么,一转身,云中怪见着自家的笨徒弟没有再打,反而夸赞了几句。

    而此时,逆苍派实质上的大管家燕十三,动作迅猛,已将宴会安排好了大半,回头请教陆峥:“掌门,不知三位客卿长老的帖子,发往何处?”

    陆峥摸出早就准备好的两封请帖,附带两封信,递给燕十三,道:“这两封请帖与书信,你与赵鹰亲自跑一趟,一定要递到两位客卿长老手中。另外一位,你便不用管了,我自有安排。”

    “是,掌门!”

    燕十三将两封翻开来的请帖扫了一眼,无甚意外,请帖的对象,便是陆峥最好的两位朋友,莫子风与秋迟,而想必书信中所写的内容,便是陆峥对两位好友的邀请了。至于那神秘的第三位客卿,陆掌门心中到底属意的是谁,燕十三猜不出,也没去多猜,一转身,便去完成陆峥交给他的任务了。

    燕十三一离开,不多时,陆峥边在峥嵘峰一隅放飞了一只墨色的小蝴蝶。

    蝴蝶倏忽出现,亲了亲陆峥的指尖,陆峥低声说了几句话,那蝴蝶扇一扇翅膀,似能听懂一般,风一吹,倏忽便消失了。

    又是小半个月过去,逆苍派所在的十八座峰峦,一片热闹,灯笼飞了满天,隐隐丝竹歌乐夹着美酒醇香,自每一座山峰的峰巅远远飘荡。

    峥嵘峰上,更是一片热闹非凡,一桌又一桌的人修与妖修推杯换盏,有说有笑,有人互道恭喜,有人起身祝贺,主位上的那一桌,更是如众星捧月一般,不时接受人与妖的瞩目。

    这一日,正是逆苍派的宴会,举派庆贺逆苍派的地位与势力的提升,同时也是当众宣布逆苍派新上任的长老、峰主与管事们的人选,而这一次的宴会,并无邀请半个外人。

    这是一场低调的宴会,但陆峥临时提出的新增加三位客卿长老的想法与做法却挺高调。

    燕十三与赵鹰,动作迅猛,赶在宴会正式举办前,便将莫子风与秋迟邀请了过来。

    莫子风与秋迟两人亦是十分爽快,分别接到请帖之时只是挑了挑眉,看过陆峥的书信之后,或仰天畅笑,或微微一笑,俱是在第一时间接受了陆峥的邀请。

    而莫子风与秋迟这一到来,却不仅仅是担任客卿长老那么简单。与此同时,两人身后的势力与陆峥所代表的逆苍派,两相结盟的信息也便就此公之于众了。

    有了莫家、鬼哭囚牢以及山海妖市这三大势力与逆苍派结盟,逆苍派的实力与地位,足可与寻常大门大派相媲美。

    而陆峥无意隐瞒这四大势力的结盟,更是在向全天下表明一个意思:我陆峥,我逆苍派,再无意于韬光养晦,自此大放光彩,正式踏足真气江湖势力门派的争雄称霸风云中。

    黑翼早就是逆苍派的客卿,如今正式升任长老一职,山海妖市与逆苍派的坚固结盟不言而喻,而陆峥与莫秋两人之间的交好亦是江湖上人所共知,如此,这四大势力有一日会公开结盟,众人根本不会意外。

    逆苍派之人,只是很好奇,那第三位客卿长老,以及这一位神秘客卿的背后所代表的,到底又是哪一方了不得的势力。

    此时,主桌之上,与莫秋二人一起坐着的,还有一位,十分神秘。

    宽大的黑袍严丝合缝地将人全身上下笼罩其中,身高体型,完全看不出来,头上戴着更加宽松的连袍兜帽,不露一根发丝,脸上罩着黑雾,手上戴着黑手套,身上气息如若死水毫无波动,任凭众人众妖如何探查,却是连这一位神秘人是男是女也不知道。

    而这一位神秘人,正是陆峥单独邀请的第三位客卿长老。

    莫子风打量了那神秘客卿好几眼,旋即笑眯眯地起身倒了一杯酒,递到神秘客卿的面前,开口道:“大家以后便是同门了,一起共事,都是缘分,尊驾赏个脸,饮了这杯酒如何?”

    若是神秘客卿愿意饮下莫子风递过来的美酒,势必要解开嘴唇附近的黑雾,彼时透过嘴唇来看到底是男是女,大概还是能看出来的。

    神秘客卿缓缓抬头,透过黑雾看了莫子风一眼,低沉地“呵呵”一笑,声音略沙哑,一听就不是他本来的声音。

    “莫家主这是想要与我打一架吗?”

    随着神秘客卿话一出口,现场氛围立时一变。

    但莫子风是个好事的,闻言脸色未变,只是继续笑眯眯地将酒杯递在神秘客卿的面前。

    神秘客卿缓缓起身,一伸手,众人都以为他要动手了,却不想他只是轻描淡写地将那酒杯接了过来,然后幽幽道:“莫家主果真如传闻中那般,十分有趣,呵呵。”

    说罢,这神秘客卿便将手中酒杯递给了身旁的陆峥,言道:“掌门,你怎么说?”(未完待续。)